a6263117jw1elgurmr8wej20f20hsjtn

(漫画作者:成涛)

知名博主破破的桥在评论新华网的一条明显造谣的神文时是怎么说的:“谣言的关键是看效果,而非其专业性。手法粗糙,风格粗暴地直指目标,在没有沟回的大脑里驰骋起来,未必不是一片坦途。”这一点确实说中了中共宣传手段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用粗糙、粗暴的手法去排除高水平的读者。一旦有学识的人参与讨论,就会让一篇文章中的漏洞原形毕露,影响其他读者对它的接受程度。正因为如此,周小平这样入不得厅堂的货色才忽然大红大紫。宣传机构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人,写出的东西让人看看都作呕,更别说反驳。

微博上对这样的文章相对比较有免疫力。知识界的大V、中V们,甚至影视明星,都断不敢转发这样的文章,因为不想败坏自己在同行中的名声。但是微信朋友圈就不一样了。由于微信的传播依靠的是熟人群体,有影响者未必比没有影响者的联系人更多,因而他们对文章的选择也就更难影响读者群(当然,微博上的粉丝数也未必和知识水平成正比,粉丝多的人也未必懂社会问题,但是至少他们有团队帮助他们避免转发那些会贻笑大方的东西)。此外,也还有很多技术原因,比如微信上只有先在其他网站上正式发布的文章才能一键转发,这又进一步降低了当局舆论控制的难度,让优秀的长文章无法参与转发竞争。

最近很多人转发的一个叫李世默的海归的演讲,就属于这种垃圾传播的成功案例。此人据说斯坦福毕业,虽然只是个MBA,但毕竟名校,又是搞风险投资的成功人士,忽悠很多人也不奇怪。但是点进去一看全文,彻底傻眼,不禁对斯坦福的教育水平产生了严重怀疑。

所用的论据无非还是老一套,大概是从《人民日报》上抄下来的贫困人口减少了多少,相当于全世界的百分之几十云云。如果这样的文章发在微博,恐怕脸早已被打肿。那么大个体量的国家,占百分之几十又怎样?你应该先问问此国建政以来,饿死的人占全世界饿死者的百分之几十?像1959-1961这样水平的大饥荒(学术界的估算死亡人数从二千万到四千万不等),全世界还有第二例么?我并不是说红色高棉或者金大金二金三比中共政权强多少,只是想说明一个简单的常识:体量不一样,所发生的事件的影响当然不一样。MBA不教数学么?

至于邓以来中国所谓的高增长,无非是之前对生产活动强力压制放松后的一种反弹。一个政府以前每天强奸你100此,现在改成10次,生活水平自然“大幅提高”,这还用问么?要多奴性才能把这种100此改10次作为政治体制伟大光荣正确,甚至是“政策有灵活性”的象征?光看增长率而不看基数就会闹出这样的笑话。李世默说民主国家的政策没有这么灵活,当然也没说错,但是想强奸多少次就多少次的灵活性没有也罢了。

印度当然毫无疑问又趟着中枪了。就像它在周小平、吴法天、王小石之流的文章里频频中枪一样。又大、又穷、又腐败,不拿你说事拿谁说事?但是“他们不会告诉你”(周小平体),印度在民主化之前是几年一饥荒的国家,而民主化以后(大约和中共建政一个时间)再没出现过饥荒,正是被这一现象所激发的福利经济学让印度学者阿玛蒂亚森获得了1998年的诺贝尔奖。想比之下,中国饥荒研究别说诺奖了,连真实资料都没有解密,谁多说两句轻则微博禁言,重则央视认罪去了。

他们喜欢说印度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腐败。为什么要拿腐败说事呢?用李世默的话说:“On the political front, the worst problem is corruption(在政治领域,腐败是最大的问题)”。建立在这样一个假设之上,当然拿腐败说事也就显得合情合理了。问题是,这么脑残的一个假设是谁想出来的?

腐败是最大的问题?比数千万孕妇强制堕胎还大?比数千万没有户口无法追随父母的留守儿童问题还大?你如果不强拆房子,不搞出艾滋村、癌症村,不把全国90%以上的河流彻底污染,不抓政治犯,不搞户口歧视,不让尘肺病泛滥……有点腐败算什么?只要你的狗腿子不乱打人,乱抓人,你就是再多贪污一倍又能如何?把腐败说成是“最大的”政治问题,本身就是网宣人员一贯的偷换概念。和国家机器滥施暴力造成的灾害相比,贪污受贿简直就像随地吐痰一样不足挂齿。你说印度如何如何,这些方面敢不敢跟印度比一比?

为什么当局及其宣传人员这么喜欢谈腐败,甚至装着反腐败?恰恰是因为腐败不过是经济犯罪,不足以威胁政权的合法性。而那些足以威胁其合法性的纯暴力犯罪,他们是绝口不提的。这就好像一个杀人犯冲着法官喊,“我杀一个人才抢了1万,旁边那个小偷偷了10万,所以我应该比他判得轻!”、李世默之流用的都是这种逻辑。

拿印度比的另一个原因是,民主国家里比中国还穷的也真的找不出几个了,这就是典型的学术造假者惯用的Cherry picking(隐瞒证据谬误)。如果看人均GDP,别说北美、西欧、东亚、澳洲了,即使是中国人看不起的拉丁美洲和东欧,人均GDP也早已近万美元了。李世默们对“”的信心从何而来?就凭着赶超印度么?即使是 印度也敢让官员财产公示 ,请问中共有没有这个胆量?

我知道这一篇写得有点像周小平咆哮体,就算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吧。我其他的网上异议朋友是不屑于这么写的,因为和那些毫无知识的官方写手辩论,实在有一种吃了苍蝇般的恶心。但是,脏活累活也得有人干啊!难道为了自己的审美疲劳,就闭上眼装没看见这些荼毒青少年的垃圾四处传播?常识重复多少遍都不多馀:屎是臭的,专制是要吃人的,政治自由是必须的,防火墙是迟早要拆的……我不介意把这些话像留声机一样反复播放,因为如果连这些共识都没有,人与猪何异?

bkncn-20141010000315319-1010_05411_001_01b-600x428
印度内阁官员财产公示网页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