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quangui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报道)本文译自位于北京的摄影记者Sim Chi Yin于6月10日发表在《中参馆》的视频报道《一名矿工的中国梦》。Sim Chi Yin介绍说:我认识何全贵(音)已有四年了,他是一名来自陕西(音)的金矿矿工。他好多次告诉我他想和我一起回北京。他梦想着能去中国领导人所在的中南海,告诉国家主席习近平像他这样的农民工的困境。他们响应政府的号召,离开土地去当民工,给家人带来繁荣的生活,并助长了中国的巨大发展。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他告诉我说他想去天安门广场,打出一面红色的横幅,为像他那样正在矽肺死亡线上挣扎的农民矿工呐喊。在中国,约有600万人染有这种肺部职业病。

四年来我一直在报道这种疾病,它是因为吸入微细粉尘所致,在矿工中最为普遍。矽肺是可以预防的,只要配备合适的口罩、使用水钻和具备良好的通风,但染上后它不可逆转。农民工发现自己染病后,通常在两到三年内死亡。有时,他们选择不去治疗或者自杀来减轻家庭负担。

2013年2月的一天晚上,当我们坐在他在陕西(音)农村家中聊天时,何全贵(音)再一次告诉我他的梦想,并说如果都失败的话,他会在天安门广场上用炸药炸毁自己。我极力地劝阻他。那时,我应该更加深刻地理解他是多么的绝望。他的确是走投无路了。第二天凌晨4点半,他试图让自己窒息死亡。当时,他的妻子和儿子就睡在屋里,我就睡在隔壁房内。我们发现后救下了他。

大约半年后,他奇迹般地战胜了严重的肺结核。我回去探望了他一次,我问他:“如果你真的去了北京,并见到了习主席,你会对他说什么?”

我为他架起了我的相机,让他自己对着镜头说出来。他选择用他的陕西(音)方言对这位中国国家主席说了他的“”:

“习主席你好,我叫何全贵(音),今年41岁,出生在陕南的一个大山里,从小家里很穷,连饭都吃不上。我也没上几年学,就回家帮大人耕地。

“直到我20岁那年,刚好回家,改革开放,让农民有饭吃,奔小康。我也有一个梦想,想让家人过上富裕的生活,所以我就跟着老乡们一起去了河南金矿上打工。

“到了那山上,工人们全部住在阴暗潮湿的洞子里面,整天不见阳光。也没有人跟我们讲安全防范的措施,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保护自己。一干就是十年。后来感觉到身体不舒服,心慌气短。去医院一查,就是矽肺二期。医生告诉我们这种病没有好办法治疗,只有离开环境,好好保养,和正常人一样,没有生命危险。

“后来我们就跑遍了全国各地大医院,去看病,吃药。后来没钱治病的情况下,我们也去找过矿山老板。可他根本就不承认我们在他那里打过工。又被迫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又问亲朋好友借钱,向信用社贷款。我想国家一定有好办法治疗的,我们活着就是希望。

“可一年年过去,忍受着一天一天的呼吸,及肩疼痛,病情越过越严重,后来经常在医院里住院。现在是一点不能行走,二十四小时靠氧气维持生命。

“我们在医院里也看到国家的正式矿工,他们每个月有工资,他们可以在医院里享受好的治疗。他们都活到六、七十岁。可我们这里的得了病的工人朋友们,都最多三五年,都没钱去治疗,家庭生活不下去。都先后地放弃,有的自杀,家庭都留下了年迈的父亲和年幼的孩子,破碎的一个家庭,让人是多么心痛。我们也暗暗掉下了多少眼泪。我好害怕我们家有一天也会这样。

“可我是一个特别坚强的人。我很爱我家,我家庭都对我特别好,家人都不离不弃地照顾我。我家抽屉里有一个笔记本,每失去一位朋友,我都做有记录。就今年,越记越多,越记越多,真让人好害怕呀。

“我希望:习主席,你是爱民如子;我们也是中国的子民,我们也相信国家照顾我们,救救我们的子女。这就是我的中国梦。谢谢。”

原文:A Miner’s China Dream

编译: 周洁 作者: Sim Chi Yin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FreeBrowser,将它的APK文件下载到本地然后传到手机中安装,即可翻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