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环球时报 | 某某“失联” 境外舆论的最爱噱头

temp_16032121576600
(网络图片)

单仁平

一位内地媒体人近日“失联”,成为境外舆论新的焦点。香港一些“泛民”人士19日前往中央政府驻港机构门外示威,要求内地官方说明这位持有中国国籍兼香港居民身份证的媒体人的下落。

据外媒报道,这位姓贾的媒体人曾主持腾讯网“大家”栏目,2015年后离开,后一度就职于端传媒,不久又离职。报道称,他定于本月15日从首都机场飞往香港,参加香港城市大学媒体与传播系的一个演讲会,介绍他的一本新书,但当晚在首都机场与他在北京的妻子通话后同外界失去联系。

但到20日,这名姓贾的媒体人委托的律师向环球时报英文版证实,他已于当天从北京警方得到贾在机场被警方带走的确认。

国际记者联盟和大赦国际等组织都已抢在20日之前发声,攻击中国政府。西方大媒体正在越来越多报道此事,宣称贾成为中国一连串“媒体人和律师受当局打压”的最新例子。

以往的情况是,对于无论境内还是境外关注的案件,官方在搞明基本情况后都会对外做出通报,所谓“秘密逮捕”是一些人以政治斗争为目的编造出来的舆论标签。

中国法治建设已经走到今天,除非涉及国家安全并受到法律允许例外的特殊情况,所有案件都须得到法律意义上的公开审理,这一法治原则在中国受到越来越严格的执行,而决不是相反。一些人通过个别敏感案件的争议传播中国执法力量越来越不规矩,在中国人身安全越来越难保障的印象,这是非常恶意的误导。

就像以往几名律师所谓“失联”的情况一样,关于贾为何被警方带走,官方不会长时间沉默。至少他的亲属和律师能够了解真相。舆论需稍安勿躁,不应浮想联翩,给他的“失联”提前定性。

当一名“敏感人士”出事时,一些人关切原委是可以理解的,但像国际记者联盟和大赦国际那样的武断发声,以及香港“泛民”人士搞出的抗议活动,明显是政治立场先行。那些力量就是要借一件尚不太清楚的事情抹黑中国法治体系,他们每天都在干相似的同一件事,他们需要的就是新的噱头和材料。

这也提醒了内地公安执法部门:境外力量攻击中国司法是有规律的,他们最起劲、最长袖善舞的时候一般是“敏感人士”犯案被抓捕、但还没有来得及对外通报的那段时间。这段时间拖得越长,境外舆论嚣张的空间越大。这就要求所有办案人员对敏感案件有很强的识别能力,要在严格依法办案方面不给境外别有用心的势力留下任何攻击我们的可趁之机。

刑诉法规定一般案件要在实施拘留后24小时内通知当事人家属,但是涉及国家安全等特殊情况可以延长通知时间。境外舆论每次都强调24小时的时限,并且在宣传上颇有效果,这点国内办案人员要特别注意。在法定时间内通知家属也应是中国整个办案体系的努力方向。

中国每天发生大量案件,但是境外舆论的关注几乎永远落在“异见人士”或者与之靠近的狭小群体里。这种关注与西方支持在中国实行“反体制言论自由”密切相关,中国大陆与境外势力沿着这一线索的冲突恐将绵延不绝。

贾的事情目前谁都不清楚准确的原委,尊重中国法治的人即使有关切和好奇,也应把等待官方信息作为论断此事的权威出处。那些使劲叫嚷的力量,无非是在利用这件事,去推动他们早就制定好了的政治编程。▲(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2016年3月22日, 5:52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