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乐坂卢纳 |被遗忘的农村儿童的营养不良,贫血及发育迟缓

本文所引用的论文皆来自斯坦福大学和国内机构合作的农村教育行动计划

尽管网上盛是流行对台湾关于中国人吃不起肉和茶叶蛋的”偏见”的反击(嘲讽),但是实际上营养不良依然在农村地区非常普遍,而农村儿童则占现儿童总数的近三分之二。对于一个典型的农村儿童,他的每日饮食中,淀粉占有极大比例,肉类则非常少。

中国农村儿童的营养不良和贫血

根据过往的研究,缺铁往往是发展中国家最为普遍的一种营养缺失,这自然也包括了中国在内。(Hipgrave et al., 2014, p.916) 实际上,农村地区普遍的贫血也往往属于缺铁性贫血。就Hipgrave为首的研究团队对总计上千名六个月到二十三个月大的婴儿的调查,仅有不到一半的受调查儿童摄取最低可接受的规定营养。(Hipgrave et al., 2014, p. 918)同时,研究也发现其结果和性别男,极度贫穷,低饮食频率,少数民族,母乳喂养以及高海拔有着极大的相关性。

好在,贫血在儿童中的百分比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Hipgrave et al., 2014, p. 920) 然而就Luo为首的团队就四千名四五年级的农村学生进行调查的结果而言,依然存在近四分之一的 儿童患有贫血症。(Luo et al., 2011, p.471) 当然,贫血的比例也随着所调查的省份的不同而有变化,如2008年在山西调查的结果表明,接近38%的学龄儿童患有贫血,而在2009年的宁夏则只有 16%。不管怎么说,研究也表明,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贫血率也在逐渐下降,如2010年在宁夏的调查表明,贫血率下降到了14%。

因为研究团队在2008到2010之间在山西,宁夏,青海以及甘肃等农村地区调查了接近14000所学校,毫无疑问,巨大的贫血率并不只是单独地区的问题。

如何解决普遍的贫血问题呢?

很遗憾,虽然网民们对于“吃不起肉”这个偏见不屑一顾,但是近两千万的贫血儿童依然在忍受着贫血带来的严重且不可逆的后果以及逐渐落后于同龄城市儿童。

为了应对这个问题,找出对应且合适的解决方案。研究团队在山西设计了对儿童父母的相关健康知识教育项目。在研究中,研究成员先是让学龄儿童将讲解关于贫血的原因,影响,以及解决方案的信件带给其父母,然就结果而言,贫血并没有任何的改善。后来,研究团队又给学生们的父母提供了面对面的关于贫血方面的健康知识教导,这方面的努力依然没有多少改善贫血的问题。(Luo et al., 2012, p.396)

同时,在2009年到2010年之间的研究中,研究团队又给学校的领导,老师,以及厨师提供了关于贫血方面的教导。就结果表明,这种方式依然无法改善学龄孩子的贫血症。研究团队考虑相当多的原因,例如缺乏足够的金钱补助,孩子们至少每日要进食大概半磅的瘦肉才能预防贫血,遗憾的是学校以及部分贫困家庭无法承受这份花费,又例如家庭和学校缺少足够的保存手段(冰箱)来保存肉类。

当然,还有最国情的原因,研究团队不知道学校的食物津贴是否真的都用在这方面上了。

在另一方面,以Kleiman-weiner为首的研究团队也调查了每日一颗蛋(或一杯奶)的食物补贴计划的作用。研究团队在甘肃调查了接近千名学生,发现不论学术表现还是贫血,接受每日一颗鸡蛋的学生并没有比没有的学生来得要好。在2013年,研究团队在调查中对比了鸡蛋和维生素咀嚼片,他们发现每日服用含铁等营养成分维生素咀嚼片的学生比起仅仅每日食用一颗鸡蛋的学生,他们的血红蛋白明显提升,数学考试成绩也明显提升。(Kleiman-weiner et al., 2013, p.171-174)

为什么呢?因为牛奶和鸡蛋几乎不含铁啊。

张和他的团队也在2013年调查了符合微量营养素补充剂在贫血方面的作用,就结果而言,提供微量营养素补充剂可以显著地减少i学龄儿童的贫血率(7%)以及改善了他们的心理健康(如焦虑)。(Zhang et al., 2013, p.642)

为什么做这些研究呢?

因为营养不良会导致认知能力以及精神运动的发育迟缓。(Luo et al., 2015, p.1)

Luo和他的团队的在山西贫困农村地区,测量了婴儿的心智发育以及精神运动发育指数,发现近百分之二十的受调查婴儿受到了认知能力方面的严重损害(发育迟缓),近百分之三十二的婴儿受到了精神运动方面的严重损害。也就是说这些婴儿们在智力发育方面相对迟缓。同时就结果表明,低血红蛋白(贫血)的婴儿更容易在认知能力以及精神运动方面上发育迟缓。(Luo et al., 2015, p.3-4)

这些孩子的父母,是这个国家经济快速增长的动力来源;这些孩子也会是这个国家的未来。然而在占近半总人口的网民或调侃,或嘲讽,来自其他国家的“偏见”的时候,无法上网的这些孩子的遭遇是那么无人问津。

解决这些孩子的贫血问题,至少显著减少贫血率这件事情有多难呢?又有多昂贵呢?仅要每日四美分而已。每日价值四美分的维生素补充剂就能显著改善这些孩子的困境。

不过,不会有多少人问津这种事情,不是吗?

在这个国家,“每个人都有肉吃”这件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就像贫富差距,数字鸿沟,都是真实存在的。就让拥有超过百分之七十的在家上网率的城市人口代表那不足百分之十上网率的农村人口,说出那“真实存在”的事情吧。

————————-
References

Hipgrave, D. B., Fu, X., Zhou, H., Jin, Y., Wang, X., Chang, S., & … Guo, S. (2014). Poor complementary feeding practices and high anemia prevalence among infants and young children in rural central and western China. 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68(8), 916-924. doi:10.1038/ejcn.2014.98

Kleiman-Weiner, M., Luo, R., Zhang, L., Shi, Y., Medina, A., & Rozelle, S. (2013). Eggs versus chewable vitamins: Which intervention can increase nutrition and test scores in rural China?. China Economic Review, 24165-176. doi:10.1016/j.chieco.2012.12.005

Luo, R., Shi, Y., Zhou, H., Yue, A., Zhang, L., Sylvia, S., & … Rozelle, S. (2015). Micronutrient deficiencies and developmental delays among infants: evidence from a cross-sectional survey in rural China. BMJ Open, 5(10), e008400. doi:10.1136/bmjopen-2015-008400

Luo, R., Shi, Y., Zhang, L., Zhang, H., Miller, G., Medina, A., & Rozelle, S. (2012). The Limits of Health and Nutrition Education: Evidence from Three Randomized-Controlled Trials in Rural China. Cesifo Economic Studies, 58(2), 385-404.

Luo, R., Zhang, L., Liu, C., Zhao, Q., Shi, Y., Miller, G., & … Martorell, R. (2011). Anaemia among students of rural China’s elementary schools: 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 in Ningxia and Qinghai’s poor counties. Journal of Health, Population & Nutrition, 29(5), 471-485 15p.

Zhang, L., Kleiman-Weiner, M., Luo, R., Shi, Y., Martorell, R., Medina, A., & Rozelle, S. (2013). Multiple Micronutrient Supplementation Reduces Anemia and Anxiety in Rural China’s Elementary School Children. Journal of Nutrition, 143(5), 640-647 8p. doi:10.3945/jn.112.17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