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y4Voice | 留守二字,是这个国家的国耻

这两天《啥是佩奇》开始刷屏,很多人都在感慨农村和城市的区隔,老人的执着和中国人对家庭的坚守。然而,我却只看到留守老人这四个字。

我们有无数的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这是这个国家的国耻。

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喜欢去大城市去打拼,这并不是只有中国。但是中国则更沉重。诚然我们已经比改革开放前好了无数倍。那时候,户口可以牵绊住所有人,任何人都没办法离开自己的框子,即使是被单位安排去了外地工作,也往往解决不了夫妻两地分居的问题。

现在的年轻人,如果大学毕业,有闯劲有冲劲;或者青年农民,想去城里打工都是没有啥限制的。现在除了极少数的行业以外(当然也是神奇的,都2019年了,我们居然还规定网约车必须有户口才能开),大多数的私营企业白领工作、国企的普通工作和各种餐饮啊、之类的零工,等等,都没有户口限制了。你只要有把子力气,只要有冲劲,你都可以来大城市打拼。

很多城市人可能理解不了农民进城打工的热情何来。甚至一些田园牧歌有意无意的教育会告诉他们我国农民就只爱种地。但是现实情况是,中国的农村很多地方人均耕地面积很低,而且土地不允许流转,所以只能小农经营,效率低下。

以我自己当年去安徽阜阳农村了解的情况,某家庭只剩一个老人留守,他种地还算是好手一年种的玉米,大概可以卖2000元。同样这个老人,后来被子女带到了北京,在一个偏僻的厂子看门,管吃管住,一个月2000块钱。

这还仅仅是问题的一面,因为我们大量的进口,以前美国农业的补贴,我们自己对农业的挤压,其实中国的农产品一向是低价的,政府统购统销的。如果只谈吃饭,任何一个农民一年的收成可以够他吃很多年。但是他的粮食很不值钱,可是他购买化肥、农药、家用电器的时候,他都需要钱,他只要有需要花钱的时候,他就会收到农产品价格低廉带来的盘剥。

问题出在哪里,美国的耕地面积是 1,669,302 平方公里,我们是 1,504,350 平方公里。美国略多于我们,但是美国只有1-2%的人口从事农业。而我们如果按照户籍来看,有一半以上的人从事农业,且保有土地(每个人都不大)。这样算起来,我们的农民一定会非常的贫穷。

所以,农业人口不可避免的转向城市,从事餐饮业,服务业,底层工作,去各种外贸工厂做装配工,等等。回顾改革开放的40年,加入WTO的十多年,正是这么一批廉价劳动力支撑了中国的崛起。然而,为啥出现了留守儿童和留守老年问题呢?

根本问题出在,这些在大城市奉献了终身的人,没有能力在大城市安家。

首先当然是大城市高昂的房价。但是,我也接触过一些非常善于经营,或者说非常努力的农民工,有一些现在已经积累了不少的财富,有自己的工厂,自己的小店儿,甚至有了在北上的房子,有些还不止一套。

那么紧接下来就是后面的门槛,户口。一个人一旦大学毕业,或者说他已经上班,且从事一些低端的行业工作。户口其实很难限制到他。比如我有天津户口,没有上海户口,有很多税我一样的交,很多福利我无法享受。但是,如果我不在乎的话,我仍旧可以在北京上海生活。可是孩子就不同了。

我人虽然长期在上海,但是孩子到了学龄就送回了天津,为啥呢?虽然也有一些政策,可以让孩子在上海上学,虽然非常麻烦,但是我也可以去适应。但是我很难保证在孩子到了考大学的年龄,可以给她一个上海户口。而上海、天津的高考题目和科目都不一样。如果孩子一直在上海上学,到了高考又必须回天津高考,虽然天津高考是全国最容易的高考,但是孩子还是肯定没办法考上的。

前些日子,我有个朋友从北京来上海,我们一起吃饭,他的孩子才3岁吧。他说起最近要把北京买了很多年的房子抵押,在老家武汉买个400来万的学区房。我就问他为啥。他其实遇到了跟我一样的问题,虽然在北京有个130来平米的大房子在天通苑,但是没办法保证孩子在北京上学和北京高考。所以,考虑学龄以后把孩子送回武汉读书。到时候是夫妻分居两地呢,还是父母照看呢,还没考虑到,走一步算一步吧。

事实上,为什么西方没有留守儿童、老人问题。

第一,迁徙自由,孩子和老人如果想跟年轻人一起迁徙,没有任何的法律和制度上的障碍。我们这边户口带来的学校的问题,不同省份高考类型不同的问题,老人养老、医疗问题等等都没解决。

我有一个朋友在新西兰做留学移民,我说怎么个留学移民。他说就是先给孩子找留学学校办留学,比如孩子小学就可以留学,然后留学的孩子可以有家长陪读,这样大人小孩儿就都出去了。我说不错。然后呢,他说然后,大人已经在国外了可以积极联系工作,或者办理工签,技术移民等等。我说办好了,孩子还不是留学么,那么贵。他说,不是啊,家长有任何一个身份了,孩子上学就是正式上学了,就不是留学了。

我脑子才转过这个弯。我们在中国待久了。事实上,全世界正常国家,都没有我们这种户籍管理制度。孩子上学并没有人卡。美国虽然也有学区房,但是你租房买房都是学区。再比如,美国有些人是非法移民,但是孩子上学并不受影响啊。而在中国孩子被劫持了,被当做控制的手段,搞的家长在一个城市工作,孩子却只能留守在老家上学。

第二,经济问题,外国也是年轻人喜欢去大城市打拼,年纪大了喜欢在城郊买大房子安家。但是城郊不是贫民区,反而是更好的生活品质。

事实上是资源不够么?跟医疗很像的,教育领域:

* 一方面私营资本希望进入来解决问题,另外一方面政府在嚷嚷资源不够,投入不足。

* 一方面是各种师范院校的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当老师的门槛越来越高,另外一方面,是到处都在喊着师资力量不足,教学资源不够。

* 一方面大家都觉得教育资源不足,另外一方面其实学校大量的关停并转。

* 一方面大城市的人天天担心最优质的教育资源得不到保证,另外一方面,很多地方的基础教育资源都不能满足。进入了大城市的农民工的孩子连基本的受教育的权利都没有。

等等。

中国当下留守的问题,其实是户籍制度的问题,是各方面利益团体不希望放弃一点点利益而同时限制了这个国家进一步发展的问题。

都是同一个国家的国民,上海的家长天天操心的是孩子能不能小学、初中就留学,或者能不能第一个批次被复旦录取。他们抗拒外地的孩子进入大城市,其实是关公战秦琼,外地孩子需要的首先是解决一个公平受教育的权利。很多外地孩子,你让他留学他也凑不够钱。

更可怕的是,留守在割裂这个社会,一方面是一帮子,年纪轻轻觉得奔驰宝马不算什么,全世界去过无数国家的年轻人。另外一方面是一帮子从小窝在农村爷爷奶奶带大什么都没见过的年轻人。

古人说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是说非要平均主义,而是制度上砍断社会公平正义的链条,最终只能得到一个互相不理解,互相不谅解,互害的社会。留守一词的存在,在GDP已经超过日本的今天,是中国的国耻。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 | 留守儿童

2019.01.20 晓看|“杀鱼弟”被刑拘,别让“农X代”们绝望

2019.01.14 经观书评 | 被遗忘的群体:中国农民的城市权利

2018.09.08 知乎日报|解决留守儿童问题唯一的办法是让他们进城

2018.07.20 益视频 | 留守的隐痛,如何救助那些被性侵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