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玛Humar | 我母亲现在被关进集中营

文章原标题:我母亲当了几十年公务员和优秀共产党员,现在被关进集中营
湖玛Humar

我在这个 podcast 里提到了我母亲在被关进集中营之前,作为公务员的工作。接下来是一些补充。

我的母亲早然木·塔力甫在 2017 年退休前,曾经是哈密市民宗委的党组成员。

我母亲曾经在张春贤时代的「访惠聚」项目工作。她去「驻村」,充当村官来服务村民,为村民介绍政府的帮扶政策,帮助村民获取福利等。

她帮助这个村庄修了一座桥,村民把它成为「早然木桥」。我妈妈曾经带我去桥上合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这座桥了:42.886755N, 92.856015E。

张春贤时代的「访惠聚」是安排相对高级别的政府官员去「驻村」,至少表面上看,是为了提升基层政府的服务水平。张春贤希望能够通过提供良好的公共服务来换取民众对政府的认同。这些「驻村」的官员,包括我妈妈,是住在当地政府的办公室和宿舍里,而不是像陈全国安排的「亲戚」那样住进村民家中。

我在微信发现了这个文章,文章显示我妈妈在为村民主持一场麦西来普。这是一场「阔克麦西来普」,是为了庆祝春天的到来。

结束一年的「驻村」后,我妈妈收到了村民手绣的锦旗,写着:

El-qelbini mayil qilghan! Zöhre Talip’qa teqdim.

「送给令人们心服口服的早然木·塔力甫。」

另外,这是我在 podcast 中提到的「承诺书」:

时至今日,我们仍然没有获得任何官方的通知,告知我们我父母的去向及他们被消失的原因。

中国政府应立即关闭所谓「再教育」集中营,释放被无辜关押的一百万公民。

这是 2019 年,仍然有人死在集中营里,请帮助我们:

请向 Gene 的集中营受害者信息收集项目捐款,这个项目收集了超过 2700 份来自集中营受害者和家属的证词,点击这里捐款。

Gene Bunin 曾经在新疆和内地游历多年,写过许多介绍维吾尔餐厅的文章。他在 2018 年的文章《「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們難以承受的「幸福」》由我的丈夫翻译,刊登在端传媒。

请抵制和谴责从中国集中营及强制劳动工厂的活动中获利的企业,迫使他们放弃与集中营有关的项目,例如:

Blackwater founder’s Hong Kong firm signs Xinjiang training camp deal

US clothing company drops Chinese supplier over Xinjiang forced labour concerns

在公开了我父母被关进集中营的状况之后,我在一些社交平台被封禁了。但我仍然能够看到一些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在中文社交网络发出了同情的声音,这样做对你们并不安全,特别谢谢你们。

感谢所有为 Gene 的项目捐款的人。Gene 的工作提醒我我不是孤身一人,提醒我我必须坚持下去,尽力帮助像我父母一样处境的人们。谢谢你们的善意。

最后特别谢谢所有中文名字的捐赠者。我的丈夫是汉族人,几乎我所有的朋友都是汉族人。我从来都知道我们面临的并不是汉族和维吾尔族之间的问题,谢谢你们提醒我这一点。

China中文中国新疆Uighurs

 

相关阅读:

2019年3月4日, 12:04 下午
编辑:
分类: 焦点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