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梦 | 听完Jingyao完整通话再决定要不要骂她绿茶婊

【注】来自微信公号:好好梦(ID:haohaomeng41)

有人说,咚咚锵的事情,已经进入狼人阶段。

就在今天上午,“呈现小组”放出了liujingyao和律师通话的完整录音,大家可以去微博上搜来听听。

她在那段通话里,一遍一遍地重复:“I dont know”, 无助、迟疑和恐惧,让我听着音频都感到窒息。

之前剪辑版的音频,招来了各种的揣测。在所有的讨论中,有一个声音我实在听不下去:如果你给男性长者敬酒、开门、挽手,

那你就是仙人跳,活该被强奸。

你就是绿茶,就是处心积虑。

我思考了一下,如果把自己被骚扰的经历说出来,被人骂成是个绿茶婊的概率,

100%。

1.

我有个外号:和所有人都不会翻脸的听话。

什么意思呢?

就是我永远不会得罪人,永远不会 Say No。

即使是面对,骚扰我的男人。

对普通女孩子来说,不敢反抗的性骚扰对象都不用是什么大佬级别。面对身边的男性,学长、老师、同事、上司,除非真到被逼无路,我都会表现地恭敬温顺。

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发生在大三。去某财经媒体实习,帮我递简历的是一位同校学长。

从我到了那里工作开始,对方三番四次暗示约我下班一起喝个酒。因为他是师哥和前辈,所以他每次邀请,我都不好意思强硬拒绝,都是客客气气:“啊,真的不好意思啊,我要考试哎”,“谢谢师哥了,但是我真有事哎。”

这么连续拒绝了一个月。有天工作交接时候,我感觉到对方明显态度变差。就有点害怕。

不知道害怕什么

就是觉得让对方生气了,就是我的错。

于是就答应了,周五一起喝酒。

那天下班以后的事情,我记得非常清楚。

他说:“你先跟我回家,我放一下东西。”

我说:“好。”

我们就到了他家。

只有我们俩。

他走进房间,坐到床边和我说:“你过来吧。”

我站在那个门口,假装听不懂他的暗示,一边抓着手机,一边催他:“哎呀,没啥好看的,我们去喝酒吧。”

说实话,我的腿都在抖。

僵持了大概20分钟,对方也是没经验,可能觉得用强太难看,从床上起来说:“我们去喝酒吧。”那一刻,我差点哭出来,得救了。

喝酒时候,他说了一句话,到现在都跟鞭子一样在抽我脸:“我其实不太懂,是我真的越界了,还是你是个绿茶婊。

如果按照想象,独立勇敢的当代女性,应该连和他喝酒都不会去;或者即使去了,听到这种话,也会拿酒杯直接泼到他脸上,对吧?

但是,我没有。

我怂了,假装没听到。

完事也没拉黑,对方还活在我的朋友圈里。

后来想起来,真的挺害怕的。如果那天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可能也不敢报警或者告诉别人,

毕竟,是我自己走进他的房间。

我说这个故事是想说什么呢?

“ Say No ”是一个很艰难的事情,女孩子在很多情况下的顺从甚至懂事,敬酒、开门、挽手,和她们喜欢不喜欢对方,想不想和对方发生性关系,并不能划等号。

2.

2018年,BBC 拍了个纪录片:

《日本之耻》。

故事,和今天有很微妙的相似。

有上进心的女孩,和有影响力的业内大佬。

女孩子需要一个实习生的机会,大佬丢出了一个更高职位作为诱饵,邀请她来吃个饭。

她去了。

酒桌上,女孩不好意思拂对方面子,喝了酒。

喝醉以后,她被带到了酒店,遭遇了强奸。

当女孩从昏迷之中醒来,发现自己正在被强奸,大喊说:“不要”“ Fuck you ”。

对方反而更加兴奋:“很好,你通过了。”

强奸,在手握强权的老男人眼里,

被当成是一次工作面试,甚至是恩赐。

事情发生后,女孩回到家中,越想越耻辱,要求对方向她道歉。没想到,对方回复她的邮件上写:“你不可能赢的。”

在性侵发生五天后,女孩去警局报案。

没有女警,三个男警员,让她在一张垫子上躺下,拿出一个真人大小的人偶,放在她的身上,边拍照边重现性侵发生的过程。

一场,二次强奸。

警方收集了酒店监控录像、更详细的证人证词和 DNA ,确定了立案。但是一通来自神秘上级的电话,把这个案子给压了下来。

检方认定因为证据不足,所以无法起诉大佬。

为了讨回公道,女孩选择公开站出来,用民事诉讼,和新闻发布会的方式向大佬提出指控。

像国内一样,舆论哗然。

大佬对强奸指控矢口否认,大谈特谈是对方主动:“是她主动喝的酒,我没有强迫她啊。”

大佬的话,很快就说服了网友,纷纷认定了她是个故意设局的蛇蝎女,“婊子”、“她肯定是个妓女”,“想靠着和人上床来上位”。

攻击她的人里,

很多是本来应该是守望相助的同性。

在一个综艺节目里,一个漫画家画了个漂亮女人,警告大家小心仙人跳,旁边的女嘉宾纷纷拍手,笑得合不拢嘴。

还有一个女议员公开表示:“这个案件里,她作为女性,没有妥当地拒绝才是最大的问题。男性才是受到巨大伤害的一方。”

就因为她长得好看,所以对她的羞辱就加倍。

毕竟大家都觉得:好看的女人会骗人,一个好看,还上进的女人,更会骗人。

在《日本之耻》里面,对这起案件进行了长达六个月调查的记者,对这种羞辱受害人的日本文化进行的评论,在今天依然适用。

“人们依旧普遍认为,除非是陌生人对你进行攻击,你予以反击并在过程中受伤,否则就不构成犯罪。”

人们用“她想找工作”、“她主动和男人喝酒”、“她为什么等了五天才报警”等等理由,来指责她在反抗时候不够激烈,不够坚决。

没有人体谅她当时只是一个20多岁的女孩子,在独自面对年龄、经验和地位上都碾压她的大佬时候,可能就没有想过怎么办。

3.

那个已经和狼人杀一样不停跳警自曝再反杀的案子,大家讲了很多。

面对男性时候,那种压得人战战兢兢的讨好心态,因为格外真切地感同身受,引发了我们的思考。

在很多情况下,因为“害怕让别人生气”,我们会做很多自己事后都无法理解的事情。

承认这件事很痛苦,但事实就是这样。

我们,是一群一群永远总是情不自禁想要取悦别人,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甚至牺牲自己利益也要满足他人的低自尊患者。

在《战胜低自尊》里,Melanie Fennell 将自尊定义为:“我们看待自己的方式,我们对自己的想法,以及我们赋予自己的价值”。

“低自尊”,就是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永远觉得自己不好。“我能力不行,我没有价值,我配不上这一切”

昨天,斯斯在微博上做了征集,

发现很多女孩子都意识到自己是在讨好,

并且为了低自尊而痛苦。

我们厌弃软弱的自己,

却在很多时候不得不做。

因为从小到大,身边不断有些声音告诉我们:“你还不够好,你不能骄傲。你要温柔一点,懂事一点,别人就会喜欢你。”

其实,不是这样的。

讨好并不会真的让你在人群之中受欢迎,也不会让你在亲密关系得到尊重。

你用讨好吸引来的人,

并不是真正欣赏你的人。

真正坚定,有自己独立意志和原则的人,是不会喜欢一个用无原则和唯唯诺诺来伪装自己的那个你。

当我们试图取悦男性,因为害怕让别人生气而无法说出拒绝的时候,不知不觉将自己置身在危险之中,因为软弱,亲手把自己送入虎口。

最终,就成为了新闻里那个

被千万人唾骂的:仙人跳的绿茶婊。

4.

不是只有完美受害者才可以维权,

即使是我们这些可能在道德审视下显得顺从的“绿茶”女孩,也有资格维权。

不是只有贞洁烈女以死相抗那种才算强奸,其他的都是通奸。

No means No,在女性表达“不“的情况下,发生违背她意志的性行为,就是强奸。

那个在和律师的通话里,哭着说:“我只是个大学生,我还想念书,我还很年轻,我不想把事情闹大。我要他的道歉和赔偿,我不想我的名字出现在媒体上。”的女孩。

最终选择,义无反顾地站出来。

公布自己的姓名,直面所有的风暴和猜测。

她因为自己的软弱和胆怯,

已经遭受过一次伤害。

这一次,她决定不再忍气吞声,

决定大声说不。

不论你是不是相信她支持她,

都请尊重她走完这个程序。

我更希望,和我一样曾经胆怯过的女性,能够勇敢地站出来,保护好我们的妹妹。

不要做那个对受害者丢石子的人,不要站在曾经的自己对面。

在最后,说给所有的女孩,和我自己:

Nice does not mean weak。

给自己被讨厌的勇气。

给自己不讨好的底气。

2019年4月26日, 9:44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