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集中营是中共囚禁少数民族、进行所谓「再教育」的地方,不过原来负责「再教育」他人的「教师」,其实也是少数民族,所得待遇与囚徒无异。萨依拉古丽是目前唯一公开承认身份的集中营教师,当局以「教中文」为名将她带进集中营,把她囚禁数月,逼她教授中共的政治洗脑课。去年成功逃离新疆的她,在哈萨克阿拉木图接受香港《苹果》访问,指证中共的恶行,直指对方目的是消灭少数民族,中共建政70年,专制政权以先进科技建立极权社会,她慨叹在独裁面前,任何人都没有选择,「我也是受害者」。

记者5月与萨依拉古丽见面,地点是代她申请难民资格的律师的办公室,基于上一位代表律师的反对,她不曾出声谈集中营的事,这次几经游说后,她终于同意背着镜头、以哈萨克语公开经历。

43岁的萨依拉古丽是新疆昭苏县的哈萨克族人,年轻时曾当过医护人员,近年在幼儿园当园长。她婚后育有一子一女,但丈夫和子女在2016年已经移居哈萨克,惟独她因为护照被没收而留在新疆。由于一直都在政府系统内工作,萨依拉古丽尚有一个身份,就是「中共党员」。

2017年11月,萨依拉古丽突收到政府人员电话,指她有新的工作岗位,声称要她教中文。活在新疆抗拒从严,她无奈接受,却不知道自己其实将被带进集中营。 「我有听闻过这些营,但我一直以为只是教中文、做职业培训,一切(相关)资讯都十分封闭,我根本无从得知。」

被带进集中营,眼前是一幕幕叫她惊心动魄的画面:拥挤而卫生恶劣的环境,超过20人睡在200呎(约5坪)房间的水泥地上,共用一个水桶如厕,而这些人正是她的「学生」。 「所谓『学生』自13岁到80岁都有,事实上他们不是学生,而是囚犯,因为他们大部份时间都被手铐和脚镣锁住」。

表面上是师生之别,但萨依拉古丽强调,她其实也是被囚禁;她不能离开集中营,虽然宿舍有床,但其他条件都一样,「无论任何时间,我们都被监视,所以同样没有权利和自由」。所谓教师,其实也没有工资收入,实际上是强制工作,「要做多久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

在集中营中,她见证狱警的滥权。营内有一间「黑房」,犯错的人会被带进去受罚,「他们不会在你面前罚,你不会知他们在里面做什么,但你可以听到尖叫声。罚什么完全是按狱警的心情而定,事小如上课时讲话都可以是被罚的原因,很多人都因这些惩罚疯了。」她亦证实其他受访者的讲法,指所有囚犯都要强制打针,更指与她熟稔的护士告知,针剂会影响性能力,「我相信他们(中共)是想消灭少数民族」。

萨依拉古丽的律师相信,她被选中当集中营教师,除了因为她的中文程度较好,亦是对她家人移居哈萨克的报复。萨依拉古丽在2018年3月突然获告知可以离开集中营,但当局明显对她不信任,几天后又带走她问话,声称她有「不当思想」,必须接受一年的再教育。

几天之间,萨依拉古丽由集中营教师变成必须「被再教育」的人,不但证明当局「再教育」的说辞牵强,亦令她萌起要逃离新疆的念头,并在一个月后付诸实行,最终成功抵达哈萨克。

少数民族在中共治下被针对,但一直以来当公安狱警、为政府做统战维稳工作的,也不乏少数民族。作为被强制在集中营工作的过来人,萨依拉古丽强调,新疆的任何人在独裁面前都没有权利,「没人有权利说出心中所想、或做想做的事,就是这样简单」。她指即使你是党员、公安,你都只能按上级的指示做,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在这个国家,只要说错一个字,你就可以被监禁。」(《苹果动新闻》报导)

相关阅读:

品葱 | 新疆再教育营内部设施曝光,大家如何看待?

德国之声 | 挡不住舆论压力 中国再邀外交官访新疆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 | 新疆再教育营采购清单: 警棍、电枪、手铐

自由亚洲 | 22比37 新疆政策导致国际社会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