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今天来说说金庸写的一组人物——

看过剧的可能很熟悉了。这六个哥们挺可爱,是挺正面的形象,我也很喜欢他们。但是他们的脾气性格有个问题,和常人不太一样,属于“易怒体质”和“”。

什么叫“易怒体质”呢,很好理解,就是指很容易生气,并且生起气来往往反应过大,无法预料,呈现出一种婴儿般的状态。

一般来说,普通人的情绪是可以预料的,对什么样的刺激会作出多大的反应,基本上是可以预估的。

走路踩到糖纸,你可能只会皱一下眉头,只有踩到狗屎才会爆个粗。别人说丢你老母,你也回说丢你老母,这叫正常反应,你肯定不会真的非要抓到他母亲去丢一下。

随便举个例子——莫大先生,就是一个正常的、健全的人。茶馆里的吃瓜群众胡编乱造,说他武功差、嫉妒师弟云云,他便走上去秀了一手武功,削断几只茶杯,留下一句“胡说八道”,也就得了。

他绝不会说把茶馆也拆了,从此不准路人去喝茶。

可是桃谷六仙呢?这几兄弟对刺激的反应是无法判断的。踩到糖纸、踩到狗屎、踩到钉子,他们可能都是同样的反应。

你说一句他们武功差,他们可能就勃然大怒,上来把你撕了——不是指吵架的那种“撕”,而是真的撕,大卸八块那种。

而且他们还可能把店也拆了,甚至还警告过路的:谁再进这个店,谁就是和我们六兄弟过不去,也都要撕了,然后还天天蹲在路边守,看谁敢进。

金庸小说里面有很多这种“易怒体质”的人,比如桃谷六仙,比如南海鳄神。他们都呈现出这样一种婴儿状态,自控能力差,报复心极重,还喜欢迁怒于人。

这几位爷都很让人害怕,让人感觉很难打交道。他们的可怕之处不是容不得冒犯,而是不管何种程度的冒犯,他们都输出同样的顶格的愤怒。

不过,金庸也告诉我们,“易怒体质”的人往往还同时有另外一种体质,就是“易哄体质”。

什么意思呢,就是特别爱听别人的好话,很好哄,很好骗。

你只要搞清楚了他们爱听什么,讲几句没本钱的便宜好话,就能让他们兴高采烈,心花怒放,当你是自己人。

桃谷六仙爱听什么呢?喜欢别人夸他们“武功高强”、“相貌英俊”、“是大英雄”。

令狐冲随口胡编一句:“我师父平时常说:天下大英雄,最厉害的是桃谷六仙……”

桃谷六仙是什么反应?书上说是立刻“心痒难搔”、兴奋至极:

“华山派掌门是个大大的好人呐,咱们可不能动华山的一草一木!”
“那个自然,谁要动了华山的一草一木,决计不能和他甘休。”
“我们很愿意跟你师父交个朋友,这就上华山去!”

几句轻飘飘的不值一毛钱的假恭维,就让桃谷六仙这伙人对华山派、岳不群掏心掏肺,简直比亲兄弟还亲,甚至要为了华山打架拼命,保护华山的一草一木。

桃谷六仙最最爱听的是什么?就是别人说他们相貌英俊。

令狐冲这种精明人很快搞清楚了这一点,经常猛夸桃谷六仙相貌英俊:
“桃根仙骨格清奇、桃干仙身材魁伟、桃枝仙四肢修长、桃叶仙眉清目秀、桃花仙……这个目如朗星,桃实仙精神饱满……是六位行侠仗义的玉面英雄……这个英俊中年。”

围观的江湖群众也都懂,也跟着一起不要本钱地夸:

“环顾天下英雄……说到相貌,那是谁也比不上桃谷六仙。”“岂仅俊美而已,简直是风流潇洒。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潘安退避三舍,宋玉甘拜下风。”“武林中从第一到第六的美男子,自当算他们六位。令狐公子最多排到第七。”

桃谷六仙听了,“笑得合不拢嘴”,把这帮吃瓜的群众都当成自己人。

南海鳄神也是这样的,只要你夸他“真是大恶人!”“你是岳老二,绝对不是岳老三”,他就心花怒放,引为知己。

换句话说,这类浑人都属于是爱踩香蕉皮的,别人扔块香蕉皮,他们就踩着滑走了。

多读金庸能看出来,之所以会有“易怒体质”和“易哄体质”,说到底都是因为缺少自信心。

因为缺自信,所以一触就跳、一哄就乐,踩到屎就要炸地球,给朵小红花就要认兄弟。今天恒山有人说句坏话,就要坚决拔光恒山的花花草草。明天华山有人说句好话,就要誓死保护华山的一草一木。

看小说就知道,像这样的人其实换不来真的尊重。桃谷六仙算是挺讨人喜欢的,但即便是令狐冲也没有多尊重他们。他们还很容易被精明的人利用,因为几句便宜好话,被人灌几句迷魂汤,就给人当枪使。

话说回来,桃谷六仙还是不错的,人家那毕竟是真的能打,有战斗力。

他们独自行走江湖,自己对自己负责,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朋友都没什么,天塌下来自己顶着。

最让人尴尬的是很多低配版本的,不能打的,“兆谷六仙”“光谷六仙”“屁谷六线”,每天躲在谷里揣测江湖形势,今天嚷嚷烧莫大先生的胡琴,明天喊着砸定闲师太的木鱼,什么忙也帮不上,其实扩大事态,净给门派添乱。

回头青城派说一句不要本钱的:“六仙好英俊”,他们就大乐,踩着香蕉皮就滑走了,说:青城派真良心,赞!青城是真朋友!誓死保卫青城派的一草一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