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余少镭   来源:

孙悟空会写诗,可能很多人不知道。

翻开第五十一回,我们来学习一下齐天大圣的诗作:

风清云霁乐升平

神静星明显瑞祯

河汉安宁天地泰

五方八极偃戈旌

翻译过来八个字就够了:天地安稳,岁月静好。

是不是通俗易懂?别急,语文老师告诉我们,掌握一首诗的中心思想,必须先了解诗的创作背景,以及创作时间、地点。

第五十一回发生了什么?太上老君的坐骑下凡入驻金兜山金兜洞,成为独角兕大王。取经团队经过,孙悟空被打哭,连金箍棒都被没收,没辙,只好又放大招——上天求助。

见到玉帝时,孙悟空表面上只是“唱个大诺”,没跪,但听他说话,画风这样:

“(那怪)疑是上天凶星思凡下界,为此老孙特来启奏,伏乞天尊垂慈洞鉴,降旨查勘凶星,发兵收剿妖魔,老孙不胜战栗屏营之至!”却又打个深躬道:“以闻。”

别玩手机,看黑板,注意几个划线的词:伏乞、垂慈、战栗屏营(浑身颤抖,非常惶恐),说完,又“打个深躬”。

一个词概括,就是“臣服”。

这时旁边的葛仙翁(东晋著名大仙葛洪)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讥笑他:“猴子是何前倨后恭?”

孙悟空倒不介意,实话实说:

“不敢不敢!不是甚前倨后恭,老孙于今是没棒弄了!”

没棒弄了,不仅是兵器被缴,更是精神上被阉割的形象比喻。

不同意的同学请举手。

玉帝命天庭人事负责人可韩真君去查,看哪个神仙跷班下凡。真君巡天一圈,并没有神仙缺勤。孙悟空让他去向玉帝奏报,自己在原地等回话。真君走后,孙悟空诗兴大发,口占一绝,就是上面那首诗。

这是一首七绝,平起首句入韵,格律、用词都规整,挑不出毛病,至少比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诗要好得多,对天庭的歌颂,句句挠中玉帝G点,全面碾压莫言的“我爱国时句句火”。

谁都看得出来,这首诗,是六百年后的孙悟空对六百年前的孙悟空的全面否定。

曾经的斗士,一个筋斗云,七十二般变化,翻来变去,一个华丽转身,天上人间,三观碎了一地。

当然,孙悟空不乏支持者。比如被他碾压过的十万天兵天将,就为他这首诗贡献了10万+阅读量。也有一些五彩大神点了“在看”并打赏:黑的有南海落伽山守山大神黑哥(前熊罴怪),红的有南海落伽山善财童子(前红孩儿),黄的有回归灵山的黄毛貂鼠、回到天庭的黄袍怪等。

孙悟空求打赏的引导语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更多的当然是失望、鄙夷,甚至包括天庭内部的神仙——除了葛仙翁,之前的蓬莱仙翁(二十六回)、太乙天尊(九十回)等,也都先后对孙悟空的反复无常冷嘲热讽过。

要说最失望的,还是孙悟空曾经的兄弟、战友,特别是原来的大哥牛魔王。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平天大圣·牛魔王将会回忆起,他的小弟带他去见识金箍棒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那时的花果山,是个充满活力的革命圣地,学艺归来的孙悟空,意气风发,叱咤风云,结交各路英雄豪杰,怼天怼地怼空气。

牛魔王没忘记,孙悟空曾经在酒后指天起誓:“在神和魔之间,我永远站在魔这一边!”

这才过去了六百多年。

六百多年,在凡人眼里几乎是永恒,可对于另一个时空来说,仅仅是六百多天。

老牛的儿子红孩儿,才三百多岁,还是个孩子,就被孙悟空勾结观音给镇压了,并对他施行了比电刑更残酷的穿刺刑,直到他完全失去反抗精神,乖乖跟着到南海,成了行尸走肉,每天只专注理财。

而现在,孙悟空对这一切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还写诗舔天庭?

老牛愤怒、困惑、痛心疾首,只好借鲁迅的一句诗来浇心中块垒:忍看朋辈成新鬼。

其他的五个当年的结义兄弟,纷纷点赞、转发。一时之间,在三界,孙悟空被冷嘲热讽上了热搜。

看到这些,我只想说一句:你们对孙悟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

你们只看到他曾经“反抗”的一面,满脸写着“精英”二字,却不知道,对权力的渴望和亲近,也是这猴子从石头缝里带来的。

他一出世,第一个动作,就是“拜了四方”,你们以为这就是“怼天怼地”了吗?错。试想,如果他当时不是跪拜的姿势,而是屹立天地间,指天直射,玉帝会那样放过他吗?

释迦牟尼出世的时候,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了句:“天上地上,唯我独尊。”这才叫英雄主义好吗?

群猴发现水帘洞,没人敢进,一猴说谁能进去再平安出来,我们就拜他为王。连喊三声,石猴才豁出去——为什么要连喊三声?因为那是一个未知的世界,进去极有可能是死。而石猴的抢先,明摆着是权力的诱惑太大,值得用生命去搏一搏。

再看群猴进洞,被洞里的豪华家具亮瞎了眼,只顾抢夺,忘了承诺,石猴赶紧提醒大家,不是说谁能进来安全出去就怎样怎样吗?这才当上了猴王。

再看他去学艺,是想反抗剥削和压迫、为猴民服务吗?不是,当时混世魔王还没出世呢,花果山正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时候。书里白纸黑字写着,他就是为了自己能“长生不老”,才不管走后洪水滔天。

再看猴粉们津津乐道的闹龙宫、闹地府,就更加跟什么“反抗”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所谓的下海借宝,根本不是借,就是恃强抢宝——如果说东海龙宫有什么错,就错在离花果山太近;而闹地府,就更加是破坏生命规则的无理取闹。

至于最著名的“大闹天宫”,说白了,并不是要反抗不公,而是要得到特权。别忘了,书中写太白金星两次下来请他上天,两次他都是“大喜”。如果说,第一次是他对天上一无所知,所以喜出望外,第二次,都已经知道被忽悠了,还是“大喜”,这不是权欲熏心是什么?

是,他也说过,玉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可是,这恰恰证明了,他并不是反对不公,而是渴望特权。

项羽和刘邦,都曾见过秦始皇出巡的排场和威风,项羽说“彼可取而代之也”,刘邦也说“大丈夫当如此矣”,这是他们的“反抗精神”吗?当然不是,这同样也是对特权的渴望。

见识过权力美妙的人,怎么可能再安心当个草民。

就像你看到的一样,孙悟空们也会呈现出反抗的一面,只是,那是当他的切身利益受到损害,比如觉得官太小,顶级天宴没他的座位,这才撒泼闹起来。

而一旦见识过权力的铁拳(如来神掌),五行山连岳压下,再桀骜不驯的反贼,也彻底明白,再闹下去将永世不得翻身,也就乖乖地选择了俯首帖耳,不只一次对观音等大神表示忏悔,只求给他一点自由,干啥都行。

更何况,观音不但许诺自由,还有体制内的“正果”。

多少凡人、草根妖怪梦寐以求的正果。

所以,孙悟空们走向自己的对立面,甚至参与镇压跟曾经的自己一样的反抗者,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到这个时候,来自前兄弟的鄙夷、唾弃,孙悟空不但一点不在乎,还会觉得那不过是草根妖怪的羡慕嫉妒恨。

为了“正果”,他不但可以不要兄弟,对兄弟背后捅刀子,甚至勾义嫂,绑架兄弟的孩子,无所不用其极。

看清一个人,不要看他在相对安全时说过什么、做过什么,重点是看他在危险时期、面临打压时的言行,特别是面对诱惑的表现。

洗洗睡吧,很多曾经的“朋辈”,其实并没有成新鬼,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老鬼。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