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谢畅字克明

又听说一位大学教授被学生jubao了。

华中农业大学教授龚献静教授,教西方文明史的,在此之前也有一位教西方思想史的教授被jubao后被迫闭课。

现在华中农业大学的通识课只剩下老子庄子中庸之类的“国学经典”了,现在没有老师再敢上这两门课了。

说到这里,我不禁沉思起来。

我儿子是今年九月上的大学,在上大学之前,我是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儿子,到了大学,要以学业为重,要尊敬老师,要尊重老师的学术见解,即使不同意老师的观点,也要和老师好好探讨,不可随意抨击,更不可乱jubao。儿子很爽快地答应我,不会做卑鄙龌龊的小人勾当。

儿子上学两个多月后,突然在微信里告诉我,他做了学校的“”,让我吓得不轻。其实,他一上学没几天,学校就任命他做班里的唯一“”,任务是及时上报学生学习生活中问题和监督老师们上课时有什么出格言论。我不知道学校为什么分配给他这个职务,也许是他早早初中时就是第一批入团,是受档教育较早的先锋队员吧,我只能这样猜测。儿子怕我担心,所以一直迟迟不告诉我他担任了如此重要的职务。儿子告诉我,他不能拒绝啊,他刚上学,各方面都刚刚开始,不能随便就忤了老师的意啊。儿子的话也对,我也无从批驳。儿子后来安慰我,他们的老师都很乖,从没有出格的言论,没有他感到为难的事。

如果老师真有出格言论,你千万不可做缺德的事啊,“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欺师灭祖之事,咱们万不可做,否则要背一辈子的良心债,我只能这样告诫。儿子叫我放心,他会处理好的。

儿子还告诉我,现在大学整治教育非常重要,学校花大量时间开设整治讲座,任务也非常多,学生为了完成这些任务,大大占用了学专业课的时间,所以现在非常忙,常常忙得焦头烂额。

现在的整治教育可以重要到挤占专业课学习时间,那全国的大学都这样的话,以后毕业的学生专业质量肯定会大幅度下降。我深深地忧虑,但也无可奈何。

儿子后来还告诉我,他参加学校的档课学习,每个学生都要参加,所有的整治理论课、强国理论课、档课等等,都算入学分,学生不得丝毫延误。

儿子还写了入档申请书,还把申请书发给我看,洋洋洒洒好几千字。我问他,是不是你是学校“信息员”,学校才重点培养你入档?他回答我,可能有点因素,但学生要求入档的人很多,好多人写了申请书。我真的佩服档的教育成功啊。

现在儿子大了,成人了,我不能再像读中学时那样对他的学习行为强加干涉。我只能喋喋不休地劝勉他一定要做一个正派的人,万万不可以一己之私做一个小人,如果迫不得已,宁可不入档,也要做一个正直有良心的人。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不管活得多辉煌,或者活得多憋屈,只有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别人,不做亏心事,才不亏人世间走一遭。我一直就是这样教导儿子,希望儿子能真正领会。

下面,我们再来了解一下,龚献静教授是多么优秀的一位专家啊,可惜被学生就这样毁了。

CDS档案 | 信息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