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者按:《》12月19日发表文章对比澳门和香港这两个特别行政区对待中央政府的态度,文章写道,澳门比香港更容易接纳北京“在国家政策事务上的终极权威”,原因与殖民时期不同的政治文化、主权移交时的不同方式和经济上对中国大陆依赖度不同有关。以下为纽时报道节选。

今天的澳门和香港一样,是始于1990年代末期的一项政治实验,当时中国从西方殖民者手中收回了这两片领土,并承诺公民自由可以与其特有的威权统治共存。如今,随着香港政治动荡的持续,在这一模式下将给予多少容忍的问题上,执政的中国共产党的态度越来越明确,并将澳门作为顺从的光鲜榜样。

[…] “就像我们常说的,听话的孩子有糖吃,”澳门理工学院社工系退休教授、如今是赌瘾咨询顾问的苏文欣说。“澳门就是听话的孩子。”

[…] 在澳门,超过半数人口出生在中国大陆;数以百万计的人去该市的赌场赌博,使它们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政府大楼全部飞扬着中国国旗。学校使用大陆的教科书。没有人像香港的抗议者常做的那样对中国国歌发出嘘声

[…] 长期以来,澳门一直是中国统治下两个前殖民地中更顺从的那一个。

[…] 回归临近的时候,葡萄牙给予1982年以前在澳门出生的人及其亲属公民身份。那些不愿接受中国统治的人可以前往葡萄牙或其他欧盟国家。但在香港,民众获得的是一种特殊的英国护照,没有公民身份,这让抵制北京成为了一场关乎存亡的斗争。

澳门的不同还在于,它是中国唯一赌博合法化的地方——而且这带来了经济利益。

上周开通的轻轨从机场出发,沿途会看到全球最著名的博彩业品牌:金沙、MGM、永利(Wynn)和威尼斯人(Venetian)。在当局增加赌场牌照数年后,澳门在2006年超过拉斯维加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赌博中心。

最新的官方数据显示,该行业目前为澳门带来87%的年度预算,每12个人就有1人在该行业工作。还有更多的人在宾馆、餐馆和其他跟旅游相关的工作,其中绝大多访客来自大陆。自2008年以来,政府还每年向民众提供现金补贴,今年人均金额相当于1246美元。

“澳门人过于依赖现有的经济秩序,”现已移居伦敦的权利倡导人士周庭希说。“与中国作对就意味着与生计作对。”

[…] 对于普通的澳门人来说,这些担忧似乎很遥远,甚至是抽象。“这里很多人不明白普选的重要性,”立法会议员苏嘉豪说。“他们只关心眼前的生活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