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王耳朵先生(ID:huangezishiba)

 

今日11时5分。

泉州欣佳酒店楼体坍塌事故的111个小时后,最后一名受困者被找到,救出时已无生命体征。

截至目前,该事故已经造成29人死亡。

如同书里写的,在一个和平时一样的清晨,有的人就留在昨天了。

还有更让人难受的。

1.

3月10日凌晨3点多,40多名厦门消防支队指战员轮岗上阵,于凌晨6点20分左右发现一对被困的姐弟。

据厦门消防支队特勤大队的胡军介绍,姐姐的脚位于弟弟身体下方,拆除水泥板后,消防人员发现两人被一根主梁压住。

男孩在外侧,很快被救了出来,而女孩正好被主梁压住。

手和脚都被压在一起,压得非常紧,主梁不能破坏,会对架构有影响,我们只能往下挖,把他们身上的水泥板一层层剥离,然后把人抬出来。

攻坚三个小时后,两幼童被救出。被发现时,姐弟俩紧紧地抱在一起。

用厦门市消防救援支队特勤一站副站长周建仁的话说:

弟弟的手一直抱着姐姐的腰。

姐姐4岁左右,弟弟2岁左右。

被救出时,已没有生命体征。

可以想象,大楼崩塌的那一刹那,两个孩子有多么的恐慌和无助。

姐姐本能地想用小小的身体护住弟弟,弟弟紧紧搂住姐姐的腰寻求庇护。

然而仅是一眨眼,死神就悄然降临。

2.

3月11日4:43分到6:30分。

此前备受关注的湖北黄石一家五口被寻获,然而全部遇难。

根据搜救人员的描述,他们遇难时的姿势让人心碎:妈妈护着女儿,爸爸护着妈妈,两个儿子在两米外,约莫是另一张床的地方。

两个男孩,年纪分别是7岁、5岁,最小的女儿只有两岁半。

我曾在抖音上看见过这位妈妈发的隔离视频。

隔离第五天,三个孩子穿着家居服在贵妃椅上打闹,探头探脑地盯着窗户外面的世界。

扎着羊角辫的小妹妹爬上沙发靠背看着楼下目不转睛,年纪稍大点的哥哥赶紧将她抱下来,没一会,她又爬上去了。两个男孩在旁边闹作一团。

隔离第七天,三个孩子在妈妈旁边的床上玩耍,哥哥把枕头摞起来当做碉堡,大喊着“冲啊”,然后又低头嘱咐妹妹“这是我的备用子弹,知道没?”

妈妈给视频配文:“宅在家中,做个乖宝宝。”

本来按照原计划,3月8号他们一家就解除隔离可以回家了。

然而现在,这一家五口,再也回不了家了。

成年人尚且逃脱不掉的灾难,作为孩子又能有几分活路?

3.

作为一名父亲,看到这则新闻时,有几分钟我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表达此时此刻的心情。

哀怨,愤怒,悲怆,最终都化为眼眶里无能为力的酸楚。

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尚勇表示:

“这是一起安全生产责任事故,这个酒店违法建设,多次违规改建,暴露出地方有关方面安全生产监管责任不落实,长期造成安全风险隐患的漏洞和盲区,血的教训令人震惊。”

应急管理部党组成员、副部长尚勇

这些孩子死亡的背后,是一场连环人祸。

欣佳酒店只有门牌号,作为商业建筑却没有合规工程该有的资质名称,此为第一环;

酒店所在楼层原本为大厅,为了行己之便私自将其加砌多道墙隔出客房,此为第二环;

建筑受力过大导致钢结构变形,装修时一楼商户门窗玻璃被挤压炸裂五六块,却无动于衷,此为第三环;

在生意萧条时却被指定为新冠肺炎定点自费隔离酒店,此为第四环。

环环相扣到最后,是钱。

马克思说过,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铤而走险,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在钱面前,他人的命算什么!

在钱面前,小孩的命又算什么?

4.

媒体人曾无艳曾说过一句话:并不是每一个孩子最终都会遇见神,但他们随时随地都可能遇见这样的恶。

2008年9月11日,三鹿集团“三聚氰胺事件”。

《东方早报》刊登报道,点名甘肃14名婴儿同患肾病疑因喝“三鹿”奶粉所致。

事情披露后,三鹿召回了700吨婴幼儿奶粉。在中国国家质检总局的全面检查下,全国22家奶企69批次产品皆是问题重重。

700吨什么概念?

400克袋装,即是175万袋。900克桶装,即是77.78万桶。

这些毒奶粉,造成了近30万中国儿童受到不同程度的健康损害:双肾多发性结石,输尿管结石,智力衰退,终身残疾,头大如盘四肢短小,被称为“大头娃娃”。

三鹿奶粉前董事长田文华于2009年1月22号被判无期,如今三获减刑。

才初为人父母的家长,一勺一勺挖着白色的粉末,看着怀里的孩子满足吸吮,憧憬他的健康成长,谁能料想到竟是在把孩子往死亡的边缘驱赶。

30多万的孩子何罪之有?

2018年7月,长春长生和武汉生物疫苗事件。

狂犬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涉事狂犬疫苗销量占全国市场近四分之一。

不合格百白破疫苗多达65万支,其中25.26万支全部销往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打入25.26万名儿童的体内。

防疫站里排着队哇哇哭叫的孩子,我们一边劝说“爸爸这是为你身体好”“不哭,打进去就不疼了”,然而注射进孩子身体的却是质量不过关的假疫苗。

25万多个孩子何罪之有?

正在注射疫苗的孩子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转眼,十年多的时间。

喝了毒奶粉的孩子,有的被确诊“生长发育迟缓10余年,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V期,肾性贫血”。

有的至今连手指都无法伸直,有的甚至没能熬过病痛的折磨,离开了人世。

@摩登中产 如此写道:

“当地风俗,早夭孩子不能掩埋,需放在地势高的山坡上,家长要头也不回的走掉。

破晓前,压抑悲声的家长趁着黑暗将孩子们送葬。”

打了假疫苗的孩子,有的出现肢体残疾,如不借助假肢,终身无法正常站立。

图源:摄影师郭现中《疫苗之殇》

有的已经是植物人状态,父母常年不归家,与七十多岁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

图源:摄影师郭现中《疫苗之殇》

有的患上血小板减少性紫癜,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为了安全,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阁楼上独自度过。

图源:摄影师郭现中《疫苗之殇》

当蹒跚学步不谙世事的孩子,成了企业名牌的垫脚石。

当纯洁稚嫩天真烂漫的孩子,成了权钱交易背后的牺牲品。

一无所知的我们,该如何去让孩子抵抗这些腐烂的良心。

最终的结果,没有一个孩子能逃得了。

6.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加西亚·马尔克斯曾在书里写下这么一个故事。

十二岁生日的前一天,女孩谢尔娃·玛丽亚被一条疯狗咬伤了左脚踝。

在当地,得了狂犬病的人要么被关起来等死,要么被杀死。

所幸玛丽亚的侯爵父亲请来了最好的医生为她诊治,结果是玛丽亚非常健康,没有感染狂犬病毒。

然而不久后,玛丽亚突然发烧了。

人们都知道,发烧是狂犬病的症状之一。

流言蜚语下,侯爵请来一群庸医、药剂师、江湖郎中和巫师来给女儿进行诊治。压根没患狂犬病的女孩愤怒地反抗,却被视为“魔鬼附身的疯子”。

最后被送进了形如地狱的修道院,在那里被折磨致死。

故事的最后,加西亚·马尔克斯写下一句话:

杀死那个孩子的,不是狂犬病,是活在人间的魔鬼。

 

毒奶粉事件;

毒疫苗事件;

某幼儿园虐童事件;

某贵族学校的“霉番茄”事件……

一桩桩一件件,残害这些孩子的,不是天灾,而是权钱交易的谎言。

电影《放牛班的春天》里有这样一句台词:每一个孩子都来自纯净无邪的地方,永远都应该是人间万分疼惜的珍宝。

孩子们将希望一代一代延续下去,而当希望也要被毁去,再老实的人,都会发出含泪的狮子吼。

 

大家好,我是王耳朵,上不知天文,下不知地理,中间略懂点人生歪理。关注【王耳朵先生】(ID:huangezishiba),一个路见不平,就忍不住一声吼的中年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