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族的萨吾提拜 (中)4日从美国第一夫人梅兰妮雅(左)手中,接下《》的奖牌,并与国务卿蓬佩奥(右)合影留念。(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摄)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3月4日(周三)将国务院一年一度的国际妇女勇气奖颁给来自新疆的哈萨克族人萨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表扬她揭露中国再教育营的勇气。萨吾提拜说,比起仍受关押或失踪的族人,自己所做的不算什么,但想起未能援救当时在再教育营里遭轮暴的女孩,她自责地潸然泪下。

在掌声与镁光灯闪烁下,萨吾提拜从美国第一夫人梅兰妮雅手中,接下“国际妇女勇气奖”的奖牌后,和梅兰妮雅、国务卿蓬佩奥三人合影留念。


美国第一夫人梅兰妮雅4日出席国务院的《国际妇女勇气奖》颁奖典礼并致辞。(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摄) Photo: RFA

萨拉古·萨吾提拜出生于新疆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2017年底,担任小学校长的撒吾提拜被迫进入再教育营当中文老师。她2018年3月逃出新疆、抵达哈萨克斯坦后,向全世界揭露中国共产党是如何在新疆当地建立起一座座再教育营、关押哈萨克族等穆斯林。她勇敢说出自己的遭遇与亲眼见证的一切,让世界对中国的质疑有了铁证。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右)4日说,萨吾提拜勇敢揭露再教育营真相,令人敬佩。(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摄) Photo: RFA

蓬佩奥致词表扬的今年十二位获奖者时,就特别提到萨吾提拜的例子。

蓬佩奥:“她遭审判关押与虐待,和家人分离,只因为她说出新疆再教育营的实际情况。她是众多勇敢向公众说出中国共产党是如何压迫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其中一人,她鼓舞许多其他有同样遭遇的穆斯林,勇敢说出真相。”

颁奖典礼后,她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回想起自己的人生巨变,谈到再教育营中自己亲眼见到同族年轻女性的遭遇,让她忍不住泪眼决堤。

:“她差不多才二十一岁,在那么多人面前,她哭诉自己的罪行,说她这是被强迫的。后来,集中营里面的那些警察轮流强奸她,在这么多人面前。但是,我们却像死人一样、像尸体一样,没有援助她,没有帮助她,无能为力的站在那个地方。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事情!我们很难接受这个悲剧,我当时从那一刻开始,就得了失忆症,晚上睡不着觉,晚上总想起这件事。然后,我就瘦了八公斤……”

2018年3月,也就是在再教育营里待了四个月后、萨吾提拜一度获得自由。后来知道自己从再教育营的中文老师,上了将要被关押的抓捕名单上,她有了出逃计划,动力是来自为母则强的勇气。

想见孩子家人萨吾提拜搏命出逃

问:做到勇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那时候怎么敢逃?

萨吾提拜:因为,作为一个母亲来讲,最重要的还是家人和孩子,这个家庭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为了家庭、为了孩子,我抓紧最后时刻,冒这个死路一条,反正前面也是死路、后面也是死路一条,没有其他的路,我最后就是想办法,我如果能成功的话,我就能见上两年半没有见到的孩子和家人一面,我就冒了这个很大的风险,特别、特别痛苦。我成功越过了两个中国边境和哈萨克斯坦的边境,然后,成功的逃到哈萨克斯坦,和家人团聚,我非常的开心。”


萨吾提拜没有带着奖牌受访,而是手拿两张海报纸、上头写满仍关押在再教育营里或下落不明族人的名字,要为他们发声。(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摄) Photo: RFA

笑容中仍有止不住的眼泪,萨吾提拜谦称自己获奖是幸运,她没有带着奖牌受访,而是手拿两张海报、上头写满仍关押在再教育营里或下落不明的族人的名字,为了他们,要持续发声。

萨吾提拜:“我必须坚强,因为,我是他们的声音,我是那些集中营里面无辜的人唯一的声音。我一定要坚强,不停的奋斗,为他们不停的奋斗。我一想起那些无助的、失去希望的那些无辜眼睛看着我,好像是寻求我帮助的眼神,我永远忘不了的。我一想起他们那些没有希望的眼神时,我就会振作起来,鼓励自己,我要坚强,因为,我要为他们发声。”

和丈夫及一双儿女现在居住在瑞典的萨吾提拜告诉我们,中国伸长手臂的骚扰,没有停止。她说,自己不害怕,最后还要正告中国政府一句话:“你们什么时候停止这个法西斯政策,我就什么时候闭嘴不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新疆再教育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