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存在两种「」。一种存在于官媒的叙事中,在那里,人们有礼有节,据理力争,为不了解中国国情的外国友人普及「一个中国」原则,在国际上为中国树立了良好形象,是好的「文化输出」。

另一种存在于推特和ig 的标签话题中,在那里,外国网友一言不合就死马,异见者家里的灵车都会漂移,热情的网友们也会用精彩纷呈的辱骂词汇填满当事人的评论区。这种意义上的「文化输出」成功地输出了中文互联网文化,对外普及了不少具有中国特色的缩略语:

(注:所有截图都来自别国网友,这些都是出征面对的景象,而非所向披靡寸草不生)

数次出征英米鬼畜「大胜」之后,网友们这回又开始找泰国人对起线来。

这场「中泰大战」的起因是泰国热播剧《只因我们天生一对》中的艺人Bright 的女友Weetaya 在推特转发了「武汉肺炎」(新冠肺炎)有关的文章,Bright 随后点赞。网友翻出开始挖出两人过往互动,发现Weetaya 两年前曾对于男友留言赞美她「真好看像个中国女孩」时满头问号,却在被网友询问穿着风格时回答是「是台湾女孩喔」,被中国网友指台独,要求Bright 和Weetaya 为此道歉。

Chinese Only Keep Saying “nmsl”

很快,#nnevyy (当事女主的推特账号)这个标签就火了起来。对线第一阶段,中国网友当然是祭出传统艺能:nmsl。没想到泰国网友也不是吃素的(当然有的可能吃),他们反守为攻,发挥自己强大的作图能力,把中国网友们怼了回去。

并不爱王室也不爱政府的泰国网友

许多人「出征」的初衷是为了极力维护政府和国家的良好形象。中国人素来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实践智慧,因此在与外国网友对线的过程中,大家也以攻击他国政府为武器。可是对于泰国网友来说,这种攻击却不太管用。「爱国者」们攻击泰国王室与政府正合他们心意:

-表面: 你居然骂我们的国王和政府, 真的太令人难过了 -内心: 继续骂不要停🎉

泰国人对自己的政府态度究竟是怎样的呢?去年,泰国本土说唱团队Rap Against Dictatorship曾发布一首《Prathet Ku Me(我的国家所经历的事)》,陈述和质疑了泰国自2014年开始军事独裁后:泰国的贫穷、缺乏医疗保障以及官员贪腐等社会问题。(好奇心日报)

歌曲MV截图

由此看来,在泰国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存在很多问题,人民以骂政府为常态;我们的攻击并没有戳到他们的痛处。

「出征」究竟「征服」了谁

「XX出征,寸草不生」常常给人造成一种所向披靡的错觉。但事实是,我们很难在网络世界里「征服」任何人,如果真的要说出征造成了什么「寸草不生」的荒凉景象,是我们用僵化的语言侵蚀了一个原本正常的生态环境.

出征的原本目的,是想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结果在「爱国无罪」的大旗下,狂热分子却使之沦为一场充满辱骂与人身攻击的情绪宣泄。显而易见的是,这样的「出征」并不能给中国的形象带来任何正面影响,反而会增加敌意与对立。

一次次出征过后,「大陆人」受到的伤害也是显而易见的,以这次「中泰大战」为例,泰国网友(事实上不仅仅是泰国网友)做了大量的表情包来展现TA们心目中的大陆人形象:一群只会喊打喊杀、无法用正常语言参与讨论的人。那些狂热的情绪和僵化的语言破坏性太强了,在刷屏的「NMSL」之下,我们说再多遍「热爱和平」都无法让人信服。

虽然围观每一次「出征」都留下很多好玩的段子,但是最终的代价需要每一个大陆人承担。

「出征」后我们得到了什么?

如果说每次的「出征」是为了重申「一个中国」的原则,重新赢回尊严,融入真正全球化世界,我们是否达到这样的目的了?

以上对话的视野都是站在这边望向世界的另一边,现在我们从将视野倒转过来看看世界是如何评价这边。2017年年底发表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将中国定义为“修正主义国家”,认为“挑战美国的实力、影响和利益,试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这里我们重点并不在于美国官方报告是否妖魔化中国,而在于强调美国政府对华政策是充满敌意和对抗的。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于2018年年底出台的《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提升建设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和纽约亚洲协会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21世纪中国中心发布的《路径修正:面向一个有效且可持续的中国政策》(Course Correction: Toward An Effective and Sustainable China Policy)可以再窥得美国学术界对于中国的认知。这两份极具影响力的报告达成的共识在于,中国在走向世界舞台中心时实施的战略,给美国及其他国家带来了威胁。而第一份报告的撰写者还包括了弗朗西斯·福山这样的对华友好派。从中我们可以看见美国政界和学界对华政策的集体转向。

美国不能代表世界,我们再来看看亚洲国家。2018年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上台后也暂停了中国“一带一路”在马的3个项目,曾誓言要重审与中国有关的“不平等条约”。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非洲国家塞拉利昂和坦桑尼亚。

我们可以看出在疫情爆发以前,世界不断在审视一个经济日益增长以及军事实力强大的中国,以及这种审视带着“忌惮”的眼光。一次次的「出征」更让他国忧心一个民族主义高涨并且不受控制的国家。疫情时期的“病毒源于美国论”、“美国、日本快快感染”更是将我们与世界推的越来越远,我们得到的是孤立和封闭。

「出征」背后的问题根源

巴黎圣母院因为意外遭到重创,这一事件割裂了中文互联网舆论。有的人认为这是人类文明的悲剧,也有的人为其鼓舞喝彩。背后的隐藏的心理和「出征」的心理都是一样的,我们对于西方抱有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态。强烈意识形态色彩的历史教学,不断向我们灌输仇恨的历史。诚然,中国在走向近代化的过程中面临种种艰难。在接受历史的情况下,我们如何面对这段历史?历史教科书教给我们的方法是牢记并且去仇恨,让人去恨看不见也摸不着“西方”与“帝国”。这或许是一种方法,但问题在于,当我们步入21世纪时候,是否还适用?一次次「出征」可以看到,仇恨生了芽并牢牢扎入了我们的心里,于是面对“西方”这个抽象概念时候催生出巨大的怨念和愤慨。

部分媒体和微博自媒体正是抓住了这样的心理,写下了各种煽动人心的标题和文章,收获了一篇篇的“十万+”,鼓噪了一次次的「xx出征,寸草不生」、「帝吧男孩和粉圈女孩」。

如果我们选择上述的方式来面对历史,历史记忆不断累积,一定是场灾难,不论是我们怎样看待世界还是世界怎样看待我们。积攒的仇恨总是极端行为滋养的温床,最终我们的「出征」不是战歌,而是悲歌。

最后,还是奉劝大家别动不动就出征,

因为:

 

| 小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