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以广告形式发布的朗诵《》在中国社交网络引发热议。时评人长平指出,大凡专制国家,年轻人都被鼓励要懂得感恩与赞美。

 

(德国之声中文网)大凡民主国家,代际政治都很紧张,年轻人对老一代充满愤怒;大凡专制国家,年轻人都被鼓励要懂得感恩与赞美。

 

2017年德国联邦议院大选之后,左翼的年轻选民差点让默克尔无法组阁。到了2019年欧洲议会大选,年轻人主导的气候议题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十五岁的瑞典少女格雷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领导的气候改变运动”星期五为未来”(Friday for Future)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其实它正是代际政治的一个典范:年轻人控诉老一代对未来不负责任。

 

在美国,年轻人和现任总统特朗普之间的全面冲突创造了历史记录,可惜他们选择另一位年长者伯尼•桑德斯作为自己的代言人,预埋了失败的结局。

 

今年初的台湾总统大选,更是年轻人和父母之间的一场艰苦的肉搏战。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背后的中国影子,增添了中年轻人保卫民主自由的悲壮。

 

与此形成对照的风景是,北朝鲜的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女士见到领导人激动得涕泪长流;中国的年轻人一边翻墙痛骂美国,一边歌唱”习大大爱着彭麻麻”。

 

历史的镜头再拉远一点,我们可以看到八十年前的日本年轻人正跟着军政府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德国的年轻人斗志昂扬,高唱着”我们年轻人朝着太阳前进,深信不疑”。

 

所有的知识、见识、智慧和艺术可以尽情享受?

 

正如《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作者古多•克诺谱所言:不是所有的年轻人都把忠于”元首”和乐于为”元首”做出牺牲看做是理所当然的。同样,不是所有的士兵都把齐步走看做是惟一合理的走路姿势。因此,专制政权必须创造出一套洗脑的系统,用隔绝、镇压、恐吓、谎言与欺骗来维持。

 

一则以广告形式发布的朗诵《后浪》在中国社交网络上蹿红。所有人都明白,这则登上了央视的朗诵,绝非只是一则简单的广告,而是针对年轻人的政治宣传。

 

演员何冰充当的朗诵者满怀激情地称赞年轻人,但是到底在称赞什么,却让人不明不白,因为其中充满了谎言与矛盾。何冰说:”我看着你们 满怀羡慕”,”所有的知识 见识 智慧和艺术……可以尽情地享用”。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世界上最大的搜索网站谷歌,最大的网络百科辞典维基百科,最大社交平台推特和脸书,以及各种大大小小的”知识、 见识、智慧和艺术”,全都被”404″,如何尽情地享用?

 

内心强大的人从不吝啬赞美与鼓励–政府?

 

尤其让人惊讶的是,朗诵竟然宣称” 从小你们就在自由探索自己的兴趣……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在一个连支持一下《方方日记》都会被人肉搜索出来批斗的时代,选择的权利从何谈起?

 

朗诵的重点是:”向你们的自信致敬,弱小的人才习惯嘲讽与否定,内心强大的人从不吝啬赞美与鼓励”。这里故意省去、但人所共识的宾语是”政府”。模糊政府与人民、政党与国家、权力与个人之间的区别,正是专制宣传的一种”话术”。

 

有网民讽刺说,”鲁迅活在今天,一定是弱小的人了,最强大的应该是李莲英。”其实,正如我前面所说,按照这个标准,民主国家、自由社会的所有年轻人都是弱小的,因为他们总是”习惯嘲讽与否定”。

 

朗诵的最后,何冰激情地宣告:”如果你们依然需要我们的祝福,那么奔涌吧,后浪,我们在同一条奔涌的河流。”有网民为他补充完整说:”我们在同一条奔涌的河流搁浅。”

 

摇滚歌手崔健曾经指出: “只要天安门上还挂着毛主席像,我们都还是同一代人。”不要忘记,毛泽东留下过最抒情的称赞年轻人的语录:”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在他的统治下,中国饿死、斗死和冤死的人数多达几千万。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CDS档案 | 后浪

 

齐物学堂|技术讨论:为什么《后浪》如此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