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我一位朋友老何,孤身一人“单挑信阳市公安局”一案在信阳中院二审开庭。本来我打算昨晚就要赶到信阳好今天上午围观呢,但临时有事未能成行。

早上看到了老何在信阳中院发的朋友圈,觉得人虽未去,还是应该向他表示支持!

老何是我在北京认识的河南老乡。名叫何光伟。

他老家是河南商城,与俺们方城听起来很像。

商城属于信阳,方城属于南阳。小时候经常从收音机里听“河南天气预报”的人都知道,河南只要一下雨,就是“南阳、信阳、驻马店”,不下都不下,说下都下。所以第一次见何光伟的时候,我就对他说,咱是正经老乡。

老何曾经在《时代周报》等媒体干过十多年的调查记者。

调查记者不是个好活儿。在中国,有一句话叫“防火防盗防记者”——其实就是指的调查记者。你像人家新华社美女“名记”廖君那种吹喇叭发通稿的,自然没人防。

但调查记者不行,你到哪儿都是挖料曝光,让地方官员们丢人不说,还可能丢官,所以很招领导烦,到哪儿人家都不待见。你像前不久,有几个外地记者去河南原阳不就挨打了嘛。

中国现在没几个调查记者了,因为出去调查担风险,不是“被寻衅滋事”就是“被嫖娼”,你像我有个朋友宋阳标有一年出去采访,在宾馆睡到半夜突然灯光大亮,床头黑压压围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门怎么开的都不知道,房间里亏得就他一个人睡。吓的他到现在出差住宾馆不用椅子顶着门就睡不踏实。

活儿不好干还有个原因是,担惊受怕调查,千辛万苦写稿,结果被调查对象找到主管单位“公关”,于是领导一句话,审核不过发不了,那你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嘛。或者发了又被撤稿,还是白费蜡。你像前两天,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贪污受贿一案开庭,这才知道前几年为了删《华夏时报》曝他“私分巨额公款”的两篇负面报道,竟然就一下子给《华夏时报》社长1000万元撤稿费。

 

1000万元自然是领导笑纳了,写稿的记者屁也见不着,还有可能领导为了名正言顺地删稿,还会指责他“报道失实”受到处分甚至开除。

干调查记者的,都得专业素养高,职业操守好,懂新闻还得懂法律,尤其要胆儿大心细,有正义感,还得有理想有追求。可是社会现实总会让你充满无力感,至于辛苦不挣钱,吃力不讨好那倒是次要的。所以这一行现在越来越没人干了——整天睁开眼看到那么多不公平不公正的糟心事,气不死你也得把你整抑郁啊。

所以何光伟也辞职了,前些年就离开北京,“南漂”广州给资本家打工去了。

不过毕竟是媒体人出身,写点东西的习惯他一直保持着。2018年8月20日,他写了一篇文章《过冼村派出所》,叙述了一段他本人在广州市天河区冼村派出所门口遭遇警察盘查身份证的经历。发在自己的公众号和微博上。

警察查身份证大多数人都见识过,一般就是像三孙子一样唯唯诺诺跟人配合就是了,但是偏偏何光伟这人整天包里就揣着一本《公安民警执法办案常用手册》呢,他就严格按照这个常用手册的规定来应对这次遭遇了——具体内容我不介绍了,点击前面的文章标题你自己看吧。反正这篇文章两三天阅读量过千万,点赞就有五六万,让广州公安赚足了公众眼球。

据说啊,后来这个案例还被收录进了当地公安的内部执法教程里面——应该就是教警察,再遇到何光伟这样的人,你应该怎么办吧。

不过奇怪的是,就是这么一个引爆舆情的文章竟然到现在也没被删,这一点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好了,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介绍一下老何。这个人有正义感,爱较真儿,不仅在外面较真儿,去年还给自己老家信阳公安杠上了。

信阳市公安局前几年的局长叫李长根。此人在信阳当公安局长、当副市长、当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后来升任河南省高级法院的纪检组长,然后被查了。

2016年4月14日,李长根因受贿罪被判刑10年。两年后,死在监狱里。

你看这领导长的多伟光正,如果只看面相,你能看出他是瘐死牢里的命吗?

所以啊,我现在看俺们方城电视台报道领导们开会讲话的雄姿英发,就忍不住打量,这主席台上的人,哪个长得像以后出不来的样儿呢?

这李长根的判决书上显示,他索贿受贿630多万元,大部分是在信阳当公安局长卖官收的钱,而从他手里买官的,是信阳市公安系统30多名正副局长、政委、队长。当然,判决书上除了一个行贿的商人是实名之外,这30多名公安局的正副局长、政委、队长都是王某某、李某某。

这判决书让别人看了密密麻麻这么多“某某”,肯定也看不出来谁是谁。可何光伟人家是调查记者出身啊,他根本就不用回老家打听,只看着判决书,按照里面公布的行贿人姓什么、时任职务,在网上这么一搜一对照,谁是谁就一清二楚了。

比方说,判决书显示——

2008年至2013年期间,李长根多次收受张某总计31万元人民币、2万美元,将张某从罗山县公安局政委提拔为潢川县公安局局长。

2009年至2012年,李长根两次收受严某共计10万元人民币,将严某从高速交警支队副支队长逐步提拔为公安局交警支队考驾科科长、信阳市公安局警务保障部主任。

2012年春节前,李长根在办公室收受时任平桥分局副局长何某2万美元,并在2013年3月份提拔何某为固始县公安局政委。

……

 

——对于一位前调查记者来说,想挖出这些人究竟是谁,现在什么职务,根本就不叫问题。

所以何光伟就发现,李长根确实诚信经营,童叟无欺,这些人钱都没白花,都真从李长根手里买到了想要的官,而且,现在受贿卖官的李长根都已经判了刑死到监狱里了,可那些行贿买官的,一个个却都还在人五人六、心安理得地当着自己买来的官!

于是老何就说,信阳的老书记王铁都升到省里当副省长了,在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李长根都判刑死到监狱里了还毅然投案自首,可你们跟李长根买官的那31名信阳公安系统的局长、政委或队长们为啥就恬不知耻的至今我自岿然不动,敢继续做局长、政委或队长?

 

“你们卖官鬻爵确实跟我关系不大。但你们是执法者,你们拿局长当商品,如何让我家乡的父老们在你们执法中感受到公平和正义?”

“如果公安机关领导靠买升官,那些奋斗在一线没钱买官的公安、干警怎么办?他们晋升的路子就被腐败的局长给堵住了。”

“再严重点,他们做了局长可能也会效仿李长根,继续兜售他们下属的科长、副科长、队长。然后他们在执法过程中利用权力捞钱。”

“公安局局长是买来的,一个公安局可能要烂一堆人。但一个县可能要烂一片。30余个公安局领导是买来的,信阳可能要烂一大片。”

 

老何认为,纵容买官卖官,就会让那些真正廉洁有为的官员不受重用。而花钱买官,必然导致贷款买官、贪污还贷。所以他就要求信阳市公安局信息公开,向800万信阳父老交代清楚这些买官的人就是谁,为啥不追究责任?

老何的这个要求自然不被理睬,但是却一块像石头撂进了粪坑里,在信阳乃至全国都引起了轩然大波。于是第一个后果,就是导致最早公开李长根这份卖官鬻爵判决书的中国裁判文书网,把这份判决书撤掉了。

判决书虽然从网上撤了,但老何手里下载的早就有啊,他一纸诉状,把信阳市公安局起诉到了法院。

2019年11月19日,此案一审在信阳市浉河区法院开庭。虽然老何此前已邀请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信阳市委书记乔新江带领信阳市政府、信阳市委组织部、信阳市政法委、信阳市纪委、信阳市公安局以及信阳市其他部门相关负责人……旁听庭审。但不出意料地是,他们一个也没去。

而且,法院以“旁听席已满”的理由,不允许众多自发赶去的信阳群众旁听。

随后不久,判决结果出来,一审驳回老何的起诉。

不过此事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也让舆论大哗,正如当时有一句获得了众多网友点赞的“名人名言”所说:“不管此案什么结果,从何光伟起诉信阳市公安局那一刻起,他就赢了!”——嗯,这句话是我说的。

后来,信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在余金霞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解释,对李长根卖官案的行贿者如何处理,“是内部机密文件,不便对外公开”。

围观此案的吃瓜群众都不服,老何能服这个结果吗,他随即提出上诉,半年后才接到信阳中院通知,二审定于2020年6月19日上午9:00和10:00公开开庭审理,拟定法庭是信阳中院第四审判庭。

于是老何昨天才“打飞的”从广州飞回信阳开庭。

在此之前,老何曾公开要求信阳市公安局长侯钦东出庭应诉,也给河南省委书记王国生发邀请函,邀请他出庭旁听。当然,这些文章跟老何为此案写的大多数文章一样,都被删了。

不过有关此案还有一些漏网之“文”,至今还在老何的公众号上,我把它们都附在后面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了解一下这个事儿。

我为什么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在此重申另一句“名人名言”——如果中国的每一个县,都有一个何光伟,那中国的法治进程必定产生跨时代的推进——嗯,说这话的人还是我。

当然老何在这个过程当中,既被好多信阳人视为为民请命的英雄,也被一些人当作眼中钉肉中刺,揣测他的动机,甚至指责他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敌对分子——就差说是“境外势力”了,幸亏他没出过国,连英语也不会说。

他也受到了很多亲戚朋友的劝阻,甚至自己家族有人以“谁的面子也不给,看以后怎么回家”来软的硬的威胁。但老何说的一句话让我自愧不如——我就是看不得这些犯罪分子祸害我的老家,以后回去了你们活埋我!

说实话,虽然我也不信邪,但像老何这样软硬不吃我还真做不到——来硬的我也不怕,但是你要让我完全不考虑一点老家方方面面的人情关系,我还真做不到。所以我很佩服老何,也很尊重他,即便他比我小好几岁,我还是称他“老何”。

说到这里,今天我还看到一份原邓州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程建功的判决书,他因为受贿被判刑五年半,虽然金额三百多万没有李长根多,但判决书的内容同样触目惊心,俨然又是一份卖官名录,当然找他花钱买官的都是邓州市公安局上上下下的人民警察。我会把这份判决书以今天另一份文章的形式发送,也不知道邓州人有没有像何光伟这样去确认一下买官者都是谁,现在是不是还在做着自己买来的官?

很遗憾今天没能去信阳中院当面对老何表示支持,本来想去给他送个“方城人民支持你!”的锦旗呢。——可能有人会说,你又没戴三块表,咋能代表130万方城人民支持他呢,就因为他是你的朋友?

我觉得啊,方城人民肯定会支持老何的。不信今天在这里做个调查,看看大家同意不同意——支持率低于90%就算我输。

 

 

网易 | 何光伟:为买官者张目 真的很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