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医生走后,他的微博被很多媒体称为“”。在这座“”上,每一分钟都有数条乃至数十条新留言出现。

我不喜欢称李文亮医生的微博为“哭墙”。因为我认为,这里不止有哭,也有笑,更有寄托与展望,所以我认为,这更像是一个“精神树洞”。

李文亮医生留下的这个“精神树洞”,可以说是当今互联网上一个非常令人震撼的地方。

李文亮医生留下的“精神树洞”很令人震撼,但是实际上,还有一个跟李文亮医生的“精神树洞”一样很令人震撼的地方,这个地方,就叫做“用户599523XXXX”。

是的,这里也是个微博,但这里很冷清,因为这里没有过百万的粉丝,没有热闹的留言,没有简介,也没有一个具体的名字,甚至连头像都没有。

在这里,只有一个人在默默的推送着自己的一些博文。

例如在前几天的凌晨3点15分,这位博主就推送了这条博文:

再往前几天,他推送的,是这条博文:

再往前,他推送的是这条博文:

只要你愿意往前翻,你还会看到这样的博文:

还有这样的:

这样的:

这样的:

为什么后面的这些截图,我都没有把全文完全截出来?

因为这些文字,我不敢细读,也不忍细读。

我只知道,他的妻子在这场灾难中走了,走得悄无声息。

她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她的离开,没有名字,没人纪念,没人提起;只有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开手机,默默地记录着他对她的思念。

这种思念,很悲凉,悲凉到让人不敢仔细读完他的每一个字。

 如果说李文亮医生的微博是一种震撼,那么这个微博,何尝又不是一种震撼?

虽然他的妻子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只在这个世界上轻轻地短暂飘过,但是这个短暂的飘过,却能令他用一辈子铭记。

她的妻子,在很多人眼中可能只是一个冰冷的统计数字,但是在他眼中,那可能就是整个世界。

后疫情时代最大的悲凉和无奈,就是我想你,但你却已经不在,而此时的我,却只能在网络上,默默地对着屏幕诉说着我对你的思念。

 对着手机这样诉说思念的只有他一个吗?其实并不是。

因为仔细找一下你会发现,这样的思念,其实还有很多:

他们的每一个字,都让人不忍细读:

看着他们的这些文字,我似乎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们:

这些博文,没有转发,没有评论,只有几个点赞——似乎一个不小心,热闹的互联网就能把他们的文字全部淹没掉。

后疫情时代,太多的悲凉无法悼念,太多的悲伤无法安慰,太多的悲痛无法表述,生离死别,就如同武汉凋零的樱花一般,一点点飘落在武汉,还不曾被人发现,就立马被人们遗忘。

他们虽是普通人,但是他们也曾经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他们曾经就是一个个我们,但他们如今却承受着跟我们完全不同的命运。

说实话,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这种悲怆。我只知道,这些在这场灾难中离去的人,他们也应该被关注,他们也应该被铭记,他们不应该被历史遗忘。

是的,他们不该被遗忘。

想到了筷子兄弟《老男孩》中的几句歌词: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她曾经来过?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这漫天星河,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如果有明天,祝福你亲爱的。

如果有来生,也祝福你们亲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