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辑配发视频)

 

前两天我看了一段视频。一位小朋友给钟南山先生朗诵一首诗,祝福他中秋国庆快乐。视频我就不发上来了,大家愿意看的话自己到微博上去搜。

我只说一下我的感受,那就是真的太尴尬了。

不光我看着尴尬,我觉得钟南山的表情也很有点不自在。

怎么说呢?大家都过过生日。把蜡烛点上,灯拉黑,几个人在你面前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你回忆一下自己当是什么表情?

是不是手足无措,咧着嘴傻笑啊?心里想着:这歌怎么还没完?好,总算唱完这个循环了…….啊,怎么又开始了?

我觉得钟南山先生恐怕就是这种心情,只是那强度比听“祝你生日快乐”会放大几十倍,因为那孩子的表情和动作有点太夸张了。

我们都喜欢别人称赞,但也要看方式。

比如说我好好工作,保质保量的设计完了电路,老板说声:小押,干的好!我可能挺高兴。
可要是老板走到我工位上,声情并茂地念了一首诗:

公司振兴待飞腾,上下齐心攀高峰,若问员工谁最棒?第一要数押沙龙!他的电路跑得快,他的工作专又红,专又红!

然后左手捂着心窝,右手伸向前方,目光炯炯有神。
那我估计辞职的心都有了。

当然,这不是孩子的错,因为大人就是这么教的。

从小到大,我们受的教育就是这样:写东西要有高度,要用大词,朗诵的时候要拖长音,要抑扬顿挫,要配上夸张的肢体动作。你要是按正常人那样说话,老师会说你太平淡,没感情。

所以,孩子觉得表达感情就只能这样。

比如我到网上搜了一下,就发现那个视频不是特例。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个视频(这个视频是在主流视频网站上,我想放上来应该没关系。)

看这样的视频,真的让人有不适感。

孩子正常情况下绝不会这么说话的,一定是大人教的。可大人们为什么会觉得非得这么夸张做作,才算好呢?

02

 

其实就算那些指导老师,私下里肯定也不是这样。

那些老师一回家,他儿子迎上来,用手捂着心口:啊,妈妈!您回来了!您为了培养祖国的花朵,呕心沥血!您奔波一天,辛苦了!

她也一定拍桌子:好好说话!

再彪的人,也接受不了这种表达感情的方式。

但是一旦到了公众领域,他马上就会变了个人似的。

正常说话是不得体的,一定要拖长音,一定要捂着心口,一定要说一些大词。不然就显得不像话,不上档次。

就像当年连战到大陆访问,喘息未定,后宰门小学就给了他一个迎头重击。这种事情放在网上看,大家都觉得太扯了。但是身处局中,孩子们的指导老师肯定觉得这个节目意义深远,饱含深情,说不定还指望连战听了潸然泪下呢。

网友们大多嘲笑这些做作的儿童节目,但如果让你指导儿童诗朗诵,你可能也不由自主地也会这么做,也会让孩子做一些夸张的肢体动作,要拖腔,要“把感情带出来”
。

因为这种文化渗透到了方方面面,我们很多时候也都被潜移默化了。

就像很多人嘲笑镜头前的那些被采访者装模作样,但真拿一个话筒塞到你嘴底下,前面有摄像机拍着,你很可能也不由自主地跟换了个人似的,努力地回想那些大词,争取把话说的“得体”一点。

在我们的语言世界里,好像有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一个是公域,它需要华丽辞藻,需要抒情,需要夸张。一个是私域,它拒绝抒情,拒绝夸张,甚至拒绝表达情感。

前一个领域,任何夸张都显得真诚。

在后一个领域,任何真诚都显得夸张。

比如我们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捂着心口朗诵:啊,老师,我们爱您!

但是在家里,我们想对父母孩子说一句“我爱你”,都很难张开嘴。

我觉得就是因为公域里的夸张,才导致了私域里的羞怯。真情实感被做作和夸张污染以后,就像落在泥泞里的雪片,怎么看怎么脏。你就算真有满腔的爱意,说出口的时候也会显得假。

03

 

在私域里,我们好像已经失去了表达正面感情的能力。

有时候会有这样的社会新闻,谁谁被别人救了,却没有跑去感谢人家,而是默默走了。这里面当然有一些是天性凉薄,不懂得感恩。但我觉得肯定其中也有一些人,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得体地表达感激之情,真的是觉得尴尬。

别的不说,就算是朋友之间,要表达感激之情都是很吃力的一件事。很多时候,说的人尴尬,听的人更尴尬,只好“兄弟,啥也不说了,一切都在酒里了!”

为什么呢?就是难以出口。

那些正面的词好像都属于公域,都是应该用抒情夸张的调子表达出来的。而谁都知道,那是虚假的。

语言被弄脏了。

所有的感激之心,所有的爱慕之情,所有的理想和信念,一旦曾被我们那样夸张矫饰地表演出来,我们就失去了平实表达它们的能力。虽然它们真实地存在于我们的内心。

就算我们真的想表达它们,也往往用一种戏谑玩笑的方式,好像它们是假的。我们是用它们的假,来掩饰实际的真。

就像我们曾用夸大的真,来掩饰实际的假一样。

种下什么果实,就会长出什么样的树木。
今天,我们倾诉感激、爱慕、理想这些东西的时候,会忍不住羞愧,那也无非是因为我们曾毫无羞愧地表演过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