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近期因为新冠疫情和香港《国安法》而稍为缓和,但9月6日再度有网民号召到九龙区一带示威,演变成警民冲突,截至下午5时,90人涉非法集结、袭警等不同罪名被捕,另外有22人涉嫌违反疫情时期实施禁止2人以上聚集的“限聚令”被票控。

香港警方批评示威者违反不顾疫情,亦指责示威者堵路,以及向警务人员投掷杂物,形容“暴徒的暴力行为令人厌倦”,予以谴责。

为什么示威重燃?

这天原本是香港立法会选举日,但港府早前以疫情为由宣布押后选举一年,触发民主派不满,他们质疑政府有政治考虑,担心民主派夺得议会优势,不过政府说这是疫情所作的决定。
有网民认为这天需要示威,表达重启选举的诉求。

警方在早前已表示担心会有示威者在九龙区大肆破坏而呼吁市民周日避免前往旺角。

从周日中午开始,警方便出动大批警力在九龙区内布防,下午开始不断截查途人,行动期间,民主派组织社民连的民主派人士“长毛”梁国雄、黄浩铭和陈皓桓被捕。另外,一名男子涉嫌藏毒被捕、亦有未成年少年藏有头盔及防毒面具被捕。

已解散民主派组织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下午亦在该区附近现身,他接受商业电台访问,批评政府打压示威者,提出“四大诉求”,包括反对香港《国安法》、反对香港政府计划推出的健康码、恢复立法会选举,及释放12名涉嫌潜逃台湾不成功而被中国大陆执法机关拘捕的香港人。

人群下午3时左右分别在旺角、佐敦、油麻地聚集,有人高叫“”口号,有人高举“还我投票权利,立即重启选举”、“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拯救12名香港少年”等标语。

警方警告这些集结的人群是涉嫌香港《国安法》、《公安条例》和“限聚令”。

在旺角,有人把纸皮及垃圾丢在路中心,以大型杂物阻塞行车线,警方指责这些人“扰乱公众秩序,危及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港警表示,下午4时40分,“有暴徒向警务人员投掷杂物,包括雨伞、水樽及硬物,当时除了警务人员在现场外,亦有大量市民及记者身处旁边,杂物在他们身边及头顶横空飞过,极有可能被暴徒所投掷的物品击中受伤”。

根据《香港电台》报导,在下午近5时,有近10名便衣警员在旺角一带制服数名男子,这些警员手持伸缩警棍,现场市民不满,向便衣警员投掷物品,警方向他们施放胡椒喷剂。有警员在马路上制服一名男子,拉扯他的衣物,将他拖行上行人路,另一人头部流血。警方之后把被制服的男子带上警车离开,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较早时将放满杂物的手推车,推到马路上,其后离开。

香港去年6月因为《》争议引爆主权移交以来最大的社会动荡,示威者由起初不满条例,到后来不满警暴,再慢慢扩大至更大的民主诉求。

但香港政府除了愿意撤回条例外,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释放被捕人士、重启政改等诉求。

一些支持政府的人批评示威走向暴力化,持续的社会纷争只会令香港经济受损。社会进一步撕裂。

后来新冠疫情爆发,示威稍为平息,但港府继续追捕民主派人士和示威者,并在处理疫情的多项政策备受抨击,民怨未能化解。

国际形势上,欧美政府以香港问题加大了对华施压,美国取消对香港的特殊待遇,英国放宽了英国国民海外(BNO)身份的人逗留英国的期限等等,触发中方不满。

北京在香港主权移交纪念日7月1日前,以绕过香港立法机关方式在香港强推香港《国安法》,被舆论形容为“一国两制”的终结。

多个主张游说外国政府或主张“港独”、“自决”的民主派组织解散。有“港独”人士和举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标语的人被捕,亦有“港独”人士或主力游说外国政府向中国施压的民主派人士逃离香港。

香港政府表明“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句口号有“港独”倾向,原本在香港多家店出现的文宣,也抹去了很多可能会被指违反《国安法》的字句。
从疫情爆发至今,港警没有批准任何一场集会游行。

一些分析认为,示威近期稍退,除了因为疫情,也因为勇武派示威者要么潜逃要么被捕,以及香港《国安法》的震慑作用。

但路透社最新民调显示,仍然有七成香港人支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并有六成人反对推行香港《国安法》,所以亦有观察人士认为,一旦疫情过去,香港民怨仍有再度爆发的可能性。
相关主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