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资料图

谎言一:提起裤子不认帐

11月21日下午,为核实正在网上流传的“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正厅级干部)不雅视频”及其截图的真实性,有记者拨通了雷政富本人的电话。雷政富回应说:“那些(不雅视频)是假的,造假的。”

从20日晚到21日,记者多次电话联系北碚区相关负责人,对方以“不了解情况”、“正在忙,稍后联系”回复记者或未接电话。21日下午3时许,
记者拨通雷政富的移动电话。雷政富在了解记者身份后直接说:“那些是假的,是造假的。你不要信。”记者又再三向雷政富核实确认,其所指的造假即网上流传的
不雅视频。雷政富在电话中两次对中新网记者说:“是假的,你们不要管。”

11月21日上午,重庆市纪委表示,已注意到相关内容,正在了解核实。随后,经重庆市纪委调查核实,互联网流传有关不雅视频中的男性为北碚区区委书记雷政富。11月23日,重庆市委研究决定,免去雷政富同志北碚区区委书记职务,并对其立案调查。

谎言二:隐瞒非典沒商量

2003年3月19日,卫生部长张文康称:广东非典已得到有效控制。3月23日,世卫专家到达北京。三天后,中国首次承认病毒超出广东,称北京有8人感
染。4月3日,卫生部长张文康举行记者会,声称中国安全,非典已经受到有效控制,北京只有12例非典病例。还笑着说,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

4月4日,72岁的退休军医蒋彦永写下了那封改变中国抗非进程的署名信。信中称,仅他知道的309医院,就收治了60例非典病人,到4月3
日已有6人死亡。《时代周刊》4月9日在自己的网站上发表了蒋的公开信。世卫组织在第二天明确批评了北京的疫情报告系统,认为北京的非典病例远远超过官方
公布的数字。

在媒体遮遮掩掩下,本来是地区性的非典迅速波及全国25个省份。引起了社会不同程度的恐慌,本来希望通过媒体的信息“沉默”来消除社会恐慌,却造成了更大规模的社会恐慌。为了达到新的社会稳定,我们不得不付出更大的社会成本。

4月20日,由于防治非典不力,卫生部长张文康、北京市委副书记孟学农被免职。党中央、国务院明确提出要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及时发
现、报告和公布疫情,决不允许缓报、漏报和瞒报。卫生部决定,原来五天公布一次疫情改为每天公布。至此,我国媒体才开始大规模、充分全面地报道非典。
4月2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宣布成立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挥部,表示要协调各方面的力量,坚决打赢防治非典型肺炎这场硬仗。自4月下旬起,中国举国动员
战非典。

6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指出,在非典疫情爆发的早期,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信息不够透明,也不够及时。但自4月中旬以来,中国
政府在防治非典方面的承诺是非常坚定和强有力的,出台的各种防控措施也是非常有效的,提供的信息也是透明和及时的,群防群控也具有强有力的群众基础。

谎言三:睁着眼睛说瞎话

2006年4月10日,关于移植器官的来源问题,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表示,中国器官移植的确存在着不够规范的问题,政府的监管力度不够。“但是,一些境外
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海内外舆论,是别有用心的。”

他说,中国移植的器官主要来自公民去世时的自愿捐献。出于救死扶伤的目的,对于一部分犯有严重罪行的死刑罪犯自愿并签名或者其家属同意捐献的器官,在有关部门的严格审查批准后,才可能被利用在移植手术中。这与公民自愿在去世时捐赠器官性质是一样的,要求也是一致的。

2012年3月6日,在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上,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黄洁夫说,器官紧缺是我国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曾表示, 我国是世界上唯一依靠死刑犯来获取器官的国家, 与我国的大国形象极为不符。并不是囚犯的器官不能用,
而是原本救命的器官移植成为了买卖的对象, 价钱越抬越高, 且这些钱都被中间“ 看不见的手”(
包括医务人员)拿走了。还有流浪汉被杀死而器官被医生取掉的刑事案件。移植专家中日友好医院胸外科主任刘德若也持相同观点,“事实上,即便是科学性实验,
但如果违背了伦理,也不应通过,尤其在活体器官移植上更是如此。活体移植前应有严格的伦理审查。但在中国,受多种因素影响,从伦理上不能通过的审查,往往
因为人情就能通过。

 

所在分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