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翠」字因拆解后有不祥意味而被禁止。(图/东森新闻)

昨文以「一字记之曰习」为题,该文虽则语气轻薄,似曲线侧射,实质坚信那一本「习」字簿并没入选国家指定忌讳字,真要见字即删,是一场过敏的误会。当然,如有误会,实属巧合。

所有忌讳,一切过敏词,当然出于巧合。一把手若亲手下令,牵连词汇太广,不方便大大的大内、大外宣。由此邪路进,一条路走到黑的话,高级红低级黑以至维稳文也无词补苍天。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在去年微博出现「今日祈翠」与「祈翠超话」两个话题爆红,不久例行遭封杀,发言与转发一锅端。「翠敏感」症由此引发人来疯。

过敏也会传染,之后来了个日本手游角色「高峰翠」,在微博宣传文稿易名为「高峰midori」,令「翠字恐惧症」达到高峰。

主办方本来可以紧跟国情,不交代不解释,偏偏要留言:「由于特殊原因,暂时使用罗马音代替,还请各位制作人理解,并友好交流,不要讨论过多无关的事情。」

此段留言价值三百両,既有「特殊原因」在前,再请制作人理解,别讨论「过多」无关事情。按国情理解,无关即系有关系。易名原因「特殊」,即系有特殊势力若有泰山压顶。

问题时间到了:请问是还没登泰山确立「正统」那位先生亲自下令禁「翠」,抑或是下面官僚怕了,没奉旨也奉旨执行,到了商业机构,再加码小心,而这特殊势力其实没什么特别,就是九品芝麻官约出来喝口茶,茶没喝,先自行易名。

问题又来了:你宁愿「特殊原因」是基于前者,还是后者呢?本人率先举手,情愿是前者,但又坚信大大现在头很大,无暇无力留意到小小一枚「高峰翠」。

「习」太大,中下层小官吃这口饭,求存就要追加点菜,把风吹成人造雨,这就是专制政体政策执行路线图。所以,宁愿大大方丈小器症发作,也不希望是主办方给狐假虎威过敏恐慌症所致。

网搜「翠」字,被消失的是名字,「翡翠台」与「翠华餐厅」尚在,有这些大到不能改名的机构在前,怕什么?如果主办方肯捍卫制作人,打死都没让「高峰,Midori」易名,会有什么后果?

会让「翠」字红到黑,引发大陆清醒网民热讽:「以后中国翡翠市场堪忧」、「说羽不说卒,文明从我做起」。

要防止「翠」过敏症人传人,成为风土病,民间偏方是:扑杀过敏恐慌于萌芽阶段,过敏体质会改变,要不忌讳多吃过敏源的食物。未吃先忌讳,跟自我阉割吃东西的自由,别引诱九品芝麻官抓住阉人的命根,进一步掐住你的喉咙。

相关阅读:【敏感词库】“翠”与“祈翠超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