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档案馆》讲述中国审查与反审查的故事,同时以文字、音频和视频的形式发布。播客节目可在 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Spotify 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404档案馆”进行收听,视频节目可在 Youtube “中国数字时代· 404档案馆”频道收看。

撰文:卢斯

欢迎来到404档案馆。在这里,我们一起穿越中国数字高墙。

我们都知道,“五毛”是指那些受雇在网上发表有利中共当局言论的网民。一个时期以来,国际媒体注意到,互联网上还出现了一批会讲中国话的“洋五毛”。他们多是西方人面孔,在中国生活过,经常在网上不遗余力地为中国政府说好话。

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些活跃在互联网上的洋网红,分析他们是如何替中共宣传,成为大外宣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的。

“洋五毛” 爱为中国点赞

英国媒体BBC发现,在香港抗争期间、在新疆强迫劳动事件中以及在新冠肺炎的起源问题上,社交平台上的一些 “洋网红” 一直旗帜鲜明地支持中国政府,为中国的政策辩护。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洋网红,是曾经在北京大学读过书的以色列博主高佑思(Raz Gal-Or)。在新疆棉田强迫劳动事件曝光后,高佑思曾专程到新疆阿克苏采访。这是他所看到的新疆:

我看到了很多别人没看到的真实中国生活。比如说今年我去了一趟新疆,因为我知道新疆特别美,也喜欢新疆美食。但是这么一个优质的旅游目的地,居然会被一些人冠上“种族灭绝”、“强制劳动”的字眼。通过我亲自经历,我了解到,新疆棉花种植业机械化和自动化程度在过去十年有了重大突破。我也发现了新疆棉花农场大多采用家庭经营管理模式,这种模式在当地由来已久,和“强制劳动”毫不相关……

此外,他还深入田间地头,采访了一些新疆的棉农:

高佑思:在这里生活还是挺好的。
棉农:挺好的,很自然。
高佑思:挺羡慕你们的生活其实。
棉农:你为啥来这里?
高佑思:为什么要做这个(指镜头)是吧?我看到在国外有很多人说这里条件不好,这里的人都是被逼过来的,有人要求他们来这里工作,ta不是想要来这里。有的公司不想卖和做这里的棉花。我想了解真实的情况。
棉农:这个都是废话。看一下这个情况嘛,很正常的。没有那样必须做的事情。
高佑思:是吧,为什么会这么说,我也不懂。
棉农:我也不知道。

img

视频截图

这条视频被上传到YouTube以后,至今已被观看了62万次。

在成为中国政府的红人以后,高佑思又成立了歪果仁研究协会(简称歪研会),招募大量洋网红加入,把为中国点赞的事业做大做强。据歪研会的官网介绍,这是一家 “立足中国、服务世界” 的跨文化机构,在全球拥有超过1亿粉丝,并签约了来自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网络红人。

这些洋网红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不遗余力地支持和赞美中国。

在抖音拥有近千万粉丝的俄罗斯洋网红伏拉夫,在几乎每条视频的最后,都一定会瞪大双眼,高喊“中国实在是太厉害了”、“我爱中国”这样的口号:

伏拉夫称赞中国时的表情是如此地夸张,以至于被网友制作成了各种表情包

《“洋网红”的特征分析、传播作用与治理对策》 一文中,华中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情报学教授王国华,对新浪微博上10个人气“洋网红”的最热门微博进行了分析。他发现,这些热门微博的内容,全部都是对中国事物的认同和赞美。

洋网红助力大外宣

此外,有调查发现,这些洋网红活跃于香港、新疆、人权等议题的背后,是中国官方的大力助推和支持。

研究中国政府对外宣传问题的专家马晓月(Mareike Ohlberg)发现,近一两年来,上述这类为中国辩护的视频数量大幅增加。

例如,高佑思的歪研会本来以关注中外文化差异起家,但是近年来也开始关注香港抗议、新冠疫情等时事话题。2019年9月,在香港抗议中,高佑思发布了一个视频,谴责抗议者破坏社会秩序。为了把视频发在海外进行全球传播,他还特地使用英文分享了自己的观察和评论:“这是在毁掉和你们毫不相关的普通人的生活,你们凭什么来毁掉我的生活?香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但现在我非常担忧它的命运。东涌站最近成了新闻焦点,因为就在上周日,发生了很多暴力抗议活动,他们严重损坏了地铁站的公共设施和公共秩序。”

高佑思帐号的这类视频多次被中国官媒点赞。例如,在这一视频发布后,中国共青团中央微信公众号综合其内容,发表文章《外国小哥在YouTube上po出真实的香港,国外网友惊呆:原来这才是真相》。该文也被《人民日报》等中国官媒转载。

在造访新疆棉花田的视频中,高佑思反驳了关于该地区强迫劳动的指控,表示,“这里一切正常,人们都很好,做着他们的工作,过着他们的生活。”然而,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地是,作为自媒体人,又是外国人,高佑思却可以自由深入到新疆的农田和家庭访问拍摄。这与BBC等媒体在新疆报道时所面临的监视、骚扰和阻挠形成鲜明对比:

高佑思的一系列报道赢得了中国官方的肯定,人民网等官媒不约而同发布了对高佑思的人物专访。在这些专访中,高佑思声称:“我的初心是给大家看到真实的中国”。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的一篇文章还介绍了一个叫海雯娜的德国女网红。海雯娜时常发表赞同中国官方立场的言论。比如,她认为有关新疆再教育营的报道是“无良学者”的编造。香港的抗议者在她看来是“暴徒”。她还在中共建党100周年时发推,认可其卓然成就。

耶鲁大学的研究生约书亚·林和利比·兰格,对2021年上半年提到新疆的近29万条推文样本进行了分析。他们发现,在这些推文最常分享的十条YouTube视频中,有六条来自这些亲北京网红。

德国之声就洋网红现象分析 指出,中国试图通过在海外政治、经济、媒体界寻找代言人,去影响舆论、改善中国在西方世界的形象。其目的是让西方人相信,“中国是一个民主、待人友善的进步的国家,是一个引人入胜的旅游目的地和值得信赖的贸易伙伴”。

洋网红的财富密码

洋网红们为中国摇旗呐喊,背后是可观的利益变现。

美国捍卫民主联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研究虚假信息小组组长谢弗(Bret Schafer)说
不论这些视频博主是否受到中国政府或官媒的资助,他们确实得到了一些普通中国人或者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人士无法获得的好处——例如,知名度、媒体宣传或者签证续签等。

纽约时报的报道也表明,中国政府机构为洋网红们提供了对于社交媒体名人来说最具价值的东西:数字流量。

例如,在高佑思在YouTube上发布新疆棉花农场的视频后,这些视频被至少35个由中国使馆和官媒运营的Facebook和Twitter帐号分享。这些帐号的粉丝总数大约有4亿。

21岁的德国女网红海雯娜在发表支持中国的言论后,短短数月内,便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推特用户成为拥有数万粉丝的网红。

英国战略对话研究所(ISD)对海雯娜的推特账号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在2020年8月和2021年4月其粉丝数量分别有跳跃式增长,而且其中很多账号是新设的。ISD还发现,海雯娜很多粉丝的账号有针对性地转发“亲中”推文,甚至有“用户”数天内将同一推文转发数千次。

作者“谦逊好学盛老师”曾这样总结伏拉夫们的财富密码:爱中是工作,回国是生活。TA说,在互联网与民族情绪如此密不可分的当下,喊口号的人已经从线下转移到了互联网,他们就是洋网红财富密码的基本盘。

中国巨资收买洋网红

除了互联网流量上的好处,洋网红们还从中国那里获得了直接的金钱利益。

纽约时报近期披露,爱国洋网红的背后,实际有着中国官方的巨资支持。

高佑思的父亲高哲铭(Amir Gal-Or)担任歪果仁研究协会的董事长。作为投资人,高哲铭得到了由中国政府管理的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资金支持;歪果仁研究协会的客户也包括两家中国官媒。

据调查公司公开秘密(Open Secrets)于2021年12月份的爆料,为了对抗美英等国对北京冬奥运会的外交抵制,扩大正面宣传,中国聘请了一家美国公司作为代理人,招募美国网红做宣传;这份合同价值30万美元,将一直持续到2022年。

这份爆料认为:这是新的网络战争的一部分;北京希望打造出对其有利的外国声音,传播其官方叙事,淹没外界的批评声音。

曾在某中国社交媒体公司做过内容审核员的刘力朋说,“中国是全球社交媒体上新出现的超级滥用者。他们的目标不是赢,而是制造混乱和猜疑,直到不再有真正的真相。”

中国数字时代 CDT 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我们邀请您参加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和404文章存档项目,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详情请访问我们的网站 CDT.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