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敏敏郡主

因为关注“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颜宁教授已经多次遭到网络喷子的围攻。

昨天(3月20日),颜宁教授发了一则微博:

期待下文。

image

这句话,竟然就踩了一群网络喷子的尾巴。一群人开始了对颜宁教授的网络围攻、辱骂,恶狠狠地扣上一项“境外势力”的帽子,甚至很离谱很恶意地扯上新冠病毒,用心之歹毒,令人不寒而栗。(颜宁是结构生物学家,研究方向是蛋白结构和离子通道等,与病毒研究隔的十万八千里)

file

颜宁教授关注“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一直饱受攻击诽谤,有阴阳怪气的,有污言秽语的,有破口大骂的。

颜宁被喷子围攻,可阅读下面这两篇文章:

1、颜宁教授被“网暴”,是司马南在捣鬼吗?

2、晒一条蛆虫。致敬所有为正义发声的人,我们尽力了,谢谢大家!

在网络喷子看来,颜宁人在美国,为什么要关心中国的事情,一定是别有用心。

网络喷子不停地质问:“美国死了近百万她一个字也不说,中国丰县出个事儿,她就兴奋了……”

image

这种动辄扯出“美国如何如何”是一条尽管逻辑荒谬可笑,但网络喷子们奉为圭臬的诡辩术。(我在《俄乌冲突,营销号是如何利用“爱国”煽动情绪收割流量的?》一文批驳过这种荒谬逻辑)

昨天,有一个新关注我公号的读者留言,说在看了公号里的文章以后,发现与美国有关的某一件事情,我没有写;还有一件与美国有关的事情,我也没有写;然后猜测,将来与美国有关的某些事情,我估计还是不会写。

最后,这位读者得出一个结论:“你就是隐藏在祖国土地上的潜在汉奸。”

image

我经常会收到类似这样的留言,哭笑不得,又不胜其烦。

然后,这些人还会骂你,你的文章都不敢放开留言,你一定是做贼心虚吧?就像上面这位读者质问我的,“你的文章都不敢放开留言,想必你也是害怕被人反驳的无话可说吧?”

对于这种质问,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并不是我不愿意放出留言,更不是我不敢放出留言,而是我这个公号根本就没有留言功能。

我的公号有没有这个留言功能,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而是由微信公众平台决定的。

在网络喷子那里,不停地把“美国”,特别是“美国疫情死了几十万人”挂在嘴边,就像安装了一个复读机似的。

我关注一下拐卖妇女的罪行,有人过来讲美国疫情;我关注一下食品安全,有人过来讲美国疫情;就连我写一下街边小摊小贩的事情,还是会有人过来讲美国疫情如何如何……总之,无论我写什么,他总会跑过来讲美国疫情,质问为什么不去关心美国疫情死了几十万人?是不是别有用心?背后有什么势力?是不是拿了谁的钱?

对于这种时刻惦记“美国疫情”的人,我很想给这些人一个建议,将来遭遇任何不幸,都不要生气难过,因为美国疫情死了几十万人。即使这些人的家里着火了,也一定不要着急,先想想美国疫情死了几十万人的事,开心三小时后,然后再去考虑救火的事。

颜宁教授,这个国际知名的女科学家,享誉全球的知识精英,悲悯不幸、为正义发声,持续关注一个素未谋面的遭遇不幸的陌生女子,很让人感动。

当很多知识精英还在沉默时,颜宁教授率先发声。当舆论热点消退以后,颜宁教授还在牵挂。

在颜宁教授身上体现出来的道义担当和人性光辉,一点也不逊色于她在科学上取得的成就。

爱国应该爱每一个同胞。可是,一些人为什么会对自己同胞的苦难视而不见,不闻不问,反而对那些为遭遇不幸的同胞说几句公道话的人,如疯狗般的扑上去撕咬?

这都是一群什么生物?

这些年来,网络喷子作恶累累,已经有很多正直的人文学者被围攻、谩骂,从社交平台上销声匿迹。

如果连颜宁这样的自然科学家,都会被网络喷子追咬,有一天被骂到不再发声。那将是一件多么荒谬多么让人悲伤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