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 档案卡
标题:莲某岳:《通往菊花之路》
作者:肉做的铁
来源:微信公众号“秦兽”
发表日期:2022.4.30
CDS收藏:人物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今天本来不想写了,想把睡眠时间赶过来,因为想在六七月再继续骑摩托出一趟远门,但是下午看到同行们都在写莲某岳,我实在是忍不住想蹭他的热点——往常谁说我蹭热点我都会斥责对方:人民日报、新华社也都写社会热点,你咋不去叽歪?

但今天我主动承认,我就是蹭他的热点了,因为莲老师对我而言意义重大,我曾经非常尊敬他,我觉得我们也许可以比较全面的了解一下莲老师,然后思考一下当年为民请命的战士,如何成长为今天的下流坯子。

我写公号之前泡过各种论坛,当然也久闻莲老师大名,捎带着看过莲老师的很多文章,对他的过往也稍微有点儿了解。

莲老师在南都当记者之前,曾当过老师和检察官,曾和五岳散人等人当选“十大公民记者”,2007年,因为反对厦门PX(对二甲苯)项目,莲老师先后发表了《厦门人民这么办》(1,2),成为了当时一件重大公共事件的关键力量,莲老师微博发表后的半个月内,福建召开专项会议,中止该项目建设。

image

image

对二甲苯是生产塑料、聚酯纤维的原材料,无色透明,易燃有毒,可使胎儿发生畸形,对人和环境危害非常大,上二图为当地民众反对该项目的活动照片,图来自百度。

接下来这点儿文字是莲老师当年写下的,请您务必拿出一点儿耐心看完,看看当年的莲老师是何等的令人尊敬。

《厦门人民这么办》:

1、首先,你不要怕,议论全国政协的头号提案不是罪,你不会被抓的。

2、如果你有BLOG,上论坛,请转载这篇新闻:《厦门百亿化工项目安危争议》;转载国内合法发行的报纸上的新闻也不是罪,你不会被抓的。

3、如果还是害怕,就在近期之内多跟你的朋友、家人、同事议论这件事——他们说不定全不知情。

4、如果你还是怕,那就告诉最好的朋友及家人。

5、如果你不怕,还应该告诉漳州、泉州的朋友,他们一样处于危险之中。……

《厦门人民这么办》2

……3、请鼓励更多人直接到厦门市图书馆(厦门市体育路95号文化艺术中心内)领取文字本《厦门市重点区域(海沧南部地区)功能定位与空间布局的环境影响评价》,这是合法的散步,以人气表示我们的反对;

5、不要只停留在口头抱怨,拨打专线电话0592-5745678,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我们要将反对送达;……6、将你的意见(及相关部门的回复)发表在自己的BLOG上,跟贴在相关的新闻后面,可能的话,形成给媒体的文章;这些备份同时也是证据。……

我只选了一部份,文章很长,我们可以看到莲老师给大家鼓气加油,出谋划策,建议大家发表博客、上论坛、转载,一直到“散步”,莲老师自己走在维权的前列,写了战斗力爆表的檄文……我至今都没有莲老师当年的壮举,也没有他那样的勇敢,所以我佩服当年的他,尊重当年的他。

莲老师是2013年3月24日发布的第一篇公号文,2015年6月3日接到第一篇广告,客户是杜蕾斯,看他接到广告我还替他感到高兴,后来看到莲老师的某些观点我不同意,就很客气的留言跟他商讨,结果被拉黑了。

但即使如此我也没在意,看到他写得好的文章,我会用其他的号码给他打赏,直到他2020年3月24日写下一篇文章,他在文章结尾说:

“……别再用纳税人的钱养一堆作家了,别以为养着他们就自然是你的吹鼓手,更大可能是享受你的待遇、福利与特权,还要搏一搏反体制的美名……”

他这是在说方方,其实他忘了,他自己正是靠着“反体制”的美名积攒起来了第一波粉丝和流量,现在摇身一变,上岸了?

莲老师当年对体制和体制内的人批判,那叫一个犀利,比如莲老师曾过一篇《公务员为什么是小偷和强盗?》其中写到:

……干了活就该收钱,更是谬误。比如,计生系统的公务员,干的活越多,反人类的罪行就越重;税收系统的公务员,干的活越多,民众的收入就越低;海关的公务员,干的活越多,进口商品的价格就越高……他们不仅没有创造价值,还毁灭价值,阻挠他人创造价值。这种活本该受罚,怎么好意思拿工资?

反体制反到这种程度的莲老师,怎么好意思指责方方在博“反体制”的美名呢?何况我认为方方没有这么做——2020年的时候方方已经65岁了了,功成名就,有文名,有清誉,物质生活也有保障,即使仍有虚荣心,也大可写点儿其他文字,没必要冒着“被煽颠”的风险写这些封城日记,是不是?

莲老师这是借着方方的人头想交个投名状罢了。

选谁都不如选方方,而且莲老师的时间选的特别好。

刚开始方方日记得到了大家的追捧,他一声不吭,等到3月下旬武汉疫情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紧张并且传出方方日记将在海外出版的时候,网上风向陡变,开始网暴方方,公号《犀利声》在2020年3月20日发表《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作者假冒一名16岁的高中生,写了一篇很恶心的文章,短短一个小时迅速冲上十万加,此后几天内更是引起非常多的讨论,隔了3天,莲老师那篇含沙射影的文章就出台了,他这个点儿卡得很准,既安全,又表了忠心,还博了美名。

我估计莲老师在2020年往后的一两年里,可能是有些焦虑的,因为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莲老师表现的有点儿过于殷勤了:他盛赞某手机掌门人是伟大的企业家、吹嘘内地很快就会出现取代香港的城市、一会儿说去美国会死于9.11,一会儿说去日本会死于奥姆真理教,甚至非常反智的说“民主使人反智”、“民主使人短视”的话来(莲老师真该好好学习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image

为了碎银几两,莲老师也是拼了,一把嘎嘎硬的老骨头,不知道咋就变成了酥鸡架?莲老师在回答截图中读者留言时有没有想过很现实的一个问题:

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的原因就是因为反智和短视?

我觉得他本不必如此下作,哪怕从此不关心社会,不关心政治,不关心突发事件,你就好好写你的情感专栏,照样会收获很多打赏和尊重,人们也无话可说,问题的关键在于后来为了挣钱,或者说为了保号,莲老师有点儿不顾读书人的基本体面了,好好一个有风骨知识分子的形象,硬被他玩儿成了一副油水脸,太可惜了。

比莲老师还大的号我也见过,人家就只写情感,不谈政治,我觉得这不是挺好吗?所以我有点儿想不明白莲老师为啥会如此主动去做一些丧失人格的事情。

人人离不开钱,但身为读书人,除了钱,最大的立身之本是不趋炎附势,是永远以批判者的姿态存在,因为批判性是文学的天然使命。

我以前曾写文批他从作家变成了商人,今天我要收回这句话了,我觉得莲老师已经不是商人,因为商人也不是所有的钱都挣,商人也是要人格的。

公号江湖也蛮有意思,我相信公号的管理团队每天看着写手们这么折腾,可能有时候也禁不住要笑——昨天这个突然偷袭的公布作者IP的做法让很多身在国内的“国际写手”现了原形,也让很多身在国外的离岸爱国者瞬间被发现在沙滩上裸泳,莲老师大概是最典型的一位了。

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

首先莲老师有去日本的自由,不管看病还是旅游,都没啥,包括他向读者撒谎,先是说去旅游,后又说是看病,我觉得这些都没啥大问题,因为去哪里是莲老师自己的事情,只要不违法,这事儿谁也管不着,而且即使撒点儿小谎,也不构成人格缺陷,最多算是私德有点儿亏欠,跟公众关系不大。

莲老师的问题在于他用自己实际行动向公众撒了一个弥天大谎——你骗一两个你的朋友、家人,都是私事,跟公众关系不大,但是你骗了几十万乃至上百万人,那这个问题就大了,因为这些人给你打赏,给你钱,托付给你信任,相信你说的话,甚至你已经是很多人的精神教父,结果人们发现你不是高洁的教父,而是贪财好色,满嘴谎言的骗子,这肯定交代不过去。

你利用了公众的善良来达成你自己的目标,却背弃了自己向他们宣称的价值观和行为准则,这是卑劣的行为。

为什么这么说?我说说我的看法。

莲老师一直盛赞国内的防疫政策,也多次表示了自己的拥护和遵守,更多次批评了欧美日等国的做法,莲老师最近3年左右的文章,我总结了一下,核心思想基本上是“中国必赢,美日必崩”,我试着搜了一下莲老师的文章,诸如2019年12月11日的《最好的发财机会,仍然在中国》,2020年12月18日的《未来一两年,最能保证生命与经济安全的,仍是中国》,等等诸如此类的文章有很多篇,读这些文章,其中大赞国内,痛斥美日的篇幅非常多,而且颇有“赢麻了”的感觉。

这说明了莲老师对国内的极度认可,对日本、美国的极度厌恶,我觉得这没有问题,因为这也是个人自由,但是,你这么悄悄秘密的去了你鄙视的国家(看病or旅游)并且不跟大伙儿说一声,可能就不太好了。

从常识出发,谁会去一个自己厌恶的地方旅游、看病呢?而且,既然莲老师你盛赞我们的防疫政策,在防疫任务如此紧张的时期你跑去日本,您就是用这种实际行动来支持政府的防疫政策吗?

我们中国那么多医院看不了你的病?非要去能搞死人的奥姆真理教所在国去看病?您这是鄙视祖国的医疗水平呢,还是跪舔小日本呢?

您在疫情期间出境,跟您自己写的,号召大家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的文章是相反的,您有困难投奔日本的做法,也跟您日常在文章里大肆贬斥日本的文章是截然相反的。

莲老师是个言行不一的人。

我觉得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也是很多人对此不满的原因。

可以十分确定一件事:如果不是被系统显示出自己在日本,莲老师是不会告诉他的读者他去了日本,因为他知道自己曾经在读者面前写过怎样的文章,而他,想努力保持言行一致的公众形象。

看得出来莲老师这次是真急了,连“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这种市井小民经常发誓赌咒的俚语都用上了——至于吗,莲老师?

除了言行不一,莲老师最无耻的地方在于:每次出现被揭穿言行不一的险情,他都能利用自己滴水不漏的语言技巧和他的读者群体的愚蠢而顺利蒙混过关,他从没有一丝一毫的反省,从他的文字里你只能读到他化险为夷之后的洋洋自得和变本加厉的公然误导大众的既定方针坚决不动摇的决心。

“我知道你们知道我是伪君子,但是你们就是拿我没办法”,这是莲老师最炉火纯青的功夫。

莲老师这几年的读者群体和周某平的读者群体重叠度越来越高了,以前特讨厌周某平, 现在看来,周某至少公然承认自己就是自干五,他并不回避这一点,而莲老师,顶着自封的奥地利学派的自由主义者的帽子,做着舔屁眼儿的营生,米塞斯和哈耶克的棺材板不知道还能盖得住不?

哈耶克写过《通往奴役之路》,我看莲老师老了之后可以写一本自传《通往菊花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