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 档案卡
标题:胡锡进和吴晓波接连翻车,他们怎么就没信心了?
作者:木蹊说
来源:微信公众号“木蹊说”
发表日期:2022.5.9
主题归类:上海疫情
CDS收藏:网络话语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一直以来,作为舆论“向上”力量,胡锡进和吴晓波这两人,被很多人熟知。

总的来看,他们的言论一直是充满信心的,对主旋律的把握,也拿捏到位。

但这两人却在近期,纷纷翻了车。

5月5日至6日,胡锡进和吴晓波的两篇文章,引发了不少舆论共振。

但前者显示“被发布者删除”,后者则“因违规无法查看”,这太罕见了。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们的字里行间里,“丧气话”太多了。

file

01

胡锡进的文章说:

自私地讲,老胡有旱涝保收的退休金,清零对我最好。来一波疫情就别管花多大成本清零一次,我在家猫一阵,然后去安全的社会面嗨皮一阵,有啥不好的?

然而社会不能围着老胡这种退休者的利益转,我知道这个社会上还有很多人在愁工作,愁收入。一旦抗疫付出的经济成本比疫情传播对经济造成的打击还要大,情况就会变得很糟糕。

…….

作为既得利益者,能站在愁工作、愁收入的群体一边发声,将大疫之下如何让经济少受损失放在了重要位置。

即便很多不喜欢胡的朋友,都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imagev

不同于胡锡进的苦口婆心,吴晓波的叩问更为直接。

其文以“马某”的故事以及他们的过往和对话展开,进而引出“我们这是怎么了”的时代叩问。

通过“用数据说话”、“以史为鉴”让围观者很快产生了共情。

image

比如,在2015年到2017年的三年里,中国独角兽数量分别是20家、12家和21家,连年超过美国。

然而,到2019年,美国为58家,中国只有22家。

到去年,美国132家,中国仅区区3家。

另一张图,则描绘了这几年资本的撤退。

imagev

他认为当下出现了一些新的时代特征:某些共识的丧失;思想市场的断层;“马某”们的心意阑珊。

大家伙的创业创新的热情迅速消失,商业世界的“精气神”不见了。

毫无疑问,这两篇文章的基调都是偏悲观的,某种程度上,也是缺失了短期清零的信心。

image

02

当既得利益者都缺失了信心,可见当下有不少人也是缺少信心的,我们能从三个维度看出来:

第一维度,是民众抢购。

4月24日,北京爆发新一轮疫情的伊始,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有关人士已经明确告诉人们:

“目前全市生活必需品市场货源供应充足,交易正常。”

但是,民众听了这席话,很快就跑去囤货与抢购物资,以至于一度出现不少货架空空、骑手无法配送的紧张局面。

image

同样的事情,最近又在郑州发生了一遍。

虽然北京和郑州的补货速度确实很快,但为什么大家失去信心了呢?

因为有上海的前车之鉴。

物资供应充足是可信的,但能不能及时配送到民众手中,则是未知数,因为上海,很多人失去了信心。

imagev

第二维度,是马某某事件。

因为媒体的“马某”乌龙事件,引发了全民热议和资本市场的剧烈震动。

虽然官方很快将“马某”修正为“马某某”,但这起“来去匆匆”的事件,却将资本市场的不安全感暴露无遗。

image

第三维度,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与B站合作推出宣传片的“不被大风吹倒”,获得人们纷纷转发与点赞。

这个片子,一改往日的基调,强调现实中遇到了大风,青年应该站稳站牢。

后来,张朝阳还劝现在的小青年,不要再愣头努力了。

imagev

很多经济博主也在讨论,要改行做别的博主了。

imagev

这种悲观情绪,是在蔓延的。

以上这些热点,虽然会很快过去,但背后反映出的问题,却不容低估。

因为信心比黄金重要。

没有信心,也就没有黄金。

03

那么,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信心?

我认为,至少有二。

1、有消费的信心。

长期的社会静默,已经让很多的人的钱袋子,走向干涸。

企业被迫倒闭的,还不起贷款的,就业无路的…….甚至连明星都开始哭穷。

imagev

针对这些人,有些城市已经在发消费券了,也有的城市,给予了纾困政策。

比如,让银行延期收缴房贷,给受疫情影响的打工人,及时发放现金补助。

但不得不说,具体执行下来,效果是打折扣的。

有人表示,拿到补助的限制重重,比如要和阳性有密接,要有文件,要等……

鱼都要渴死了,等不起啊。

image

2 要尽快解决主要矛盾——上海。

不得不说,现在大家的情绪低迷,和上海在防疫中出现的种种失误是分不开的。

有拒绝重症的、有哄抬物价的、有贪污物资的、有层层加码的……

image

上海一社区干部向业主索要翡翠作为“抗疫物资”,气得业主怒砸奔驰

除了民生问题外,上海因封控超过1个月,很多心理问题也逐渐浮现。

据统计,4月以来,已有超过4成的上海居民呈现出抑郁情绪。

具体表现为频繁地感到低落、无望。

image

过去30天内,上海市民搜寻“心理咨询”等关键字的情形大幅增加253%,整体负面情绪达两年内高点。

长期的居家隔离、物资的短缺、收入的损失、对病毒的恐惧,都让人们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问题的解决,只能依托于实践。

作为中国经济的发动机,上海的沉静,关系到无数的企业,无数的产业链,和无数的就业人口。

所以,当务之急,要尽快控制住上海的疫情,戡除乱象。

同时,尽快给受疫情影响的人们,予以有效的经济补助。

哪怕是直接发钱呢?

现在的大家伙,真就需要一口氧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