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 审查月报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每月梳理中文互联网上的言论审查事件,介绍新闻背景和社会反响,并会附上相关阅读材料,还原那些“被消失”的内容。

【CDT 审查月报】2021年2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再次响起

二月突然出现了一个短暂的自由窗口,虽然只有短短一个星期,但是网民涌入日夜不停地谈论政治敏感话题,让华文的公共空间呈现出一种完全不同的面貌。在clubhouse上,许多新疆人现身,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的新疆故事。相比之下,在中国大陆,依然噤若寒蝉,耿潇男获刑、李翘楚被刑拘、玛丽莲梦六被判刑、辣笔小球等至少7人因诋毁诋毁戍边英雄被拘。也由此,中国民众悲悼一年前去世的李文亮医生,和他的那句话:“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CDT 审查月报】2021年1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一月是重复的一个月

新的一年似乎并没有新的开始,一切问题都是2020年的延续,甚至是重复。当北方疫情爆发的时候,石家庄、通化分别突然封城,一刀切的行政命令让许多人不知所措,甚至连基本生活也缺乏了保障。当民众开始纪念李文亮和武汉封城时发现,历史已经被悄然篡改,而网络上的“不正确的记忆”成为抵抗极权谎言的唯一方法。

就在中国民众纪念新冠疫情爆发和武汉封城一周年之际,中国北方疫情突然变得严重,许多地方进入“战时状态”,同时民众的生活也因严厉的防疫措施和封城大受影响,石家庄和通化两地的封城出现的问题,让民众想起一年前封城的武汉。

新冠疫情爆发整整一年之后,世卫组织专家终于得以进入中国大陆,对新冠病毒源头进行科学考察。科学家是否还能在武汉找到有用的东西吗?世界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而在新冠疫情爆发一周年时,一些人开始修改疫情历史,而民众和媒体开始了“不正确的记忆”。

【CDT 审查月报】2020年11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没有一个政权可恃暴力而传之久远

历史学家余英时曾指出,邓小平所构思的“资本主义”完全不是西方长期流行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系,而是“党”的完全掌握之下的“资本主义”,其模式大致如下:共产党变成一个大资本家集体,所有重大的企业都是所谓的“国企”,其实便是由党委控制的组织,所以应该称为“党企”。西方观察家把邓小平模式称作“国家资本主义”(state capitalism),其实并不准确,这是因为西方人不能想像有“党资本主义”(party capitalism)这样古怪的东西。

从“党资本主义”去看11月的中国,就不难理解民营企业家的遭遇,因为在这篇访谈中,余先生指出:除“党企”之外,当然也有私人或公私合营的企业,但它们也同样直接在“党”的控制之下。试想从银行贷款到运输工具等等,无一不需“党”的允许,离开“党”如何能运作?私人企业家偶有不听“党”的话,不是破产,便是入狱,甚至死刑。

【CDT 审查月报】2020年10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专制社会对自由的干预不会停息

10月23日,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在北京举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发表讲话时称,对待侵略者,就得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同他们对话。 “这就是以战止战、以武止戈,用胜利赢得和平、赢得尊重。”习近平在回顾这场与美国的战争时,依然重复着持续了70年的谎言,并在对外政策上强硬表态;

就在同一天,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通过视频连线在英国智库政策交流(Policy Exchange)用中文发表了题为《贵在坦诚:论中国与世界的关系》的演讲。他提醒民主国家说,中共的统战活动在全球各地悄悄展开,正在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改变西方人的思想和西方的民主制度。
这两场同一天出现的针锋相对的讲话,可以说是当下世界形势的一个缩影。

【CDT 审查月报】2020年9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反抗的日常形式

反抗在什么时候发生?在意识到我们是自由主体,并主动向权力说不的时候。反抗不一定总是轰轰烈烈,也可以在细微日常的地方静默进行。这种有意识的反抗,只要持之以恒,甚至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首先改变的是我们自己。由于我们活在世界之中,我们改变,世界必然跟着改变。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周保松在7月12日的网络讲座《公共生活的意义》中,与年轻人一起讨论,在公共领域的环境持续恶化、公民社会愈收愈紧、公共活动愈来愈少的今天,如何面对利维坦继续公共生活。若是以一种开放的态度回顾九月,面对利维坦的反抗不仅有轰轰烈烈的,也有在细微日常中静默进行的。在公共领域持续恶化的今天,无论哪一种姿势,都是一种有意识的反抗,都是主动对权力说不:正是在这里,辛辛那图挽救了自己获得自由。

【CDT 审查月报】2020年8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中共是全人类的威胁“

在《长平:中共的升级版「一九八四」宏图 》中,时评家长平指出了中共的雄心:向全世界输出极权。八月,中共的这种雄心显然在全方位的彰显:在国内,微博、微信、微信公众号、抖音等社交媒体再次遭到“严打”,各种审查一而再再而三的“清洗”各个领域的不同的声音;随着疫情而出现的健康码成了堂而皇之的监控利器;“光盘行动”以及可能到来的数字货币和电子粮票让人胆战心惊。在香港,国安法的实行让中共对香港自由人士的逮捕肆无忌惮。在新疆,一刀切的全封闭的管理让民众苦不堪言,连基本医疗救治都无法保障。在内蒙古,政府强行以“第二类双语教育”的名义在内蒙古所有学校用汉语取代蒙语进行教学。在国际上,经过多年的韬光养晦,中共通过经济、商业、文化、学术等活动输出的价值观已经成为自由世界的威胁……虽是酷暑,但中共的升级版的宏图“一九八四”让人不寒而栗的,亦如陈光诚在共和党全代会演讲中所说  :“中共是全人类的威胁。”

【CDT 审查月报】2020年7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从中国共产党手中确保我们的自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

七月,水灾、疫情、失业、香港国安法的实行、对自由言论的打击、对民怨的压制、对新闻媒体的管制、经济的下行,以及中美新冷战的到来,让七月的中国处于内外交困之中。然而,无论国内还是国际,人们渐渐达成一个共识:每一个人的自由都是不可分割的,从中共手中确保我们的自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使命。7月贵州安顺公交车特大事故,52岁的司机故意把公交车开进湖里,造成21人的死亡。这辆公交车就像一个巨大的隐喻:我们每一个在车上的人的命运都是相连的,如约翰·多恩的诗《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CDT 审查月报】2020年6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与权力争夺记忆

六月,是一个与权力争夺记忆的季节:从三十一年前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到一年前的香港反送中运动,再到年初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权力无孔不入迫不及待地提供一个叙述模板,控制着集体记忆,给国人输入一个“正确集体记忆”。正如奥威尔在《1984》中所说: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因此,如何摆脱官方的“正确集体记忆”呢?唯一的办法就是保存个人的卑微的记忆,与权力争夺记忆。纪念六四、为天安门母亲呐喊、悼念梁凌杰、记录疫情期间的不正确记忆、写下那些普通人的故事、在微博上留下一句真话,都可以说是中国民众在挑战官方的“正确集体记忆”,挑战权力对记忆的控制。

只要这个体制没有改变,六月的记忆就不会淡去。

【CDT 审查月报】2020年5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在荒诞中奋起反抗

五月出现了不少荒诞的事。如何与荒诞对抗?如何与极权之下的大规模的“完美之罪”对抗?法国作家加缪在《反抗者》中指出,此时,人的唯一出路便是“在荒诞中奋起反抗”,只有这样,才可以在荒诞与绝望中活下去。这正是中国民众正在努力的。从香港街头成千上万的游行民众,到中国网络流传的倡议书公开信,再到网络上每天层出不穷的政治笑话和讽刺,每一篇被删除的文章、被封的公号,再到每一句真话每一个笑声,都可视为是与极权主义的荒诞的一次格斗。

对于马保国的民间比武,学者赵士林认为:“格斗狂人”的重要意义远远不仅是打扒了几个江湖骗子,格斗狂人是在和虚伪格斗,和欺诈格斗,和流传久远、贻害无穷的骗子文化格斗。这对净化传统文化、净化社会风气无疑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同样地,每一次与极权主义的荒诞的格斗,都会有着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热闹的李云迪嫖娼案,被忽略的性工作者权利

【404档案馆】酷吏被抓了,但不许擅自拍手称快

解构新疆镇压:中共党国如何治疆?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电报频道:简中赛博坟场

推特账号:Chinese For Uyghurs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