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

唐映红 | 不能再搬起朝鲜砸自己脚了

与前几年抵制日本的闹剧一样,抵制韩国的闹剧到了这个时候,演变成了扑火。像我所在的偏居一隅的地方高校,相关部门也紧急发布了从上而下的通知,要求所有学生干部、学生党员要带头做好模仿作用,不准参与、转发任何...

阅读更多

台湾:核电厂风险极高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1年3月16日] 日本在面临有史以来 最大的地震 后, 福岛核电厂 接连面临反应炉爆炸与冷却系统故障,这使得全球已经警觉到核电厂潜在的危险。 在2011年311日本大地震过后一天,在德国有 数以万计的环保人士 上街游行,要求政府更换核能改用清洁能源。但是德国目前所受的核能威胁远比日本和台湾低很多,因为相对于亚洲坐落在 环太平洋火山带 上,德国并未处于活动地震带上。 台湾垦丁海边旁边的核电厂,由Flickr使用者提供。 目前隶属日本的三十七万八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 十七座核电厂 ,而在2018年前将会有三个核电厂启动运转。台湾只有三万六千平方公里,但却有 三个核电厂 ,而第四个正在建造。由此可见,核电厂在台湾的密度着实比日本高上许多,所以你可以想像当台湾人看到日本福岛这次的惨况,心里到底做何感想了。 高风险 朱淑娟指出 台湾核电厂受地震袭击的风险可说是非常高: 核电厂距离经过金山海岸的“山脚断层”只有5到7公里。核四厂址5公里内就有6条“非活动断层”,且贡寮核四厂址的半径80公里海域内,有70几座海底火山,其中的11座更处于活火山的状态。 核一厂耐震设计是0.3g,核二、核三、核四为0.4g,远不如日本核电厂原本的耐震设计0.6g(g为重力加速度)。日本核电厂为了因应强震,已开始进行耐震强度提升工程到1.0g,但台湾却仍无视于地震的威胁。 因为地理上的相似性,日本核电厂内的专家- 菊地洋一 特别提出警告,因为台湾的核电厂可能会有与日本有相同结构上的问题。 台湾的核一、核二厂所用的反应炉与日本都是属于同一型,而且两国都是多地震国家,所以在日本发生的问题,台湾不可能会没有问题。 最近的 BWR 型属使用最高品质的 SUS316L 制造 (材料的质地较软,因此较不容易产生裂痕的现象) ;各电力公司一再强调,这种材料绝对不会发生裂痕问题。可是实际上它还是发生了,这次日本东京电力公司隐瞒事件(注: 2002年 )中也发现,其它的部分同样也有裂痕。 总而言之,台湾的核电厂有可能会遇到跟福岛核电厂一样遭到自然因素破坏的状况。 核电厂将于2011年启用 仅管引起许多民众与专家的不安与疑问,台湾政府仍然计划为了庆祝中华民国建立一百周年,决定在2011年前启动第四座核电厂。在福岛事件发生后,政府声称第四核电厂的运行将会延期,不过对于安全措施的行程表迟迟没有透露,而第四核电厂的建设也并未停止。 台湾第四座核能发电厂,由Flickr使用者王颢中提供。 在2010年八月日本与台湾环保人士的集会中,有些 参加者警告 过度匆忙的核能建设可能在未来会导致灾难发生: 台湾只因行政院长一声令下,就被迫必须赶在明年完工的核四,与发生人类史上最惨烈核安事故的前苏联车诺比核电厂,竟然有许多相似之处。 1983年车诺比核电厂已有3座原子机组运转,而正在兴建中的四号机工程进度却大幅落后,核电厂厂长普力乌哈诺夫不敢表明工程延 误的事实,且适逢12月22日核能工业纪念日,苏联政府希望机组能赶在这个国家纪念日完工。于是电厂不计一切手段,变更原本设计及材料,终于赶在当日完 工。接下来,竟又省略许多必须的安全测试,赶在隔年3月27日商业运转。事后,厂长及大半主管获得表扬及奖金…1986年4月26日,车诺比电厂4号机在 机组测试中失控爆炸。 曾经在2008年爆发擅自变更设计、控制室也曾经被台风灭顶,如今 事故频传 ,却一样背负着“上级命令”赶工运转的核四,真的可以启动吗? 校对: Portnoy 作者 I-fan Lin · 译者 GV 中文化小组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阅读更多

日本:夜跑文化成形

许多人习惯在夜间慢跑运动,人数超出你我预期,而且有与日俱增的趋势。 人们选择夜跑的一大原因是出于方便,对上班族格外具吸引力,最近在大阪城举办的夜跑比赛里,参加人数就很高。 现居大阪的Kiyoshi即 报名 参赛: 这场比赛要在平日夜间举行,我一开始还怀疑,“会有人参加吗?”,结果参赛人数达到560人,虽然活动场地是在大阪城里,大会还是分为五公里组和十公里组,人们平常无法在星期日参赛,或是根本从未参赛,在这场活动应该会觉得很轻松。 而且夜晚的氛围很吸引人,有些人在晚上比较放松,且周遭环境通常更适合跑步。 Carna[ 说明]自己喜欢夜跑的理由: 因为云层很厚、遮住月光、街道又在省电模式,跑步时有些昏暗,不过却也让我更加专心,夜跑的感觉很好,也不必担心晒伤。 现在还慢慢出现一股夜跑流行风潮,Lafino 试穿 加装LED灯的外套,就是针对夜间慢跑或步行设计。 就休闲角度,夜跑确实有其迷人之处,但若视为一种文化,夜跑和人及社会又有何关系? 一般人们不会将慢跑列入夜生活或次文化,但“ 东京午夜跑者 ”团体却不做此想,他们会在周末深夜在东京街头慢跑,其他人恐怕很难想像,不过在这群人眼中,夜跑是种逐渐形成的文化,而非运动。 该组织发起人已立定远大目标,全球之声也访问Shogo Otani,瞭解这位主办人如何看待这项活动,以及对未来有何想法。 问:你为何成立“东京午夜跑者”? 《Huge》杂志曾有篇专题报导,提到有个组织名为“纽约桥梁跑者”,成员会在夜间慢跑,杂志因此称之为“午夜跑者”,我们也想将这种态度带入东京,因此在今年初成立这个团体。 问:这个组织目的为何? 我们希望在现代东京引领潮流,发展出慢跑的反文化,其中迷人之处并非风格或外貌,而是能够享受自由,在21世纪散播嬉皮心态,重点在于透过慢跑表达“自由”。 问:在东京街头慢跑感觉如何? 我真的觉得很自由,觉得自己活在东京,也明白拥有朋友的重要性与快乐。 问:你希望有多少人加入?为什么? 70亿,我们在这个时代里,需要有这种目标。 问:你希望一年举办多少次活动? 目标是一个月两次、一年24次,未来成员也能参与活动筹备,若活动顺利,未来也许会更常举行,此刻非官方目标是每周举行,官方目标是每月一次。 问:有多少正式成员? 有两名联络人、一位网站管理员、一位文案,目前还在找摄影师及艺术总监,只要敲定人选,组织就会正式运作。 问:相较于纽约的团体,“东京午夜跑者”为何更值得媒体报导? “纽约桥梁跑者”是一群个人,人们基于自身意志,自发性地聚集在一起;“东京午夜跑者”则是种文化,希望传播至世界,所以目标人数是70亿,我们着重于想法和沟通,所以不只是街头文化,知识也很必要。 问:活动有何目的? 组织基本宗旨是“自由”,藉由散播想法及各种联系,希望持续创造新文化,我们的目标没有终点。 校对: Soup 作者 Jeremy Laughlin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阅读更多

菲律宾:政治犯的網絡狱中日记

菲律宾一名艺术家、记者兼社运人士自从遭政府拘禁后,便成立博客,记录自己的监狱体验及想法,他的亲友、其他艺术家、作家和一般民众也运用網絡,四处为他奔走,希望让他获释。 2011年2月13日,亚哥斯塔(Ericson Acosta)正准备驾驶汽艇,前往菲律宾东部岛屿萨马(Samar)的偏远乡镇圣荷黑,却遭到 军方逮捕 ,现场人士还取笑他带着电脑去乡间,但他遭指控为地下共产运动领袖一事,却令人完全笑不出来。 前总统艾洛优(Gloria Macapagal-Arroyo)执政时期,当时共有126人未经司法程序遭到杀害,另有27人失踪,亚哥斯塔被捕时,正在为当地撰写 人权报告书 。 军方讯问他后,以非法持有爆裂物罪名起诉,民间团体、作家、艺术家和他的亲友均严正驳斥不实,要求政府立刻无条件释放他。 亚哥斯塔目前仍监禁在萨马地区的Calbayog市监狱,人权联盟 KARAPATAN 指出,除了他之外,至2010年12月30日为止,菲律宾监狱内尚有353名政治犯。 起自前总统马可仕(Ferdinand Marcos)独裁时代,菲国政坛便不时出现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的运动,执政党长期骚扰、恫吓、甚至杀害批评政府的人士及社运份子,阻止他们争取缩短贫富差距及增加贫民权力。 此次要求释放亚哥斯塔的运动中,民众大量运用網絡工具,这一点与过去相当不同,相较于义大利哲学家Antonio Gramsci得等待近30年才出版《监狱手记》,亚哥斯塔的狱中日记定期刊登在 acostaprisondiary.blogspot.com 博客中。 其中记录许多监狱体验,例如4月13日的文章 提及 : 我可能还没适应目前牢房环境,因此白天几乎无法动笔,闷热程度令人无法喘气,囚室里没有天花板,唯一的窗户不到一尺,旁边又是两 座从不停歇的煤炭火炉,外头噪音令人发狂,有时似乎来自青少年,有时却又像僵尸,我和另外11名囚犯挤在这个狭小空间里,让人无法专心、也无法集中注意 力。 4月17日的文章 写道 : 对许多狱囚而言,会面与放风时间都令人无比期待。 会客室大小几乎是一般囚房的三倍,也同时做为活动空间使用,每间牢房平均都有12名囚犯,每星期都有一次可在会客室待几小时,囚犯能趁这个机会透透气,纵 然不是新鲜空气也无妨。囚室内几乎吸不到氧气,尤其在早上十点至下午三点格外明显,故犯人们都很期待每个礼拜一回的会客时间。 博客里也有亚哥斯塔在狱中的 想法 : 在我遭到非法逮捕及羁押之前,我早已觉得自己基于种种目的和原因,和社区关系已变得疏远而模糊,为了全心投入反封建、反法西斯的集体运动,为乡村贫农及农村劳工争取权益,这是必然的结果。 脱离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其实牺牲很大…其中当然也有浪漫的成分,且身为诗人,我从未遗忘稻田与赤脚孩童的朴实画面,也从未忘记蟋蟀和乌鸦的原始叫声,不过有时在自省时刻,也会觉得自己好像脱离了诗歌。 亚哥斯塔的狱中诗作请见 Ikatlong Sundang: SIPAT 博客。 “释放亚哥斯塔运动”主持人除了代替他张贴狱中日记,也建立 網絡连署 活动与 Facebook页面 ,本文撰写之时,已累积788人参与。 这项行动的博客 freeacosta.blogspot.com 中,汇整愈来愈多声明、证词及其他文章,显示活动声势仍在增强,菲律宾争取政治犯获释的路途也会继续进行下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5k6998hGw8 校对: Soup 作者 Karlo Mikhail Mongaya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阅读更多

东亚民主转型的经验解释

日本在明治维新后出现了“ 民权 论”与“国权论”的争论和斗争, 民权 论者希望效仿英国建立议会制度,以自由 民主 的政治模式带动经济社会革新和发展。但 民权 论最终被国权论所取代, 民权 论者被从权力阶层中放逐,日本走上了日式君主立宪制的发展道路。 …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