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Metoo

江湖有个小五 | 弦子诉朱军案明日开庭:她说想过可能败诉,但结果对自己很重要

过去两年间,弦子为了开庭做了很多准备。为了寻找尽可能完备的证据,她不得不一遍又一遍重新「回到」2014年,那是弦子去派出所报警的时间节点。她在脑中一遍遍回忆当时,并尽可能多与该事件有联系的人发生关联,以期从中找寻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

 

她也曾数次徘徊在法院门口,一遍遍要求法院尽快开庭。两年后,她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见不到关键的卷宗,2018年的第一次庭前会议,朱军的代理律师否认了那间化妆室里发生的一切,甚至声称弦子有妄想症。后来,她去北医六院做精神鉴定,查出抑郁焦虑的状态但明确排除了妄想症。

阅读更多

【微博】弦子:这几天常被问到:18年发声后你经历了什么?

CDT编者按:弦子自2018年10月25日向法院控告朱军性骚扰之后,此案于2020年12月4日开庭,此为当事人弦子在开庭前夕在微博上的发帖。   这几天常被问到:18年发声后你经历了什么? 有很困难的时候,就好像当18年第一次庭前会议被对方律师质疑为妄想症时,不得不去医院做精神鉴定:我不再有任何隐私与尊严,无论对方提出什么指控,都要用尽全力自证。 可也有很好很好的时候,因为站出来,我被那么多有相似经历的女孩们找到,也找到了那么多女孩...

阅读更多

回声Huisheng | 何谦,知晓你姓名时刻,我们与你同在

我们估计庭审要进行几个小时,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商量可以准备一些心意等被告出来,我们决定愿意出镜的人一起录一段表示鼓励的视频,然后每人写一封信,等庭审结束后当面交给她们:
@Joelia 说:“感谢这些勇敢的女孩子说出自己的故事,她们鼓励了更多的女性站出来,metoo运动,我与你同在。”

@姜悲悲 说:“今天不仅是何谦‘知晓我姓名’的时刻,也是米兔运动正当性的审判时刻。我们期待一个正义的结果,我们和受到伤害的女性与为她们发声的人们站在一起,这一次,下一次,每一次,永远如此。”

小伙伴@恶魔魔 一路带着自己手工制作的标语牌过来,说:“何谦加油,在反抗父权的道路上你不是一个人,你不会孤单!另外我还想对邓飞说:管不住的东西,就别留着了吧!”

阅读更多

BIE别的 | 我在铁笼里绝食了24小时,为一个女孩画了47遍曾性侵她的人

我面前是一个九平米的正方形禁闭空间,左下角一张床,右上角一个马桶,床上放着纸、笔,一瓶娃哈哈矿泉水,牢笼内外,两个摄像头、一个手机,从三个角度把笼子围剿起来,不间断地进行着直播。 没有手机、书本或者任何可供娱乐的工具,不能说话、不能吃饭,只能喝水。我要在这个笼子里呆上 24 个小时,而任务只有一个 —— 用类似刑侦画像的方式,通过他人对照片的描述和自己的想象,为五年前对花花实施性侵的知名公益人雷闯不间断画像。 这个艺术项目的名字叫做...

阅读更多

时代就这样 | 又一个银杏伙伴被「俺也一样」,你们却只是只敢小声讨论

2020年4月17日,电台节目「不合时宜Weirdo」的主播若含在「过了6年,我终于说出了这个秘密」中,说了自己曾经被严重性侵的经历。 被公开指认的这位性侵嫌疑犯是2017届银杏伙伴,当时所在的机构是新南社会发展中心,目前这位「伙伴」的身份是成都市武侯社区发展基金会秘书长。   在2019年社会影响力投资论坛年会的嘉宾介绍中,可以看到这位秘书长的身份还有两个,分别是银杏伙伴和菁莪学者。...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香港抗争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