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化

城市的地得|另一种清零:西安的悲剧时刻

他们都没有以一个“独立的个人”来判断,而是把自己仅仅看成是流程的一个环节,一个“螺丝钉”。这可能就是一些“极端案例”出现的原因。封城会带来物资运送困难,这是“经济规律”,但是能够出现看病苦难、打人或者录视频道歉,则是另一回事。这是“底层”本身出了问题。在中国传统社会中,一直都有底层人的“相互通融”(当然也并不会全部奏效),这次在西安,我们看到的全是“铁面无私”和超强的执行力。

阅读更多

Matters|JV:我的体制见闻录

三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因受老同事的力竭引荐,我得到一个进入体制的机会,开始在BJ市国资委下属的一家市级国企工作。这样的机会,对于我这样在皇城根下,毫无盘根背景的北漂而言,实在是犹如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一般,可遇而不可期。

大学毕业之后,在北京只身闯荡的我,一直都在体制外的民企打拼,十年下来,虽换过几家公司,但也都是靠着自身本事糊口度日,日积月累拼攒浅历。回想当年的我,可以为一次竞标提案连续熬夜加班两天两夜,也可以因为筹备一次公关活动,无休连轴的工作两个月,还会为了多拿一千块的奖金,逼着自己在一天内赶出一个市场调研报告,可谓饱受多年社会主义资本家的榨取摧残,以至于在得到进入体制机会的一刻,我是没有太多犹豫的。而且老同事当时也一再劝说,表示既过而立之年,就不能太忽视身心疲劳,也不能太冷落家室人情,国企体制的编制岗位机会很少,「稳定」比什么都重要,于是最后就趁水推舟,半顺半从的进入体制了。

阅读更多

黑羊公社|通化封城背后真的只有懒政和一刀切吗?压力型体制或许才是答案

压力型体制使得地方政府必须调动自身最大能力和全部资源来做好该项工作,如果目标未能达成,官员必将丢掉「乌纱帽」。对于防疫乱象我们通常会指责官员懒政、「一刀切」,将问题原因归结为官员个人能力和道德品质原因,这可能是原因之一,但应该不是问题的根源。

防疫相对于其他目标更为特殊,这项任务的紧急性、突发性使得地方政府很难采用通常的「选择性执行」来应对过大的压力。于是官员作为理性的经济人,在压力型体制影响下,抱着「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愿放过一个」的态度推行防疫政策。

阅读更多

人间theLivings|城管队伍里,那个被嘲笑的老实人决定考编

阿水的到来让范小胖想通了很多事,多年来,他受父母严格的管教,没什么自由,别人的鄙视、找不到媳妇,这些都无所谓,只要能考入编制,这些事好像都能迎刃而解。 配图 |《十二公民》剧照 1 第一次见范小胖,城管中队的李队其实不太满意,可能是被他的胖给惊到了,也有可能是觉得这个孩子年龄不大又腼腆,不适合干协管。...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