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墙国精选

墙外楼 | 方滨兴拜年 近万个〝滚〞吓退防火墙之父

中国的农历新年到了,一直被中国网民视为天敌的网路长城防火墻〝GFW之父〞,北京邮电大学校长的方滨兴在微博发布一则网贴给网友拜年。虽然其关闭了评论功能,但还是被上万的网友用转发的形式,给以其〝拜年贴〞回复。网友说,悲剧啊!方滨兴给大家拜年,结果收获了近1万个的〝滚〞字…. 2月9日下午3点多,方滨兴在微博发布一则网贴说:〝方滨兴给大家拜年啦! 蛇年万事胜意!顺祝北邮信息与通信工程学科位列全国之首 信院师承邮电门, 通今博古育达人; 学富五车仍登攀, 科海无涯惟檀痕。 北风荡霾数踪尘, 邮童快马传轴文; 排山倒海挡不住, 名领风骚比孤岑。 全赢百校奖功臣, 国士苦觅心如焚; 第令他年异峰起, 一啸冲天傲昆仑。〞 该贴一出,立即引发众网友的强势关注。虽然方滨兴关闭了评论功能,众网友纷纷用〝拜年贴〞以转发的形式给以回复。不到一天时间,在近万条的回复中,内容几乎清一色的一个〝滚〞。吓得方滨兴不但关闭了评论功能,甚至网友的上万条回复查看功能也给关闭了。 2月10日网友〝法大何兵〞表示:昨天,有位大学校长在网上给大家拜年,结果收到上万条回复〝滚〞。只要这样的人继续担任大学校长,中国就无希望。 网友〝德斯达尼〞说:大年初一一早起来就看见北邮的方滨兴校长在微博上拜年,方校长知道形势不对先关了评论,随后在转发环节赢得了上万个〝滚〞,气势排山倒海。 刘剑:我擦 这校长是有多坏才能攒够那么多〝滚〞。 转无上轮: 要是一人一口唾沫,肯定能淹死这个王八蛋。 落叶飘零:滚!再滚远些! 闻泽:哈哈!悲情校长。 新房客zj:人活成这样,真悲哀。 王简爱:呵呵,自绝于人民,死路一条。 腾迅微博网友〝落叶飘零〞表示:刚去看了下,也助了下兴,已经1万多个滚了!评论关了。除夕唯一一个被这么多人骂,而且不敢还击的人。 腾迅微博网友〝王面面〞表示:1万多个〝滚〞太客气了点。必须滚他丫的~。他要是来腾讯,目测十万个〝滚〞起步。 东方雨: 蛇年第一搞〝笑〞 拜年贴 哈哈哈哈。 ————- 微博拜年如今是中国大陆的时尚。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在新浪微博上给大家的拜年帖子,尤其引人关注。据网友发帖称,方滨兴的拜在几小时内被咒骂七千多次,虽然他的微博关闭了评论,却还是惹来众网友们的拍砖唾骂。   一直被中国网民视为天敌的方滨兴22号晚8:36点在微博发贴给大家拜年,祝各位龙年新春快乐! [北]风荡雾霾, [邮]童寄情怀。 [方]吋亦有道, [滨]岭觅良才。 [兴]国壮士在, [拜]君栋梁材。 [新]龙踏云端, [春]迎百花开。   网友有冇在微博上转发信息说,有一条拜年的微博在几个小时内被咒骂了七千多次 。指的就是方滨兴发的这个拜年诗。   同时,他还转发了大陆作家慕容雪村微博说:这位是阿道夫.艾希曼一类的人。当士兵瞄准平民时,他帮助校正准星。目前,尽管方滨兴关闭了评论功能,但转发此贴或到新浪微博搜索〝方滨兴〞3个字,还是能看其被万人唾骂的壮观场景。   方滨兴遭网友唾骂   nico12:方滨兴来来回回就是藏头诗,见不得人的狗东西,快去死吧。   MapReduce : 滚,方滨兴这2B大过年的出来恶心人。    @辛晓晨Alex:请大家一起来唾弃方滨兴这位GFW的主要设计者,互联网审查毒害中国,而这位方校长,也一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值此新春佳节,我祝您的防火墻GFW早日分崩离析,更祝所有中国人都能自由的享受互联网!   医学插画师阿杜:同样祝福方滨兴快烂掉。   兔老婆:方滨兴原来中国网路的自由 就是被你这个畜生截断的???   yaqiru:以后我天天上你这里骂你这条狗,我有的是时间陪狗玩。前几天我刚买了100个微博帐户。   熊小呆-sd:方滨兴无论你有什么理由,互联网的自由和开放式不可阻挡的。GFW应当是对外的而不是对内的,你弄错了枪口,最后只能打伤你自己。   洗头: 国内实名制的危害之一,举例说明:如果再有这样的泄密事件,泄漏的可能不仅仅是账户密码了,而是像这样的信息——方滨兴: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豪景佳苑2楼2101号,身份证号230103196007175511   自称不成:用方滨兴的身份证认证微博帐号,系统提示〝错误:此身份证已被使用太多次……   拒绝忽悠:这就是那个帮助这个监狱建立高墻的煞笔。人人得而诛之!!!会比他的主子死的更惨!!!   今朝有酒醉:经常想上Google上不了的,经常打开网页就是404的,上不了youtube 的,上不了推特的 — 在这新春佳节,共同向〝国家防火墻〞的创屎人 @方滨兴,致以最崇高的问候:艹你大爷的。   胡涂大人:从推特同步过来的图片,不能正常显示和访问。这个时候忒想问候GFxxxW和方滨兴。   胡强Jankhu: 十年生死两茫茫,百度兴,谷歌亡。瑞星金山,卡巴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推特死,脸书墙。人人开心忽还乡,马化腾,山寨王。新浪微博,推特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方滨兴,艹你娘!   韩令国:这个春节给网民带来快乐的是微博,在这里不仅在年夜时逮到了方滨兴痛骂,还看到了美国间谍 @司马男 在回国时被门挤坏了恼袋,让所有人都有种大快人心   kfzr11: 这个春节哈尔滨火了,悬崖热播,还有和哈尔滨有关联的三个人也火了一把,孔庆东骂港人是狗; 司马南在米国坐个滚梯脑袋被夹;方滨兴拜个年引一片骂声。作为哈市人是该觉得高兴呢还是觉得悲哀。   noha:刚才看了方滨兴的微博,真是太怪了啊,一条拜年的博转近万次,评论数是0!看了转发理由才明白,一个过到这份儿上的人竟然还在坚强的活着,内心该是多么的强悍啊。 ——–   方滨兴中国防火墻之父   方滨兴2007年12月至今任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是中国网络防火长城(GFW)关键部分的首要设计师,被网民称为〝中国防火墻之父〞。   2010年12月20日,方滨兴在新浪网开通了新浪微博,引来了大量网民〝围观〞,不久转化为对方〝围攻〞。约一天后,方的微博进入冻结状态。   2011年2月,方滨兴在接受《环球时报》英文版采访时称在自己的家用电脑上有6个VPN用以测试防火长城。对于微博上网民对自己的攻击,方滨兴认为是自己〝为国家作出的牺牲〞。   2011年5月19日有网民在微博透露〝下午方滨兴将出现在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B座4楼〞,很快在网络上开始了一场〝悬赏〞袭击方滨兴的活动。当天下午,方滨兴在武汉大学教学大楼下车时,遭学生从背后扔鞋子。   2011年11月17日,方滨兴重启新浪微博,但关闭了评论功能。   11月18日,北京邮电大学的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网站遭到黑客攻击,首页内容被篡改成一个类似于〝愤怒的小鸟〞的游戏,只不过〝愤怒的小鸟〞游戏中的打击目标从绿皮猪换成了方滨兴的头像,武器也由小鸟换成了鞋子。

阅读更多

冷眼 | 体育民族主义简史

近三十年,在中国,体育与民族主义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这种体育民族主义在80年代表现为“走向世界”,重在自强,而非排外;在90年代重回“冷战”,从自强偏移为排外,重在内部的集体动员;21世纪形成天朝心理,放弃世界观,回到天下观。 80年代:走向世界 1981年,“扬眉吐气”成为风靡中国的关键词,在体育新闻中频频出现。4月,中国乒乓球队囊括第3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七项冠军,除了两项团体项目无法同时获得亚军,其余五项单项亚军也被中国队拿下,创造了世乒赛历史纪录。由于1959年容国团在第2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得男单冠军,已经透支了举国关注的兴奋度,中国乒乓球队在1981年不是最为瞩目的对象。 更让举国上下欣喜若狂的是,中国的“大球情结”终于得到满足。“大球情结”是“球籍焦虑”在体育上的折射,“被开除球籍”的焦虑,在中国足球那里演变为一句著名的口号:“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这一年,中国男足先后击败朝鲜队、科威特队、沙特队,中国男排大胜苏联队。 秋末冬初,“扬眉吐气”达到了高潮。11月,第三届世界杯女子排球赛在日本东京举行,中国女排连克巴西、苏联、保加利亚、古巴、南朝鲜(当时中国尚未和韩国建交)、美国,最后战胜上届冠军日本队,七战全胜,获得世界冠军。当时,没有人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开端,很快还将迎来女排“五连冠”的梦幻历程。 第一次在三大球(篮球、排球、足球)项目有了历史性的突破,举国欢腾。女排姑娘,立即成为民族英雄。第二天的《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发了大红标题的新闻报道《刻苦锻炼 顽强战斗 七战七捷 为国争光》,配发了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学习女排,振兴中华》。这篇评论指出:“用中国女排的这种精神去搞现代化建设,何愁现代化不能实现?”接着称赞了群众的爱国热情,同时也批评了一些“不文明的举动”。 把体育运动与爱国主义紧密联系在一起,赋予了体育过多的附加价值。但是,从此前的“全民皆兵”到此时的“全民看球”,公众的焦点从战争转移为体育,也是“拨乱反正”的一部分。《人民日报》的评论也力图把爱国主义限定在“文明”的范围里,对“损坏公物、堵塞交通、对外宾无礼”的举动进行了批评,认为“这和爱国主义毫无共同之处”。 遗憾的是,媒体和公众沉浸在狂欢之中,没有对这些问题进行深入讨论。“损坏公物”,当然应该避免,但是损坏他人的私有财产,是否也应同样避免?何谓“堵塞交通”?是否先赋予公众在公共场合集会的权利,再来讨论“堵塞交通”的问题?否则,所有的集会,都会以“堵塞交通”为由被禁止。“对外宾无礼”显然不妥,如果有内宾表达对“爱国主义”的不同看法,是尊重他发表不同观点的权利,还是将之视为“汉奸”,因而理直气壮的“非礼”? 这些问题在当时没有成为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时的民族主义主要是内向型的,重在自强,不在排外。但随后在内地热播的香港连续剧《霍元甲》,塑造了“东亚病夫”的悲情叙事,身体竞技成为一雪国耻的终南捷径,这种思维模式影响深远。 90年代:重回冷战 2010年11月1日,也就是写作此文的时候,新华网发表署名文章,指出“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抗击汶川大地震、舟曲泥石流灾害等重大事件”,证明了“中国政治体制的高效率”。1990年的北京亚运会和1991年的华东水灾,同样具有这种效用,两者共同扭转了一度“人心涣散”的局面,营造了“万众一心”的氛围。可以这样说,奥运会和汶川大地震、世博会和舟曲泥石流灾害的宣传和动员模式,至少可以追溯到亚运会和华东水灾。 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世界范围内,日裔美国学者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广泛流传。但是中国重新面临冷战格局,民族主义从内向型转变成外向型,从自强偏移为排外。 1994年,在日本广岛举办的第12届亚运会上,日本代表队的小山智丽先后击败中国代表队的邓亚萍、乔红,夺得被中国队视为双保险的女单金牌。小山智丽,原名何智丽,前中国女子乒乓球国家队队员,1989年嫁给日本工程师小山英之,改名小山智丽。在比赛中,她每赢一球都会大喊“吆西”,这句普通的日语,在中国的影视剧中是日军的专用语言。小山智丽的“改旗易帜”,刺激了中国观众的神经,她的姓名一时成为汉奸、卖国贼的代名词,以至于很多年后她与日本丈夫离婚,这种纯属私人生活的事情被中国观众理解为“报应”。 当小山智丽还是何智丽的时候,遭遇了“让球风波”。1987年,在印度新德里举办的39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三位中国选手和一名韩国选手进入女单半决赛,组织决定何智丽必须输球,以便另一位中国选手胜出,应对韩国选手。何智丽拒绝让球,从半决赛中突围而出,并且最终战胜了韩国选手,获得女单冠军。虽然冠军最终属于中国,由于何智丽拒绝服从组织纪律,她受到批评教育,随后落选奥运会国家队名单。 如果一名外援来到中国,取中文名字,使用中国的呐喊助威方式,中国观众会称赞他入乡随俗,甚至认为这是一种国际主义精神。然而,在一种不断被放大的“冷战”氛围中,当中国运动员成为“海外兵团”,却会面临“卖国求荣”的指控。中国体育,尤其强调集体主义精神,但是中国体育的集体项目,成绩常常惨不忍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因为集体主义精神不够,还是因为个人的能力无法得到充分的展现? 在90年代,最让中国民众具有挫折感的体育事件,莫过于北京申请2000年奥运会失败。2000年,在中国具有特殊含义,它意味着现世的乌托邦。想象2000年,一度是中小学生的作文必备题目。成功地在2000年主办奥运会,等于兑现了乌托邦。可惜,这个美好的想象在1993年的秋天破碎。随后,媒体一方面调动悲情叙事,将这种失败描述为西方大国合围中国;一方面采取巫术疗法,纷纷报道某国神奇的巫师预言,悉尼无法顺利主办奥运会,最终还是北京接过了主办权。悲情叙事常在大报出现,巫术疗法常在小报出现,两者各有分工。 鉴于中国准备继续申办奥运会,悲情叙事逐渐淡出,巫术疗法则持之以恒,直至90年代末,还有媒体报道悉尼筹备奥运会如何进展缓慢,可能无法胜任,会移交主办权给北京。这种巫术疗法传统悠久,1987年的电影《京都球侠》集中表达了这种心理。这部电影颇有可看性,时间设定在晚清,一支由三教九流聚集而成的中国足球队,个个身怀绝技,甚至可以让足球自动滚向对方的球门,他们轻松地击败西洋队,但是清朝官员“卖国求荣”,拿他们问罪。把体育的失败归咎于汉奸、卖国贼,把体育的希望寄托于巫术,是《京都球侠》的中心思想。 21世纪:天朝心理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将“扬眉吐气”推向最高潮。80年代,中国足球的口号是“冲出亚洲,走向世界”。21世纪,“君临天下,万国来朝”成为新的景观。 一些学者主张放弃“世界观”,重回“天下观”:“世界观”被视为西方发明的普世价值,是西方世界的文化霸权,不适合中国国情;“天下观”建立在华夷之辨的基础上,强调中华位于中央,而四夷分居边缘,更符合大国崛起的定位。 在各个城市举办的国际级盛会,尤其符合“天下观”的想象:一方是“君临天下”,一方是“万国来朝”。东道主有时要为万国买单,这恰恰符合“天下观”的朝贡体系,只要万国承认东道主的地位,东道主“厚往薄来”在所不惜,这是大国的风度所在。这种朝贡体系,据说比世界观下的条约体系更和谐。条约体系虽然看上去符合契约精神,双方对等协商,但是这对于朝贡体系的天朝上国来说,恰恰是不平等的,因为天朝理应君临天下,不能与列国等量齐观。 “圣火”在世界各地的巡回传递,类似于巡狩天下。四夷应该心悦臣服,如果竟然有不同意见,自然需要口诛笔伐。有人反驳说,奥运会来自欧洲传统,如何成为中华盛典。对此,“天下观”论者早有准备,称为“礼失求诸野”,虽然这礼纯属“诸野”原创,并非天朝的失散传统。 维系“君临天下”的感觉,必须不断“万国来朝”。所以,各个城市轮流申请主办各种国际级盛会,在第二轮的亚运会即将举办之际,第二轮的奥运会申请已经提上议事日程。为了将“天下观”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体育赛事最好规模越来越大、级别越来越高。可惜目前中国尚未主办的国际级盛会,似乎只剩下世界杯的“第一次”有待申请。但这没有关系,因为举办过“前无来者,后无古人”的体育赛事之后,就有了天朝的资本。即使体育赛事在其他国家举办,天朝也可以对主办赛事的蛮夷之邦进行批评,因为天朝模式已经是不可企及的样板。 国人每次“扬眉吐气”,总要忆苦思甜,回顾“东亚病夫”的悲情故事。所谓“东亚病夫”,不仅指身体上的形销骨立,更是指政治、文化和思想上的弱不禁风。通过举国体制获得国际奖项,以此证明“东亚病夫”的说法无法成立,把中国问题等同为身体是否强壮(而且只是极少数优选的身体代表)的问题,这回避了政治、文化和思想问题,似乎灵魂无关紧要,身体才是国体的象征。即使在身体层面,举国体制也开始遭到批评,“金牌大国”和“体育小国”的畸形发展已是众矢之的。 在1993年的香港电影《黄飞鸿之狮王争霸》里,黄飞鸿这样说:“现在金牌在我黄某的手上,并非我赢了。大人为大显我民神威而办的这场狮王争霸,死伤这么多人,在世人面前,其实我们都输了。以小民之见,我们不只要练武强身,以抗外敌,更重要的还是广开民智,智武合一,那才是国富民强之道。区区一个牌子,能否改变国运?还请李大人三思。这金牌,留给您作纪念吧!” 举国体制如何与“天下观”并存?昔日“东亚病夫”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天朝上国拒绝“睁开眼睛看世界”,沉浸在“天下观”的想象之中。今天,重返“天下观”,究竟是重返天朝上国的辉煌,还是重蹈天朝上国的覆辙,这是一个不仅与体育有关的问题。混杂着极度自大和极度自卑的体育民族主义,如同兴奋剂,可以产生举国亢奋的奇效,却如黄飞鸿所说,不是国富民强之道。 (原载《新世纪》周刊2010年第44期,有改动)

阅读更多

Co-China周刊 | 陶杰:足球世界杯与法治

“中国的基本价值观与现代足球的情操精神完全相反,其无法融入国际主流,原因与打不进世界盃的核心比赛相同。” 世界杯开锣,一场人类的集体狂欢会开始了。因为电视网络,一个月之间,一个地球缩小成一个足球,六十亿人都随着一只小球旋转。 四年一度,都有人“考证”足球最早又是源自中国。连国际足协的网页也不忘加一笔:早在公元前三百年的战国时代,足球称为“蹴鞠”,“蹴”就是脚踢之意,水浒传里的一方之霸高俅也是足球迷。 然而用脚踢球,不等于“发明足球”。现代意义的足球不止是一场脚踢皮球的活动,而是附加了大量“文化增值”:足球的规律,从球场的划分到精密的罚则,无不体现“法治”二字。球证不是皇帝,没有人可以凌驾规则,球证是体育法律的执行者。还有教练、球衣、球星。足球成为资本主义市场全球化的体育消费,与三千年前的“蹴鞠”没有甚么关系,声称“足球是中国人的发明”,是精神胜利的自我慰藉。没有法治,就与现代的足球绝缘——足球讲究团队的合作,也容许英雄的个性发挥;足球是公正的竞技,也隐含部落的战争意识;足球既是全球一体化、天下大同的宏观节目,却又拥有民族主义狭小的心理国界。足球是一种哲学:矛盾中有统一,野性与理性共融,只因厚厚地多了一层现代西方法治文化的增值。 中国政治文化无法孕育足球这样一个神奇而伟大的游戏。涣散的惰性,内斗的基因,“宁我负天下人、莫教天下人负我”的绝对私利思想;“人怕出名猪怕肥”、“枪打出头鸟”的集体平庸主义意识,中国的基本价值观与现代足球的情操精神完全相反,其无法融入国际主流,原因与打不进世界杯的核心比赛相同。 世界杯与中国无缘,因为英式足球的法治意识,是为“现代性”(Modernity),中国的经济改革,只流于追求“现代化”(Modernization)。前者是精神,后者是物质,套一个中国流行的滥词:前者是“软件”,后者是“硬件”。高薪礼聘南斯拉夫的名家来当教练,与斥巨资购买德国的悬浮火车、建造三峡大坝一样,只是外观的改造,并无内涵之革新。 从战国时代的“蹴鞠”,到今日德国足球场上的世界杯,足球的现代化,显现了“文化增值”才是普世的智慧所在。用一个比较顽皮的譬喻:就像男女欢好,即使中国早在黄帝内经和素女经一类的性文化典籍之中,已经“发明”了“男上女下”的传统体姿。然而,今日却泛称为“传教士式”(Missionary Position),其“品牌”不幸为西方殖民主义者僣夺。感性的现代人却又一早为此一性爱的基本法“文化增值”:烛光晚餐和香水的诱惑,绵绵的情话和催情的轻音乐,柔软的席梦思和半瓶红酒佳酿,即使亚当夏娃最早发明了繁殖的“性-交”,法兰西民族却把这门原始的生理活动增值为“做-爱”,由性-交到做爱,其中附有意大利菜、红酒等消费商机,今天没有人有兴趣考究亚当夏娃当年是如何最先搞起来的,只知道阿伦狄龙和嘉芙莲丹露是性感浪漫的情欲偶像。 因为人不是牲畜,不止追求温饱,还需要想像和创造。想像和创造是人类其异于牲畜的生命意义的增值,此一增值的巨大差额,就叫做文明。把人头当球踢不是文明,在球场公平竞技才是,在二十一世纪,谁在文化增值的潮流占先,方可立足于强国之林,其他物质产品的提升和改变,通通都不算。 没有一个自由的环境,即无文化之增值;没有一个理性的社会,即无世界杯足球的同乐和共识。皮球是圆的,道理十分简单;但圆通的境界,却哲理深奥。在世界杯转播的电视机旁跟随着呐喊,并不表示已经真正参与了世界,虽然在豪饮和豪赌的盛世幻觉之中,有一样的亢奋和狂欢。 (陶杰:香港作家、媒体人。原文地址: http://lawlover.fyfz.cn/art/636146.htm )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