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七里河男童死亡

11月1日,甘肃省兰州市,一名煤气中毒的三岁男童,因防疫政策导致耽误救治,不幸身亡。

11月1日中午,家中开手抓肉店的妥先生一家出现煤气中毒的情况。他抢救完妻子后,发现躺在床上的三岁孩子也出现煤气中毒的昏迷现象。随即,他紧急拨打了社区电话、120、110,但是都无人接通。

12时40分左右,妥先生出门向社区求救,提出使用防疫工作人员车辆送孩子去医院,然而被拒绝。需要注意的是,这时孩子还有呼吸。之后,他继续向社区工作人员求助,但都遭到冷漠拒绝。社区人员唯一的关心的是,询问事主有没有核酸,但是虽然是封控小区,整个小区却连续10天没有人来给做核酸了。

最终,打通120电话,但是救护车并没有来。于是,妥先生扯开围挡,带孩子冲出门,一位街边的好心人替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去医院,并付了车费。在孩子死亡后,派出所民警才赶到医院。最终,法医给孩子做的尸检报告是煤气中毒死亡,医院的报告则是窒息死亡。

事件在网络发酵后,一位自称是社区前领导的人要求以个人名义,给家属10万人民币“私了”,并要求家属不得追究社区责任。但妥先生一家并没有签署,为的“只是想要一个说法”。

该事件在网络上引发公愤,更被认为是新冠“次生灾难”。三岁的孩子正好是在新冠疫情三年中成长的,因此被网友评价为“新冠三年,就是他的一生”。

目前,妥先生一家还没有等来,社区或者相关部门给的“说法”。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时间馆公民行动馆真理馆

CDT视频 CDT播客 CDT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CDT征稿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老萧杂说|兰州三龄童失救:无人对规则性谬误说“不”

兰州三龄童事故的全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对这种规则性谬误说“不”。但凡有一个人,在此问题上敢于截弯取直、去繁就简,悲剧就能避免。平庸的恶希望在集体的、规制的、技术的幌子下,逃避责任的重负。它不敢面对和实现善的深度。归根到底,这是一种逃避个人道德选择的不负责任。

阅读更多
  • 1
  • 2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