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

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现实意义(博文)

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现实意义(博文)    2011年 3月 24日 作者: 何清涟 至今距离前苏东共产主义国家倒台已有20余年,在捷克、波兰、东德等外铄型共产主义国家,清除共产主义污垢较为彻底。只有在共产主义政权最早出现且 成为世界革命中心的俄罗斯,一是根基甚深,二是克格勃特工出身的普京执政,当政的政治精英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来自前苏联安全部门,从而导致该国的“除垢”工 作根本不可能开始。 因此,当我看到“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圆桌讨论会近日在莫斯科举行这一消息时,感觉除垢工作在前共产主义大本营那厚重密闭的帷幕上掀开了一只小小的角。 这一圆桌会议由俄罗斯萨哈罗夫中心和纪念碑人权组织与捷克文化中心联合举办,会议的参加者包括了来自捷克,波兰,德国、俄罗斯的学者、人权人士、和 俄罗斯的反对派人士。与会者针对东欧前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社会转型过程中清算共产党统治历史,清除共产主义污垢的必要性、这一行动的意义、以及遭遇到的困难 和阻力进行了热烈讨论……> > 阅读全文 电邮此文   打印此页  

阅读更多

洪深:汪洋公开宣传官贵民轻六等级护官符:官、兵、士、伶、夷、民

第一是可保其升官的中央高官,第二是可以为其护驾的暴力维稳的军警,第三是可保其“舆论一律”的媒体记者(古为“士”之列),第四是可让其取乐和增添政绩的运动员——艺人古称伶人,第五是“国际友人”——洋人虽然贬称为夷人,但清代以来官都惧夷;第六才是P民“全省人民”、“广大市民”——“全省人民”、“广大市民”忍辱负重地承担了广州亚运带来的物价暴涨、交通限制、环境污染等等灾难,却只是最后一个添列感谢者。

阅读更多

中国矛盾(三)

除了春哥,中国人还信什么?可以说什么都不信,也可以说什么都信。中国人对 于信仰是属于实用主义的,无所谓信谁,好使就行。其实信仰这个行为本身就是功利的,信仰总是为了得到某种目的。信上帝是为了得到永生,信佛是为了到达西方 极乐世界,道教里好像不需要具体信什么人,但是要信道,信修炼,最后脱离肉身,飞升成仙。中国是传统的农业国家,什么死后的事不如生前的粮食重要,因此让 中国人的信仰十分的实用主义,谁能保证风调雨顺就信谁。

一种信仰也就是一种观念,一种集体的观念,信仰不管有没有实际作用,它都对社会起 到稳定作用,当然有些信仰也对社会造成颠覆作用,因此准确的说,信仰控制着人。在整个中国的历史上,除了新中国之初,没有遇到过强有力的信仰活动,宗教始 终抬不起头来。这里有宗教自身的原因,也有中国倾向于集权的原因。道教讲究自身修为,把可能性交给每个人,但是却并不领导;佛教讲究有缘,也并不主动地去 征服人心,另外佛教中的许多戒条也让普通人望而生畏。宗教在中国要想生存,就必须服从于政权,而政权也圈养着所有这些宗教,成为自己的宠物,为自己服务。 孔子,儒家思想,不能算是宗教,甚至不能算是一种信仰。简单的说,信仰是在今世或来生给自己带来好处的,信孔子信儒家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呢?而且,两千 年来,孔子和儒家都只是知识分子专有,对于老百姓,孔子既不能让旱时下雨,涝时出太阳,那么信不信都无所谓,就是信也是被迫的;知识分子信孔子会得到仕途吗?也不是的,如果真的信了孔子,真的信了儒家,那是当不上大官的。

阅读更多

【历史的先声】中国共产党不是苏联那样的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不是苏联那样的共产党,不会模仿苏联的社会和政治制度 ——1944 年毛泽东与福尔曼的谈话 在延安,毛恰巧并不是一个难以接近的预言家,不是一切智慧与指导的源泉,他的话也不是毫 无问题的法律。当然,毛泽东的观点与建议在形成政策上,有着极大的影响,但它只拿来当为讨论 的一个基础,而由该党各领袖组成的一个委员会来作最后通过,这些领袖们自然不是些橡皮的图章, 因此毛所宣传的演说,是首先小心地思考出来,再由他的党中同志整理过,最后的形式,因此是党...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CDTV】“目前社会上也有一些人对城管工作是有一些偏见和误解的”

【翻车现场】35岁的“老年青年人”被优化,60岁的“青年老年人”再就业

四月之声(2024)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