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

流落南方|在39个雇主家漂流写作的家政阿姨

一个年过五十的家政服务员,希望在休息时间自由写作,这种要求是否可笑、甚至荒唐?

在东北下岗后,尹晓炜只身北漂,16年来一直从事家政工作。

写作给了她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但也因为这个爱好,她找工作时需要做出更多让步,不过,“只要能让我看书,能让我写东西,我就能坚持。”

阅读更多

曹教授|权力不能羞煞底层的尊严

你看下面这图是什么意思? 原来这是环卫部门在“以克论净”考核环卫工。 监管人员在行人道随便选个地方,摆上方框,像考古学家一样,用小刷子把方框里的灰尘扫到一起,再放在精密计量器上称重,一旦超过5克环卫工就会被罚。 扯蛋的事很专业,专业的事很扯蛋。 前不久,“扫土称重,以克论净”再现六朝古都,有环卫工被罚款。 最可耻的领导,不仅不为员工谋福利,还想方设法克扣员工工资。最无耻的权力,不仅以权谋私,还折腾下层。 甚至不惜栽赃陷害。...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