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调

南华早报|北京缺水严重 居民无奈私打井

北京持续受缺水问题困扰,私自打井成为市内常见现象。但有专家认为,这种办法虽能暂时缓解缺水问题,但长远可能危害更大。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有些打井队称已在北京多个城乡结合部承接业务。城乡结合部是许多民工的聚居地。 不过,这些私打的地下井可能令北京水危机进一步恶化。根据官方数据,北京地下水资源已被过度开采。自1999年以来,北京地下水水位已下降逾12米。...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 | 中国南水北调一期工程低调投用

中国政府常常炫耀自己在建设巨坝和改变河道方面的功绩,认为它们是工程学上的伟大壮举。但这一次,中国政府却没有这么做。本周,被中国称作“世界最大调水工程”的 项目 的一期工程在低落和无奈的气氛中正式开始运营。 根据国有媒体报道,周二,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正式开始从长江引水,并输水到山东德州。就像中国北方的大部分城市一样,山东德州在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进程中消耗了当地大量资源。该项目和长江三峡大坝都是中国政府想要动用大量资源,利用河流为国家发展提供助力的例证。 施工从11年前就开始了,此前,为了解决中国对水资源日益迫切的需求,政府批准了这个计划:从水资源相对充足的南方——尤其是长江——取水,沿着两条线路,穿越中部和东部省份——输水给北京和中国北方其他水资源需求日益增长的地区。 但该项目进展一直不顺。项目多次遭遇延期,成本超出计划,官员们在谁付钱及谁该得到水的问题上争执不休。此外,为了扩建大坝和开辟中线河道需要迁移超过30万人口,其中大多数是贫穷的务农家庭,他们的安置问题也引发了激烈纠纷。另一方面,两个线路的河道,尤其是东线,污染问题堪忧。 东线一期项目本周正式运营,相对而言没有进行太多宣传。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做出的批示中,除了表扬,也有所训诫。 习近平在上周日发布在政府网站上的 批示 中说,“希望大家总结经验,加强管理,再接再厉,确保工程运行平稳、水质稳定达标。” 东线一期工程完工后,干线全长912英里,即1467公里,供水范围还包括安徽省和江苏省。中线的起点是湖北省的丹江口大坝,明年将开始取水,并沿着793英里长的河道将长江水输送到北京。中线的一个分支还会把水输送到北方的港口城市天津。政府正在讨论在中国西部开设另一条线路的可能性。 马军是北京的一名环保倡导者,他管理的公众环境政策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Public and Environmental Affairs)致力于监控水污染状况。他说,官员们降低了的调门反映出,他们已经认识到,这个工程顶多能缓解中国北方的水资源短缺,并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 马军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该工程可以被看做是一个应急措施。他说,虽然东线河道的污染已经缓解,但仍然是一个长期问题,目前,这些水只适合工业用途,不适宜饮用。” 他说,“现在不是庆祝的时候。我们应该清醒地反思,我们是如何把自己逼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以至于不得不实施一个对社会和环境造成如此大不利影响的项目。”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因为知道最终可以得到南水北调的水,北方一直在用一种不具可持续性的方式利用水资源。 最初,官员们似乎低估了该工程的社会和环境影响。该项目曾由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政府管理,而他曾接受过作为水利工程师的训练。不过,即使是那些监管过项目建设的官员们最近也显得底气不足。 今年10月接受一家中国报纸采访时,2003年到2010年担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的张基尧说,一期的成本已经从最初估计的人民币1.24万亿元增加到3万亿元,在目前汇率下,相当于从大约2000亿美元增长到4900亿美元。 张基尧告诉《南方周末》,他担心由于南水北调输送的水相当昂贵,因而工厂和农民可能会继续打井,利用日益稀缺的地下水资源,他还警告说,水污染可能会加剧。 他告诉《南方周末》,“说实话,我到现在心里面还不十分踏实。能不能长期保证水质合格也是我放心不下的。万一水质变差或调水渠道因保护不好造成污染,南水北调等于前功尽弃。”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记者。 翻译:王湛 纽约时报中文网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北京市将投资逾500亿建世界最大水上剧院

北京市政府与一家香港公司签约,将在朝阳区建造一座世界最大的水上表演乐园“新濠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总投资将超过500亿元人民币。 北京出版的《京华时报》10月1日报道说,北京市政府与新濠国际发展有限公司于9月29日在北京签订签约,两年内将位于朝阳区的“798”艺术区建成世界最大的水上表演乐园“新濠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总建筑面积将为120万平方米,总投资在500亿元人民币以上。工程预计明年初破土动工,两年建成,作为北京新的文化地标和名片。 报道说,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北京市副市长鲁炜表示,北京市将积极支持该项目的建设,抓好规划、设计,使园区建设既体现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又具有国际现代理念;努力把该项目打造成为与首都城市功能定位、与全国文化中心地位相匹配的国际文化艺术中心。 新濠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香港公司,成立于1910年。北京的新濠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将以“水舞间”高端演艺品牌为龙头,整个项目包括:“水舞间”国际剧院、激光镭射大舞台、原生态艺术村、国际艺术画廊、国际高星级艺术酒店、高端艺术公寓、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艺术品检测鉴定中心等。 旅美中国学者谢选骏就此表示,中国各地近来大搞文化设施建设,其主要考虑并不仅仅是文化性的,而是官员和房地产商通过这些建设项目牟利: “最近中国的经济情况好像不大妙,出口减少, 经济增长率也降低。在这个情况之下采取一种人为的手段来刺激经济。但这种大型工程很大一部分是贪官污吏拿来吃回扣用的,实际上。投资一百亿,他就从中拿三五个亿的回扣都算少。然后呢,那些偷工减料的人再减掉二三十个亿,剩下真正用上排场的也就是一半的钱了。官员们在掌权时搞几个大工程,被人们称为面子工程,其实这些都是回扣工程。” 有海外媒体近来也注意到,中国政府目前甚至在一些“二线”城市也开始建造电影院、博物馆和艺术画廊等文化设施,以满足中产阶级的多样化需求。英国《每日电讯报》前不久的报道说,中国武汉正在建设一座形似大红灯笼的大剧院,造价将达25亿元。此外,一座斥资35亿元的电影文化公园也正在施工中。武汉的这一名为“楚河汉街” 的工程总投资也高达500亿元,是一个把娱乐、商业和商务集于一体的大项目。 旅美中国学者李洪宽就此表示,中国各地政府建造这些工程,一部分考虑是为了刺激经济: “它一个是刺激经济,更主要的是,这些当官的找项目,要花钱。做项目他们可以从这里面有一个灰色收入。他们就是想做的越大越好,花钱越多越好。各个城市都在以各种各样的名义搞。有的是搞文化区建设,有的是搞复古,例如把古建筑、古城墙建起来等, 五花八门,反正是,怎么把工程做大了,把金额做高了,涉及的人多了,然后各级领导都有好处么。 《京华时报》的报道还说,北京的这个即将开工的超级水舞间剧院工程,其总体设计、规模和容量相当于香港新濠国际发展有限公司在澳门建造的“水舞间”剧院的2.5倍,由“水陆舞台”、“喷泉和升降台”、“空中舞台”、“多媒体屏幕”和“动感观众席”五部分组成。表演舞台水深36英尺,水容量相当于10个奥林匹克标准泳池的水量。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洞庭湖大堤决口合龙,救灾现场变表演舞台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