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明

古德明 – 最好的都給了孩子

香港蘋果日報    2012年7月14日 中共乳製品工業協會理事長宋昆岡最近發表報告說:「目前國產乳製品,質素是歷來最好的,消費者可以安心。」他是說二零零八年三聚氰胺奶粉之後的乳類國產,結論絕對不容置喙。 例如上月中,伊利牌奶粉被發現含大量水銀,消息才傳出,各地記者新聞稿還未擬就,已收到宣傳部「不得報道」的禁令,保障了中共奶粉的信譽,百姓不妨繼續安心吃。 又如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江西撫州一名四個月大男嬰,吃中共奶粉才幾個月,雙乳已如少女般發育,還可以擠出奶汁。看來,這些奶粉除了可以吃出頭腦腫脹嬰兒、腎病尿血嬰兒,還可吃出聳乳男嬰。至於其他特效,禁令之下,暫時不得而知。 舊中國也有男人出乳故事:唐朝元德秀家貧,其姪兒還在襁褓之中,母親就去世,沒有乳母,元德秀於是「自乳之,數日湩流(過了幾天,流出乳汁)」,到姪兒能吃稀粥,然後斷乳(《新唐書》卷一九四)。這故事有道德而無科學根據,不足深信;新中國男嬰出乳,則有科學而無道德根據,完全符合今天國情。 而中共除了所產乳製品歷來最好,所行一黨專政制度,古今中外更是無以尚之。請看香港教育局出錢編寫的國情教育手冊:「中國奉行社會主義,執政集團進步、無私、團結,任人唯賢,以民為本;美國實行兩黨政治,結果民主、共和兩黨惡鬥,人民當災。」這樣的教材,可以算是小孩子精神上的奶粉,由中共特製,質素當然也是「歷來最好的」。 中共一黨專政的特色,見於他們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最近彭博通訊社根據一點蛛絲馬迹,查到習近平幾個近親共有至少三十億元人民幣資產。只是調查結果一公布,彭博網站在新中國就遭封鎖。 同時,習近平的大姊橋橋卜居加拿大,二姊安安、弟弟遠平卜居澳洲,女兒明澤則身寄美國,據說已領得綠卡。這一切,當然沒有什麼奇怪,中共高級幹部十九都是這樣,證明新中國執政集團愛財聚財,不分彼此,是為無私; 讐民防民,和衷共濟,是為團結;而團結無私之餘,競相安排去國,以備不時之需,是為進步。 唐朝那位元德秀,做官之後,「所得奉祿,悉衣食人之孤遺者(俸祿都用來養育民間孤兒)」,死時家無餘財,「惟枕履簞瓢而已」。和新中國相比,舊中國政治制度實在落後得太多了。 中共治下,中國孩子沒有元德秀那樣的官員照拂,卻有歷來最好的奶粉,古今中外最好的政治,更有最好的鹿馬牌教育。請問我們下一代還能要求什麼。

阅读更多

古德明 – 國民教育第一章

香港蘋果日報   2012年7月7日 七月一日,梁振英向中共首領胡錦濤宣誓,就任香港行政長官。就任之前,他還和胡錦濤攜手,為香港樹立新中國誠信榜樣。香港當局新辦的國民教育科,大可編為教材,育彼青衿。 請看胡錦濤來港,說的是什麼:「我要多走走,多看看,多點了解香港。」 這番話,見諸事實,是他下榻之處,鐵路障之外,還架起銅牆一般的所謂水馬,務求把港人隔絕。他出席官方晚宴,四十多名保安員環席護衞,民選立法會議員更遭二十多名保安員包圍,唯恐民情不壅蔽。他來港三天,連稍稍走近一點市民都沒有,卻走到石崗中共兵營,檢閱三軍,證明手執兵權等於了解民意。 胡錦濤又說:「過去十五年,香港民主大有進步,自由也遠勝從前。」 這番話,見諸事實,是前年政制改革,鞏固了特權選舉,民主選舉從此完全絕望。香港記者協會最近調查還發現,新聞業者百分之八十七認為,新聞自由空前斲喪。此外,我們記得,英治時代,英女王訪港,從來沒有出動水馬防範民眾,如防寇讎;而今天不斷用來對付市民的胡椒噴霧,十五年前,香港人幾乎聽都沒有聽過。 至於梁振英,他的話也和胡錦濤一樣美麗動人:「我們必須多聆聽,多包容,使香港成為七百萬人安居樂業的理想家園。」 這聆聽,這包容,形於行動,就是《蘋果日報》記者韓耀庭十公尺之外高聲問胡錦濤「有沒有聽到港人呼籲平反六四」,馬上遭警察拖走;公民黨員曾健超在梁振英就職禮上喊一聲「結束一黨專政」,馬上也遭警察掩口,逐出會場;追蹤胡錦濤的六四專車,途中更遭路旁汽車突然開出猛撞,保管不能再走。 六四號被撞 總之,新中國國民教育第一章,就是「言必悅耳,行必盡背其言」。 從前,中國人以「言必信,行必果」為修身治國的準則。《呂氏春秋》卷十五有一段記載:商朝紂王「言而不信」,百姓離心離德,周武王於是興兵,吊民伐罪。周師走到鮪水,紂王特使膠鬲到來,問武王要去哪裏:「西伯將何之?無欺(騙)我也。」武王直言是要伐紂。膠鬲又問行軍速度,武王說:「將以甲子至殷郊(甲子之日,周師就入商朝邊境)。」膠鬲告辭後不久,連日大雨不停,軍師都主張暫緩車馬,武王卻說不可失信:「甲子不至,是令膠鬲不信也。」周師於是冒雨疾行,如期而至,紂王早已列陣相迎,但雙方一接戰,商軍就棄甲曳兵,商朝遂告覆亡。這是我國政權「無信不立」的故事。 新中國政權則不然。所以,梁振英今天被揭發競選期間謊話連篇,香港四十萬人遊行要他下台,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卻說:「中央政府全力支持梁振英。」 古德明 專欄作家 

阅读更多

古德明 – 真情假意

am730   中華正聲專欄    2012年07月04日 六月二十九日,中共總書記兼國家主席胡錦濤訪香港,其黨《文匯報》頭版報道,說「國家領導人多番垂注香港深層次矛盾」云云。那「垂注」兩字,可以朱墨圈點。 中文向來用「垂」字帶出尊對卑的言行,平輩之間也常用「垂」表示尊敬對方,例如《儒林外史》第三十三回杜少卿對有意提拔他的世叔李巡撫說:「大人垂愛,小姪豈不知?」《秋水軒尺牘》一零六函勸朋友暫緩還鄉:「恃愛直陳,伏惟垂諒(請不要怪我直言)。」《藝風堂友朋書札》王先謙致友人書:「舍姪尚未得事(還未有工作),辱承垂注,倘便中以數字託李君,或有可望,不盡感禱。」現在,中共黨報對百姓可豪不客氣,說其領袖「垂注」港人,高高在上之情可掬。 從前,春秋霸主齊恒公明白:「王者以百姓為天。」(《韓詩外傳》卷四)戰國孟子更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中國共產黨則不然,事事要「百姓以中共為天」,處處顯示「君為貴,社稷次之,民為輕」。他們硬把所謂「國家主席譯做president,教外國人以為新中國主席和歐美的president(總統)相同。 但歐美的president是公僕,中共的president則以公眾為僕。 那翻譯簡直是褻瀆英文。 「垂注」透露了中共治國的真情,但中共現代漢語最多的是假意,其一在心,其一在肺。請看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新華網《從毛澤東到胡錦濤》一文: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滾燙的心,始終與人民群眾的脈搏一起跳動。」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溫家寶在澳門說:「澳門同胞始終與祖國內地同呼吸。」 他們這些心肺之言,說的究竟是甚麼? 當年日本侵略中國,中國人奮起抗戰,其間雙方難道就不「同呼吸」?日軍呼吸時,中國人決不會因此而閉氣。又一九八九年中共揮軍撲殺中國百姓,百姓死前一刻,心臟、脈搏難道就不和共軍「一起跳動」?為了表示和百姓同甘共苦,中共沒有事實可說,就只能堆砌浮詞,指心說肺。也許,他們還可以說:「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偉大的母親,始終與廣大人民廣大群眾廣大百姓偉大的母親一樣,都是頂起半邊天的女人。」 中國人為文,有《文心雕龍、鎔裁》所謂「剪截(刪除)浮詞」原則。浮詞裁去,事實才易見。現代漢語卻專以「心肺」之類假意浮詞是尚,加上偶然一見的「垂注」真情,令人讀後作三日嘔。 作者專研中英文,以寫作、翻譯為業。 (逢周三刊登)

阅读更多

古德明 – 「六四」二十三週年雜記

香港蘋果日報     2012 年 6 月 9 日 Vic :我們確實要想想「平反六四」這說法。相對於「平反六四」,我更支持「清算暴政,不求平反」。不清算暴政,無正義可言。罪人不懺悔,無寬恕可言。 ————- 六四戰役至今二十三年了。六月四日前幾天一個早上,北京老翁軋偉林想到當年死在共軍槍下的兒子,淒入肝脾,對長期卧病的妻子說:「振霞,我不能伺候你了。」他披衣準備出門,十多次欲行又止,對妻子說:「捨不得你啊!」最後,他還是走了,走去投繯自盡,遺書抗議中共無道。張振霞說:「他總算解脫了。」 六月四日後幾天,當年與天安門廣場學生桴鼓相應的湖南工會領袖李旺陽,也命喪湖南醫院:他熬過中共二十一年監禁,去年出獄,已經雙目失明,病骨支離,日前一進醫院,不知怎樣就站在窗前白練纏頸「自經」。他早些時回答香港有線電視記者訪問,言辭慷慨,不料成為催命符。記者林建誠知道「吾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淚下如雨。但無論如何,李旺陽也總算解脫了。 當年六四之後,遭中共刑獄者據統計有六萬五千人。幸而活生生出獄者,臉上隱約黥了「六四暴徒」四字,找工作處處碰壁;還在獄中者,都已白了少年頭,有些更已精神錯亂。 而中共《解放軍報》今年六月四日社評說:「國內外敵對勢力蠢蠢欲動,伺機破壞和搗亂,解放軍必須高舉旗幟,聽黨指揮。」那騰騰殺氣,和二十三年前他們兵臨天安門時一般無二,和六十三年前他們君臨中國時也一般無二。 北宋末年,太學生陳東率同學伏闕上書,請斥逐姦回,起用被姦回排擠的名臣李綱,「軍民從者數萬」,搗毀登聞鼓,格殺走出來的宦官,喧呼震地,欽宗皇帝不敢責他們「搗亂和破壞」,更不敢動武,連忙詔李綱回朝,並傳旨慰諭諸生,大家才肯散去。南宋初年,陳東又上書論國是,高宗皇帝怕他再度率眾伏闕,把他和同志歐陽澈抓去處斬。三年之後,高宗終於認錯,追封二人為承事郎,厚貺二人遺屬;又過了五年,為文追悼說:「爾不失為忠臣,而天下後世,顧謂朕何如主也?八年于茲,一食三歎,通階美職,豈足為恩?以塞予哀,以彰予過。」(《宋史》卷四五五、《四朝聞見錄》乙集) 宋高宗心腸之狠之毒,舊中國少有其倫,但他和中共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六四那天,中共殺人盈千累萬,即使二十三年之後,死者父母要去祭奠,也或遭禁足,或遭警告;貴陽、福建、湖南、濟南、廣州、鄭州等地,悼念六四者,不是被拘捕,就是被軟禁。宋高宗還怕千秋輿論,中共卻連這一點顧慮都沒有。 今年六月四日,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行六四悼念會,出席者十八萬人,「平反六四」呼聲響徹夜空。我慶幸自己沒有出席。 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去年出動軍隊屠殺百姓,埃及百姓從來沒有要求他為死者平反。現在,穆巴拉克被判處終生監禁,埃及百姓更主張判處死刑。想到這裏,我不禁慚汗如漿。 古德明 專欄作家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出播别脆干妈他你 论评发让不都晚春

CDT 电子报

404 聊天室

谁在帮方方“递刀子”?——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背后的故事

2020年1月23日到4月8日武汉封城,作家方方在此期间写下60篇日记,记录疫情期间的非正常生活。4月8日,《方方日记》英文版在 Amazon 上预售,其翻译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亚洲语言文化学院的白睿文教授(Michael Berry)。在国内,《方方日记》外文版的出版被认为是“递刀子”,方方及其支持者不仅受到网络暴力,而且有的人还受到行政或是刑事处罚。白睿文教授又遭遇了什么事呢?欢迎来 CDT Clubhouse(@cdtimes)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后面的故事。

时间:2月27日(周六)晚上9点(美西时间), 晚上11点(美东时间),2月28日(周日)中午12点(北京时间)。

房间链接请点击此处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编辑及实习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