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不公

何光伟v|感谢在每次不公中站出来的女人们

这些年我见过了太多的冤案受害人及其家属,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喊冤者好像都是女性,遇到冤案后站出来的往往都是母亲、姐妹、妻子、女儿。这些女性家属通过鸣冤叫屈为亲人争取一个公正的说法,不了解情况的人很难想象他们的遭遇和苦痛。

阅读更多

【404文库】“哪怕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隐私被侵犯得很习惯了,也绝对不能认为这是一件小事”(外二篇)

“律师会见是否受到监听,关乎整个刑事辩护制度的存亡。试问,如果当事人与律师之间的沟通会被办案机关实时知悉,当事人对律师还敢说出真相吗?还敢反映办案人员的违法行为吗?律师还能够刨除一切顾虑为当事人提供辩护建议吗?如果会见可能被监听,最终导致的将是整个刑事辩护系统的失能。”

阅读更多

Just Law|​陕西安康中院“一丢再丢”查封的土地和煤矿,反追担保人偿债

查封的执行标的物“一丢再丢”后,安康中院未反省和纠错,反而继续向担保人发难!2023年6月1日,京康公司给安康中院致信,称在上述借贷案件执行中,其多次要求法院对建材公司提供的土地优先处置受偿,但至今未予处理,所以,京康公司不停提出执行异议。

阅读更多

【旧闻重温】路透社 | 贺卫方: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公正(摘要)

我们的司法不过是一种工具,实现党的追求,党的利益,党的目标的一种工具。实际上我们在整个司法权力的架构方面,让司法在财政、人事方面受控于地方党政。这样的体制在十几年的司法改革中一点也没有动,使得许多的事情地方领导人可以一手遮天。终极性地看,一个国家能够形成法治,能够建立司法独立的体制,是一个社会结构演变的结果,而不大可能孤立地由法律界的努力来完成。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