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泽

律界新生 | 周泽律师公布刑讯逼供拟被停业一年,引律界众怒

作者:谭敏涛 周泽律师公布刑 讯 逼 供拟被停业一年,引律界众怒 自己的当事人被刑讯逼供,律师获取视频后公布于众,没想到引来拟停业一年的处罚,这不就是明摆着说,官家刑 讯 逼 供有理,律师曝光有错么? 面对滥 权行为,律师在办案中知悉,曝光并举报,这是律师的职责所在,也是律师的价值使命。如果律师配合公检法办案,这才是法治之 殇。 在一个荒唐的社会,才没有共识。在一个是非颠倒的社会,刑 讯 逼 供的人不被处罚,反而要处罚曝光刑 讯 逼 供的人!...

阅读更多

慕容雪村:法官集体嫖娼丑闻是团伙政治和逆淘汰的产物

慕容雪村是当今中国著名作家,继2002年发表网络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一举成名后,他先后创作《天堂向左,深圳往右》、《原谅我红尘颠倒》、《中国,少了一味药》等关注中国社会现实的作品。2011年底,他在挪威奥斯陆发表演讲——《把野兽关进笼子》,在大陆互联网上传诵一时。虽然今年5月以来,他在网络上遭受全面封杀,各个微博帐号均被注销,但仍然是最有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暴力案件受害人质疑肥西警方执法的公正性(图)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报道)合肥市杏花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合肥燃气集团肥西川气门站辅助用房等土建施工工程项目部,在肥西川气门站施工中因当地“黑恶势力”二十多人的暴力导致四名施工人员受伤,其中一人经鉴定为轻伤,给施工方造成损失超出十万元,而肥西县警方出动三批次警力三十多人才制止住的恶性破坏重点工程施工案件,肥西县警方却极不重视,草率处理,仅刑拘三人 ,遗漏起主要作用的周泽义,而更让受害方感觉诧异的是,案件发生后,有许多建筑管理部门的官员私下游说,要求受害方与加害方和解。 肥西警方在将案件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后,受害方提起意见后,肥西县检察院将案件退回肥西县公安局补充侦查。受害方强烈希望肥西警方将在案件中起首要作用的周泽义绳之于法,保证施工单位在生产经营过程中有一个良好的治安环境。 位于肥西县北张村的川气门站是中石化川气东输进入合肥市的重要设施,是合肥市重点工程。施工方中标后进场施工, 2013 年 2 月 21 日 15 时 许,按照公司安排,施工员王茂云与丁家知、宋广洲、郑煜三人到工地施工,在 15 时 30 分左右,当宋广洲刚刚开动挖掘机干了十分钟时,来了一个骑摩托车的人,要求宋广洲停止施工,宋询问缘由,此人声称“征收土地补偿款未到位。”宋广洲要求他与公司洽谈此事,此人即走到一边打电话,没一会,就有五个骑摩托车、电动车的北张村的中年壮汉到了,为首的是张大枝。张大枝一到工地施工现场,就拿起一块砖头砸向挖掘机,因距离挖掘机较远,未砸中,其又拿起一块砖头转身问宋广洲:“谁是现场负责人?”宋说:“我是。”张大枝当即就一转头砸在宋的左耳门处,骂道:“妈的×,是谁叫你们来干的!我住家地都没搞到干,赶快给我停下!滚蛋!”宋广洲看对方来人气势汹汹又动手,就赶紧解释道:“是公司安排我来干活的,我们公司是通过招标进场的,有事情你找我们公司。”宋广洲话音未落,张大枝又照宋广洲的脸上就是一拳,宋广洲被打蹲在地上不能说话,这时边上一名钢筋工(与张大枝同村,可能是同伙)也上前来帮着张大枝一同殴打宋广洲。王茂云见张大枝等人还在殴打宋广洲,就上前拦住张大枝并打 110 报警。张大枝见王茂云报警了,气焰反倒更加嚣张,扬言:“我讲不给你们干就不给你们干,什么人来也不行!共产党管不了,我是国民党,是黑社会!警察来了打你又怎样!”施工人员面对暴力为自保只得拿起钢筋自卫。正打着,派出所警车到了,下来三位穿制服警察,警察一边制止对方不让再打,一边出于保护目的把王茂云拉进警车,同时责令张大枝到派出所处理此事。可目无法纪、嚣张至极的张大枝一伙,根本不把派出所警察放在眼里,这时,工地现场驶进四辆轿车,从这四辆轿车里下来大约十几人,为首的是张大枝的舅爷周泽义,其余人是周泽义纠集的当地人。张大枝见来了帮手,气焰更加嚣张起来,他带人强行把王茂云从警车里拖出来再次殴打,有一名警察上前阻止也被他们用钢筋打伤腰部。张大枝、周泽义与二十人左右殴打王茂云和宋广洲二人,这时工友丁家知、郑煜上前拦住张大枝一伙不让他们打,于是张大枝等人一起上来四人,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钢筋对四人乱打一气,四人被打得无处可逃,乘隙逃到建设单位的活动房内,关上房门以为借此躲过一劫。孰料,张大枝、周泽义带着这十几人硬是用钢筋将简易房墙壁破拆掉,把王茂云、宋广洲堵在里面殴打。这时,派出所增援警察来了,三辆警车中下来的一些警察命令张大枝、周泽义等人停止行凶。哪知,张大枝、周泽义等人反而打得更凶了,他们中的一人用手中的钢筋朝王王茂云头上猛地砸下来,王茂云用左手朝上一架,护住头部,钢筋打在手臂上,当时王茂云手臂钻心般疼痛,再也抬不起来,左手臂被打断了,人疼得倒在地上不能动,这时张大枝、周泽义见王茂云受伤倒地不能动,又去追打宋广洲,此时又一批二十人左右警察到场, 30 分钟后才将现场控制住。施工人员四人皆被打伤,王茂云手臂骨折、宋广洲右手食指被打得皮开肉绽,后缝了十几针。四人皆有软组织受伤。 如此暴力的情形,肥西县警方当天仅将张大枝一人拘留,其后在将张大枝刑拘后,又拘留了两名犯罪嫌疑人,而在案件中纠集多人到场,并积极行凶的周泽义却依就开着宝马车招摇过市。 肥西县公安局于五月份将案件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后,肥西县检察院经过审查后已经将案件退回肥西县公安局补充侦查,受害方已经将相关证据、控诉材料提交给肥西县公安局,强烈希望肥西县依法办案,将这些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的人员绳之于法,尤其不能遗漏掉在案件中作用同等于张大枝的周泽义,因为他们是此项工程第二家被这帮人加害的施工方(第一家施工方据说就是被逼走的)。 受害人非常担心肥西警方不能依法办案,使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的犯罪嫌疑人逍遥于法网之外,因为案件发生时,出警的派出所警察仅要求受害人放下为自卫而拿起的钢筋,他们放下手中用于自卫的钢筋后,警察却没有强力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和公司财产,以致王茂云手臂被打骨折,宋广洲手指被打得皮开肉绽;更令他们感觉到奇怪的是:二十多人行凶的案件,仅仅刑拘三人,更有主角周泽义没有被刑拘,肥西县检察院对此案件已经发回补充侦查,这让受害人看到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刑责的一线希望。受害人表示,如果此案中重要犯罪嫌疑人不被依法处以刑责,那么,他们这些在合肥大建设中身处一线的职工就没有安全感,就不能安心从事生产! 合肥市包河区烟墩街道办事处的胡先正、胡召春、胡召才为保护自家宅基地,阻拦蓝鼎集团施工并未使用暴力就被警方以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刑拘、检察院批捕、提起公诉,甚至判刑,所幸合肥市中级法院依法判决无罪;而此案,二十多人到工地施暴,警察出动三批,警力达三十多人予以制止平息,受害方一人手臂骨折,公司财物等损失高达十万元的案件,警方如此草率处理,这不能不令人质疑警方的行为是否合法!与胡氏三人的案件比较,警方的选择性执法令人感觉非常的荒诞!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刘强东涉嫌性侵案

【CDT月度视频】九月之声

【CDT报告汇】资深记者新书告诉你中国如何打造监控国家,大马华人的身份认同之路和无国界记者呼吁释放黄雪琴与王建兵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