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泽

【河蟹档案】老虎苍蝇一起打真是个美丽的梦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广州退休一级警督谭树发遗属-:【人民监督网调查记者朱瑞峰的新浪微博和腾迅微博被销号】朱瑞峰最新曝光福建省晋江市委书记在北京夜总会喝花酒,其微博大号@朱瑞峰v 小号@记者朱瑞峰 通通消失了!人民监督网(www.rmjdw.com) 曝光过49名厅级高官、32名处级官员,现已被屏蔽!@于建嵘@作家-天佑@何光伟@广州区伯@徐昕@周泽律师@何兵 2013年07月16日 16:35...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谁在阻止中国司法改革?

习近平强调坚决反对司法腐败。广东省高院院长郑鄂表示,司法不公大多并非来自司法腐败,而是司法行政化。学者赞同去行政化改革是关键,认为不改革必然产生司法腐败。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司法不公的原因在哪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郑鄂近日向媒体表示,绝大多数司法不公并不是因为司法腐败。”我们没有真正找准影响司法公信力的因素,其中司法行政化是导致司法公信力下降的因素之一。” 司法腐败被一向公众认为是导致司法不公的一个主要原因,对它和其他领域的腐败的予以严厉打击,是习近平上任伊始开出的一张治国良方。在今年1月7日召开的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习近平强调”坚决反对执法不公、司法腐败”,”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次会议也要求”进一步深化司法改革”,但是目标是”努力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 在本周出版的《中国新闻周刊》中,郑鄂认为改革的重点是体制改变。他说,”我们目前的审判机制,事实上是源于计划经济下形成的审判机制,和当年的苏联模式是一样的。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现有的体制已不适应时代发展的需求”。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对德国之声介绍,中国司法系统的行政化表现在三个方面:一说行政系统、党务系统和立法系统的设置和管理,二是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的行政化管理,三是法院内部院长、副院长及庭长对法官的管理。这是中国司法的基本模式。何兵认为,不改变这个模式,司法改革就推动不了。 去行政化改革并不是一个新的观点,中国法律学者、律师和法官从十多年前就开始达成普遍共识,并进行了持续不断的呼吁。肖扬任最高法院院长的时候(1998-2008年),已提出这样的改革方向。到了王胜俊担任最高法院院长(2008-2013年),司法系统又加强了行政化管理。今年3月全国”两会”上,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告获得605张反对票、120张弃权票,创5年来不信任票的最高记录。何兵认为,这些不信任票给了现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极大的压力。 何兵教授说,去行政化改革的难点在于,中国到现在也没搞准司法的定位,没有理顺法院和政党、人大以及法院与法院之间的关系,党委、政府干预案子的现象十分普遍。 找准改革方向不能掩饰司法腐败 郑鄂还介绍了广东法院系统当前正在推行的一系列改革。作为去行政化的一项尝试,广东省深圳福田区法院、佛山中院开始试行审判长负责制,这项改革被认为是在制度设计上确保法官依法独立审判,最大限度排除行政权力对审判权力的干扰。 位于广州的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蔡彦敏对德国之声表示,她对郑鄂院长的意见表示赞同,在司法系统去行政化才能进行真正的改革。但是广东多位法律学者对这一问题采取了谨慎的回避态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说,广东省法院系统的腐败现象仍然十分严重,郑鄂的说法有为腐败问题开脱的嫌疑。 何兵认为,去行政化改革和反腐败是一个问题。不进行系统性的改革,腐败不可能杜绝。他认为,司法改革是一个国家机器的改革,必须自上而下进行,地方试点只是枝节问题,对整个系统的改革推动作用不大。他说,”有些改革地方法院不敢提,提得不好就是反党。”郑鄂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司法改革重心已经从以前的工作机制改革转向体制改革,迫切要求顶层设计”。 中国司法改革另一个引人瞩目的事件是,从6月28日开始,最高法院开通专门网页”裁判文书”公开判决书。目前网站公开的多为最高法院的判决书或裁定书,地方法院裁判文书很少收录。 公开判决书被网民普遍认为是一个进步,但是有选择性地公开受到法律人士的批评。律师周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最高院应该就哪些判决不予公开作出解释。 何兵教授在微博上表达了对将于明年3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的期待。他对德国之声说,目前法院系统内部的改革动力不足,人大代表继续投出不信任票,将会增加改革的压力。时事评论人赵楚则认为这是”虚假希望”,这类”希望”已经被习李新政反复”打了耳光”。 作者:张平 责编:雨涵

阅读更多

法广 | 赵克罗: 原河南省政协常委赵克罗因“民主宪政”言论等被列为涉稳重点人员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昨日17时许,赵克罗居住地河南省郑州市北林路街道办的两名干部,来到其工作单位河南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要求该所在一张《郑州市涉稳重点人员交办通知书》上盖章。 上述通知书显示,赵克罗因“炒作平坟、强拆、不保(应为‘环保’之误)等热敏感问题,发表“民主宪政”言论,拟参加于建嵘发起的“河南百村调查”等现实表现,被列入敏感人物。 该通知要求,对涉及上述“涉稳重点人员”的单位,必须采取下列稳控措施。 首先,成立专班,长期稳控,坚持一人一策、一人一专班的原则,严密组织,综合采取各种“执政资源,专门手段和谋略艺术”,扎实做好重点人员长期稳控工作。 其次,正面谈话,宣传引导,坚持谈话劝诫,教育引导,压缩其活动空间,遏制其发展蔓延,敏感期坚决“控制”在当地,同事,加强舆论引导,严防发生负面炒作。 最后,分化瓦解,严密管控,坚持“打防结合,以控为主”的原则,鼓励打击极少数,强化管控,掌握动向,严防发生失控漏管,团结“挽救”大多数,尽可能低调、淡化处理,最大限度减少对立面。 一般来说,此外,这类文件会秘密发给单位,但并不向被控制人员传达知会,被控制人员的工作单位,也成为维稳的第一防线。上述通知书中,就规定了涉稳重点人员“参与串联集会”,参与“较大影响活动”,以及牵头组织活动等情况下,对其单位和地方的处分措施。 在此个案中,通知书送达的单位是河南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而身为资深会计师的赵克罗正是该所的法人代表,因此,上述针对赵本人的文件却必须经过赵盖章签收,这一程序有些荒谬,在僵硬的官僚文书作业中,出现这般乌龙也不奇怪。 赵克罗称,接到通知后, 赵克罗辩解,在网上的言论都是作为一个公民和民主党派成员,出于参政议政、监督建言的初衷而发,并不过激,没理由成为涉稳人员。 赵克罗说,“我坚决要求他们撤回(决定)。”但来人请他“配合工作”。最后,一番交涉后,他在该通知书上盖了章。他说,“我感到非常屈辱。” 去年5月,时任河南省政协常委赵克罗,微博上发文质疑河南周口、南阳等地的平坟运动,上述运动被认为与时任河南省委书记有关,此后,赵克罗没有连任新一届的河南省政协委员,目前,赵克罗仍是“民革“河南省委委员。 披露此事后,赵克罗在曾微博上发声,“我若有不测,委托周泽律师和迟夙生律师全权负责。”目前,赵克罗的这条微博和上述图片均已经被删除。

阅读更多

自曲新闻 | 家属证实摄影师杜斌被刑拘

北京,中国——5月31日,拍摄《小鬼头上的女人》等作品的杜斌被人从家中带走,包括家人在内的人士始终不知晓他的下落,6月13日,杜斌失踪的第14天,家人证实他被刑事拘留。 6月13日,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他陪同杜斌的妹妹杜继荣去了右安门派出所,才获悉杜斌已经被刑拘,现在羁押在丰台区看守所。在看守所,胡佳表示,得知杜斌是6月2日被刑事拘留,罪名为“寻衅滋事”,且国保不允许来访的亲属同杜斌见面。现场的国保对杜继荣讲话中提到杜斌的多本书《天安门屠杀》《上海 骷髅地》《北京的鬼》等内容,胡佳认为“这和寻衅滋事没有半点关系”。 据悉当天胡佳、杜继荣和马三家劳教所受害人刘华还与浦志强和周泽签订协议,两位律师将代理此案。 拍摄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的杜斌,自5月31日晚22:00起失去联络,且住所物品被带走。虽然罪名为“寻衅滋事”,但杜斌的朋友猜测他的失踪可能与出版有关“六四”事件的书籍有关。杜斌关注底层人物,并将他们遭遇的不公拍摄为照片或纪录片告知公众,他的作品包括《上访者》、《上海骷髅地》、《毛主席的炼狱》、《艾神》等书籍,还曾获得过人权新闻“摄影特写奖”。自上个月杜斌失踪后,他的友人和各界人士纷纷呼吁当局释放他。FMN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警方首认羁押杜斌:国保操刀“政治案”?

《纽约时报》前摄影记者杜斌因拍摄反映劳教酷刑的《小鬼头上的女人》纪录片及编写《天安门屠杀》一书遭当局报复;昨日北京警方首次承认羁押杜斌,并称该案属国保办理的案件。 (德国之声中文网)独立纪录片制作人、《纽约时报》前摄影记者杜斌5月31日失踪后;6月12日,北京维权人士胡佳陪同杜斌的妹妹杜继荣到北京右安门派出所,再次询问杜斌下落。当职负责人承认杜斌已被刑事拘留,是一个国保办理的案子,杜斌目前被羁押在丰台区看守所。这也是北京警方第一次口头承认羁押杜斌。 6月13日,胡佳再陪同杜继荣前往丰台看守所,5名国保尾随至现场对他们进行贴身拍摄。预审处告知他们:“杜斌是在6月2日被刑事拘留。罪名为‘寻衅滋事’”;国保也警告杜继荣,不要再与胡佳及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人员接触。国保还将杜继荣招至一旁,向她出示了手机上记录的杜斌以前编写和出版的多部书籍如《天安门屠杀》、《上海骷髅地》、《北京的鬼》等。 现年41岁的独立纪录片制作人、自由作家杜斌,曾为《纽约时报》中国分社摄影记者;5月31日,国保将其从住处秘密抓捕,家中的书籍和电脑遭扣押。外界普遍质疑杜斌此次被当局抓捕,和早前他拍摄并在香港公映的、反映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酷刑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和六四纪念日前夕在港出版的他历时8年收集资料而编著的《天安门屠杀》有关。杜斌失踪后,国际记者联合会发表声明谴责中共当局打压记者,并呼吁习奥会晤之时立即释放杜斌;《小鬼头上的女人》主人公、马三家劳教所酷刑受害者刘华也和其他受害者发起联署并向当局抗议。 “当局就是在报复和压制他” 胡佳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透露,杜斌失踪后,杜继荣赶到北京时在杜斌家中看到警察留下的传唤书,上面的罪名为“扰乱公共秩序”,时间是6月1日;目前看守所给出的是“寻衅滋事”罪名,警方也回避不谈因何认定该罪名,而是不断提及杜斌以前的作品,因此胡佳认为这是当局炮制、国保操刀的又一个政治案件。 胡佳表示:“我们一到那里就被五个很壮的国保围住,他们分别用照相机、录像机拍摄;他们可以到看守所的办公区,如入无人之境,这也是一个标志,这是一个政治案件;一个人写作的东西和‘寻衅滋事’有何关系?但看守所预审所说各方面都对不上,从时间线上、情节等各方面全都对不上,我们只能说现在确定无疑的是由国保办的案子,国保本名叫政治保卫,他们办的案子就是政治案件。杜斌所做的事无非是用他的笔、他的镜头诉说这个国家的苦难,当局就是在报复和压制他,也想用这种方式威胁他人,制造恐怖气氛。” “签了代理委托书,一直签到二审” 胡佳也表示因为杜斌老家在临沂,临沂当局当年炮制了陈光诚事件,其法治状况可想而知,为免北京当局和临沂当局联合向杜家施压,今天上午,他陪同杜继荣和中国知名律师浦志强、周泽签定了代理委托书。 近年浦志强也代理了多起劳教受害者案,浦志强本人也和杜斌一样,为“八九一代”,共同的情感联结和相近的价值主张使他成为杜斌案最合适的代理律师:“今天签了委托书,不仅是审查阶段,一审、二审全部签下来了。以减少以后的隐患”;律师也就警方从杜斌出版物下手,着手准备相关证据资料等。 杜继荣也向德国之声表示,哥哥的案例让她从一个虚幻的“中国梦”中醒来:“要不是发生哥哥被失踪,我一直觉得这是个美好的时代。这两天时间我看到就是他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请大家关注这件事、帮助我哥。” 作者:吴雨 责编:雨涵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刘强东涉嫌性侵案

【CDT月度视频】九月之声

【CDT报告汇】资深记者新书告诉你中国如何打造监控国家,大马华人的身份认同之路和无国界记者呼吁释放黄雪琴与王建兵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