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只是一种情绪

周末回复旦参加大学同学聚会,顺便去了江湾新校址,结果我被震惊了!这哪是大学啊,简直是古罗马斗兽场嘛: 和老师们吃饭,一位一直呆在复旦的辅导员回忆说,复旦生物系爱学习的风气始于84级,高潮于我们86级,此后便迅速一落千丈。但恰好是我们系87级出了3个成功的商人,占了“复星五剑客”中的3个位置。 顺便爆个八卦:复星集团的成功和某位上海前市长有点关系。当年上海有两个民营企业上市名额,这位市长力保复星。他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讲话说,把钱给科学家总比给商人好, 科学家起码不会把钱拿去吃喝嫖赌 。就凭这句话,复星成功上市了,此后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 接着说我们班。1986年正值生物工程热,我们生工系要价奇高,招来很多省市的状元或者榜眼,大家为争夺奖学金都杀红了眼,平日里都忙着抢座位而不是交朋友,以至于我们班的凝聚力很弱,同学一场,却缺乏相互了解,因此彼此间的合作也很少。 拼命学习的结果就是,我们班57人,有50人先后留学国外。但近年来陆陆续续回来了10个人,1个在广州,3个在上海,5个在北京。我们班目前仍留在大学或者研究所做研究的已经很少了,甚至在生物技术公司任职的也不多了,差不多有一半人彻底离开了生物学一线研究,转而从事投资、金融、咨询、产品销售和专利律师等赚钱职业。 我们班专程从国外回来参加聚会的人不多,毕竟42岁正是干事业的黄金年龄,很多人都身处高位,没办法说走就走。不过这次聚会是和生物系合办的,一共来了近100人,看着这帮平日里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穿着休闲服装大口喝酒大声唱K的样子,还是挺好玩的。 顺便插一句,我大概是我们班很少几个不需要穿西装的人了。事实上,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穿过一次西装,我要把这个记录保持下去。 闹了3天,我的最大感触就是: 回忆只是一种情绪而已 。很多事情,其实细节我们都想不起来的,但情绪很容易保留。无论是一首姜育恒的歌,一个多年前开过的玩笑,一封想发但未发出的情书,还是大学时代的一次春游、一次绝食、一次聚餐、一次球赛,留下的都只是一种模模糊糊的印象,能记得的只是笑和哭。 人到中年,经历最多的其实不是事件,而是情绪。正是因为那些情绪,让我们逐渐成熟,逐渐稳重,但也逐渐失去了好奇心,失去了被震惊的能力。这也正是我们和年轻人最大的不同,不知道这是可悲还是可喜。 为了不丢人,我就不贴新照片了,只贴一张照于21年前的宿舍集体照吧,我还能认出我自己吗? 说到情绪,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这首歌。这是一首法语歌,我曾经贴过,也曾经试图考据过歌手的生平和歌词大意。但我已经都忘记了,记住的只是这首歌带给我的感觉-怀旧。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