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

人间三角|我讨厌说什么杨过杨康

一个群体急于把未知的风险转化成熟悉的形象,把严肃的事情萌宠化、幼稚化、游戏化,这种事反复发生,一定不是偶然。这背后有一个集体心理密码。当我们说“大白”而不说“防疫工作者”,当我们说“杨过”而不说“感染过”的时候,我们的内心得到了一种隐秘的抚慰,世界似乎变得温柔了一些。

阅读更多

【CDTV】你服不服?级别够吗?

Ddddeadline:我服我服我真的服了,我服三天三检,我服排成长队望不到头的核酸点,我服防疫大于生命大于生活,我服从一切但我的精神状态在越来越差!我恨不得天天发疯来发泄服从的恨,谢谢你们我服了!

阅读更多

人格志|上海孕妇低价买鸡蛋分邻居被逼写保证书:权力幻觉导致人性异变

接连遭遇权力失范、市场失灵、人性失善打击之后,很多人内心也正在变得越发灰暗。

与这种社会心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被临时赋权的志愿者或工作人员,在一纸工作牌和一圈红袖章的刺激下,心理因为权力亢奋而高度膨胀。

他们面对底层权利和尊严,行使平庸之恶”,不断进行底层互害,随时就能越过了人性底线。

阅读更多
  • 1
  • 2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胡鑫宇案

【CDT月度视频】一月之声(2023)

【CDT百科】“人矿”是什么意思?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读者投稿

CDT推荐

【年终专题】星火不灭:2022年华文媒体新生账号

更多推荐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