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密克戎

维舟|如何劝一个清零派接受放开

抬出权威来“不争论”,这是一种权谋,因为现在放开就让异议闭嘴,这恰恰是很多清零派/封控派在过去三年热衷干的事,我本人也一贯主张应当容忍不同意见的争论,然而可悲的是:从平息争论的结果来看,这恰是许多人最能听懂的语言。

阅读更多

知识分子|无症状感染者占比谜团:放开前后怎么就不一样了?

“现在看到很多人诟病广州、上海的无症状感染者数据,还有很多人批评一些基于这个数据发表观点或者论文的专家,其实不完全是他们的问题。因为这个数据本身在产生过程当中,或多或少都有些问题,慢慢累加起来就出现了比较大的偏差。”一位疾控系统的内部人士如是说。

阅读更多

极昼工作室|10个村庄的冬日感染报告

在刚过去的12月,对于很多乡村来说,奥密克戎是没有名字的。“那个病”忽然来了,熟人社会里的邻里碰面有了些尴尬,谁传染了谁不好提,但婚丧嫁娶总是难以缺席,老人聚在一起咳嗽,家常还是要唠,围绕这个像感冒一样的病情,在有限的信息里谈论得隐隐晦晦。

阅读更多
  • 1
  • 2
  • 3
  • ……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