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监复

墙外楼 | 孙立平:个人崇拜也是需要技术含量滴

孙立平:个人崇拜也是需要技术含量滴2016年3月20日墙外仙减小字体 / 增大字体我的长微博从不转载文章。这次破个例。这是姚监复讲的一个真实的笑话。转:姚监复曾经讲过一个笑话。他说,他讲的这个笑话实际上是文革后期大名鼎鼎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给他讲过的一件真事。姚监复:有一个笑话是真实的故事,是纪登奎告诉我的,纪登奎不当常务副总理,就在我们农研室当研究员了。跟他一起出差的时候,他告诉我的。我们经过贵州,他说,贵州的第一任革委会主任叫李再含。周恩来总理让我调李再含开会时的讲话录音审查。审查以后发现讲话录音内容没什么问题,基本上都是重复中央的《人民日报》精神。就是喊口号时候,一般是喊两个口号,他喊了三个口号,第三个口号有问题。最后结束的时候,一般文化大革命喊:敬祝伟大领袖、伟大导师、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第二个就敬祝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他加了第三个,祝贵州的“小月亮”李再含主任的身体永远比较健康!比较健康!!比较健康!!!记者:真的假的?姚监复:真的。我说给他处分了没有,他(纪登奎)说没有。他说,后来想想,你们是北京的红太阳,他(李再含)就是个月亮反射你光芒,而且是贵州的“小月亮”,也不能算错啊。你们万寿无疆,永远健康,他才比较健康,这不能算错吧。但是你没有资格就第三个喊。喊完毛主席、林彪,就喊李再含,因此以后不准再喊了。我说完以后,吃饭的时候,朱厚泽在场,朱厚泽笑完以后说,老姚你瞎编的,我当过贵州省委书记,我怎么没喊过永远比较健康啊?我说,这是67年上海夺权以后,全国实行的。你那时候干什么?他说,我劳改。我说,你劳改,你没权利祝万寿无疆啊!结果旁边一个县委书记,沿河县的县委书记,贵州的,说,朱书记,老姚说的是对的。我们那时候开几万人的大会,都是很严肃地祝李再含身体比较健康!比较健康!!比较健康!!!他说,还有呢,我们县革委主任,以为这是中央的文件精神,毛主席万寿无疆,林副统帅永远健康,省里是比较健康,那我县里呢?我也得喊一个,我说省里都比较健康,你县里喊什么?他说我们那时候就喊,祝贵州省沿河县革委会张三主任身体勉强健康!勉强健康!!勉强健康!!!这是真的。所以我就写到我的笑话集里了。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分类: 传闻, 网文标签: 个人崇拜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中共党报再发文强调制度自信 难掩当局舆控不自信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共机关报发表党校教授的文章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先进合理,因此必须坚定制度自信。但有评论认为,近期中国官方媒体连续释放诋毁宪政及自我辩解的信号,凸显当局在中国社会矛盾日趋激化的现状下,对舆论失控的忧虑。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星期五发表题为《为什么我们有制度自信》的文章,作者为中共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郑志国。文章认为,判断一种社会制度是否先进合理,关键要看它是否有利于促进经济发展。而中国以建成富强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为目标、实现共同富裕,因此就是先进合理的制度。 文章虽也承认,目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些具体制度还不完善,有待改革逐步加以解决。但作者并没有阐述制度“不完善”之处及产生的原因,而只用“一些社会问题主要是现阶段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能归咎于现行制度”一笔带过。 文章强调,建国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成就举世瞩目,说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符合国情,因此应该坚定这样的制度自信。 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姚监复就此表示,近期中国官方媒体连续发表赞美现行政治制度及意识形态的文章,却正反映出了当政者不自信的一面: “现在有文章来为自己的制度、理论辩护,本身说要加强自身自信,那说明现在是不自信了:在黑夜里,喊着说‘不怕鬼!不怕鬼!’说明心里是怕鬼的。另外,制度是经济制度还是政治制度?如果说经济制度的话,现在中国执行的就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列宁全集》里面他说过,‘市场经济加对外贸易’这就是资本主义。” 姚监复指出,以所谓生产资料分配形式划分,中国当前并不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中的按劳分配阶段,包括固定资产总值、劳动力数量及上缴税额等范围统计,中国的三资或私营企业在国民生产总值当中,已经超过整体经济的50%。姚监复说: “现在,(中国)经济制度是资本主义制度,‘自信’就说明对资本主义制度是自信的。如果说叫‘社会主义’,你社会主义表现在哪呢?原来说计划经济,现在是市场经济了;如果说公有制,现在私有成分超过百分之五十了;分配也不纯粹是按劳分配,而是按‘资’分配。所以现在,(中国)经济制度没有社会主义成分,只有一点就是共产党领导。” 上世纪八十年代曾任职中国国务院体改所综合研究室主任的旅美学者程晓农也认为,中共机关刊物近期连续强调要强化意识形态建设,很可能反映了中共高层对当前的社会形势感到焦虑: “根本点就在于他们发现,现在宣传当中使用的这套意识形态在党员、干部和老百姓当中越来越没有市场,急需要为它的意识形态寻找基础,所以在反复地讲。现在,中国现存的意识形态和现存制度其实本身存在根本性矛盾。如果按照中国现状来讲,中国既然在经济方面实行了私有化,试图通过经济制度的改变来维护政治制度,那么这时候实际与马克思这套正统的意识形态已经开始针锋相对了。” 程晓农认为,邓小平在中国经济改革开放政策实施初期,之所以提出“不争论”的观点,就是要利用资本主义经济方式挽救当时中国政治制度的衰败。邓小平的“不争论”,不但回避了中国经济改革是姓社、姓资等理论上的争议,也为中共推迟政治体制改革找到了借口。 程晓农指出,从目前习近平的做法来看,似乎他并没有领会到邓小平的初衷: “邓小平之所以提出了‘不争论’,就是因为他知道不能争论。习近平选择了‘要争论’,表面上看起来他好像很有勇气,但实际上这个‘要争论’只是把邓小平当时试图回避的那些矛盾又重新翻出来了。但是他的说法比邓小平的就要差一些,邓小平强调不争论他是把毛的那套制度扔在一边、不谈了,习近平现在的说法是‘前三十年不许用来否定后三十年,后三十年不许用来否定前三十年’。但他不想一想,这前三十年正好是他现在,强调‘党的领导’的基础。” 在北京的姚监复则认为,中国官方媒体近期释放出的一连串保守意识形态信号,与习近平、李克强接班后的政治路线有关: “我想这就是中办‘九号文件’对当前意识形态提出的七个方面,认为西化、分化、敌对势力等七个方面的问题,反对民主宪政。司法独立、多党制这些都反对,那还有什么自由?还有什么民主?普世价值都不承认的话,这样的制度有什么值得维护的?所以我想,这说明自己不自信,总怕自己一党永久执政的合法性被人质疑。” 姚监复表示,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接班后,官方高调反对宪政并坚持高压维稳的社会控制政策,凸显当局在社会矛盾高发的现状下,更担心失去对舆论的控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官媒再发奇文,将“倒宪”进行到底?

在不久前官媒持续密集倒宪之后,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再刊文,大倒”美国宪政”,评论人士认为, 一系列”倒宪”文章题中之意即为”确保中国不变颜色。” (德国之声中文网)8月6日,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栏目中刊登了署名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马钟成的文章”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文章延续不久前官媒齐倒”宪政”风格,指”美国的宪政之’名’,完全不符合宪政之’实’,这种宪政概念体系是美国迷惑人民大众,维护自身专制统治的神话,也是美国垄断资本寡头及其在华代理人用来颠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信息心理战武器” 、”中国宪法与其完全相反,无产阶级治理国家的逻辑和方式与资产阶级根本不同。社会主义国家借鉴美国宪政的结果,只能给资产阶级掌握政权打开缺口。戈尔巴乔夫搞的政治体制改革,就是因为以西方宪政为蓝图而彻底失败” ;8月5日,马钟成已经在该栏目撰文《”宪政”本质上是一种舆论战武器》:宪政只属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无法兼容。 盘点近期中国官媒”倒宪”文章,左风扑面而来。5月21日,多家官媒转载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杨晓青在《红旗文稿》上的文章,指”宪政不适合社会主义国家”;5月22日,《环球时报》发文称”宪政与中国《宪法》对立”;5月22日,《解放军报》发表该报副总编孙临平的评论文章称”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5月30日,《党建》杂志发表署名 郑志学 文章”认清宪政的本质” ; 7月19日,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在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发表文章《人民社会优于公民社会》。文章称”与西方公民社会相比,人民社会更具优越性”;8月1日,新华网发表署名王小石的文章《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文章言辞激烈抨击自由知识分子为”西奴”,指责他们唱衰中国和推崇民主宪政,指俄罗斯民众后悔前苏联解体。 “反对宪政,就是否定人类政治文明” 中国政论人士邓聿文对此评论道:”《人民日报》连续发出马钟成批美国宪政文章,显然是有备而来,只是这种阶级分析的老套手法早就抛到历史垃圾堆里.美国宪法不保护人民利益,只保护垄断资产阶级利益,我们的宪法倒是保护人民利益–可惜那只是一个抽象的人民,而且还只是停留在纸面上。我们的宪法才真正保护权力垄断者的利益。” 另一位中国知名公共知识分子、独立学者赵楚将其微博评论同时发给美国驻华使馆和《人民日报》新浪微博官方账号,他表示:”海外版文章称中国当代的宪政思潮和向往是贵国中央情报局颠覆中国的阴谋产物,这项指控是严重的,对于中国普通人民认知中美关系的现实与未来有重大影响。意图危害中国国家利益是中国人民不能容忍的错误政策。我要求你们对此做出正式说明。” 中国社科学院社会学者于建嵘也发出评论:”反对宪政,就是否定人类政治文明。宪政的核心价值是保障民权,限制公权,要求任何组织和个人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是现代社会的基本规则,是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反对宪政就是在为滥用公权张目,就是在为贪腐背书,就是在为回归封建专制造舆论,就是企图把中国引向社会动荡。” “他们的用意是确保中国永远不改变颜色” 每篇”倒宪”文章都几无例外地引来很我学者和网友的批评。中国知名历史学者章立凡和另一位中国学者姚监复,早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都表示,官媒发表的御用学者密集的违背常识的言论背后,传递出一种危险的信号,有一种”第二次文革”到来前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迹象。也表明已经上位的红二代领导人,傲慢地关上了真正的改革之门。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近日撰文《吓人战术的效用和极限》,指王小石文章《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这样一篇信口雌黄之作,能在官媒和中国各大网站上同时亮相,没有高层的命令是不可思议的。他也指这些文章的主旨即为”坚持一党专政,把法定的公民权废掉,使百姓只能逆来顺受,不可能监督官员,不可能要求公平、公正和公开,就可以确保中国永远不改变颜色,永远是特权者和腐败者的乐园。” 鲍彤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也表示,不管这些御用学者的声音是来自上层统一指令,还是他们揣度圣意而为,既然中国《宪法》中规定”言论自由”,官媒允许”倒宪”和质疑”美国宪政”声音出台的同时,是否可以让那些”支持宪政”者发声?”这是他们的想法和愿望,他们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 作者:吴雨 责编:苗子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薄熙来被抛下“大船”,“重庆模式”不倒?

昨日新华社公布了对薄熙来起诉消息,新华网也于当日发表对该事件评论,暗指薄为“封疆大吏”,评论人士认为,当局拼命对薄案做政治切割,该文却重提政治话题,暗含深意。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25日,中国官媒新华社通报中国当局对薄熙来涉嫌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犯罪一案,已由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检察院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消息。新华网当天也发表署名王祥的评论文章”薄熙来受审,令出一门 方能不偏不倚”。 文章并未提及对薄依法审判等内容,强调”维护中央政令统一,地方必须要维护中央的权威”;文章暗指薄为”封疆大吏”,并称”许多问题官员被揪出之后,我们常常会看到新闻还原他时,会讲述其当政时勤政爱民的一面。但功是功,过是过,虽说秦皇书同文、车同轨、修长城、抗匈奴之功绝然当世,但其焚书坑儒、严刑峻法、骄奢淫逸之罪恶,亦不能使之逃脱暴君之名的千年历史责骂”。昨日在中国各大微博上与新华社消息同时短暂解禁的”薄熙来”话题中,网友纷纷表示不解官方内中深意,也有网友称该评论作者为”党的高级黑 “,将中共当局所不敢公开的政治因素跃然端出。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引述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评论,中国当局滥用法律排除政治异已,但在新华社公布的起诉书中没有提及薄在重庆的”唱红打黑”,这也是中共当局试图控制该案的影响,因为薄在有3000万人口的重庆主政时,”共富、反腐”等承诺得到广泛拥护。中国学者姚监复也在昨日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中国当局将薄案与政治路线做了彻底切割,因为习近平与薄熙来在本质上都是”毛泽东路线”的拥护者。 “此案是争位子的结果,为薄量身定枷锁” 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向德国之声表示,薄案马上尘埃落定,表示党内各派达成共识,即将薄熙来抛下中共的”大船”,只是在精心设计的各个环节中,尚有诸多不合逻辑之处,难以服众,如以薄受贿2000万元这个在中共体制内官员并不为奇的数额,与谷开来案中杀害海伍德的理由有逻辑上的矛盾之处。 章立凡认为当局对于薄案,无论民间如何质疑,整个过程一直秘而不宣,尽在后台的运作中。新华网的评论倒有让公众”眼前一亮豁然开朗”的感觉,这其实就是一个政治运作的案件,因政治起,也以政治手段终结,但当局对于薄在公诉书罪行以外的包括”唱红打黑”、”反腐”等还是会做出切割,因为现今的执政者也在提出类似的主张,他们在本质上没有大的不同,因此习近平不会打压”重庆模式”,亦不会正式肯定:”现在的模式和重庆模式也没觉出有多大区别来,都是一路货,统治思想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利益不同,所以要争位子,基本来看还是争位子的结果。” 为此章立凡在微博上对薄案进行总结:”有刘尚书6000万、373套房的’免死标杆’,薄死是死不了,顶多’永远圈禁’;罪名从六条缩水至三,分明是先预设好防咸鱼翻身的年限,再量身定做一 套枷锁;2500万,打发要饭的,我朝任何一家亲王都拿不出手;为此区区小数,大福晋至于伙同家奴杀人灭口?公堂上再看招。” “习近平获胜为王” 香港《明报》在薄的起诉书公布后,以”审判薄熙来不赶尽杀绝,习近平的好身段”为题做出报道。章立凡也分析,在薄案背后的权力之争中,习近平与薄熙来同为太子党,最终的际遇却大不同,日薄西山的悲凉映射出的是中共当局目前甄选接班人的制度依然象封建王朝时期的”夺嫡之争”,习近平接过的这个案件虽然棘手,但最终的获利者正是习。 章立凡表示:”有人和他争位子,争不过还永世不得翻身了,习近平当然是得利者,其实这两个人从出身、路数、作为红二代的思想水平也差不多,不说好坏,能力上有可能薄比习还厉害,最后能力强的被干掉了,相对平庸的留下了。这也说明中共体制内的选择不是”Fair Play”,不是靠公平竞争,是靠背后权力支持阵营的阴谋,没有一套民主竞争的机制,本来可以光明正大的竞争,而不是指定人选,或几派大佬定夺然后谁上谁下,都不属于民主和政党政治而是会党政治。” 章立凡在采访的最后笑称,依薄熙来的性格,除非中共有”置他于死地”的砝码,不敢完全保证薄熙来不会大闹公堂:”他们这种判法,就是先设定好给薄的年头,再倒过来配置好罪名,我现在比较期待看薄熙来到临场会不会反悔,会不会原来讲好的条件都不认? ”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热闹的李云迪嫖娼案,被忽略的性工作者权利

【404档案馆】酷吏被抓了,但不许擅自拍手称快

解构新疆镇压:中共党国如何治疆?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电报频道:简中赛博坟场

推特账号:Chinese For Uyghurs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