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

耿潇男:我以自由为人生的标配

2021年2月9日,北京海淀区法院对公开声援因批评习近平而获罪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的自由派人士耿潇男、秦真夫妇作出判决,判处耿潇男3年有期徒刑,秦真2年6个月,缓刑三年。

“它就是政治迫害嘛,”北京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说。“它是一种选择性的执行制度,”蔡霞还说。“它要想给你加个罪名,它怎么造都能给你安一个东西。”

耿潇男曾说,“自由从来不是白来的”,我既然以自由为人生的标配,那么,理应为自由付出代价,为我身边众多受难的英雄们做点小事情,为此所冒的风险、所失去的利益,也算是我为自由所付的代价吧。

阅读更多

【CDT月度人物】孙大午:“你想做个干净的人,你就做不成。”

:11月11日凌晨河北大午集团创始人孙大午以及企业高层被逮捕。2003年孙大午曾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刑,作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孙大午对公共事业一腔热血、拒绝与官僚体制同流合污的道德操守博得了公众的同情,引发舆论对公权力迫害民营企业家的关注和批评。而悲剧的再次上演,似乎预示了中国民营企业家更加黯淡的生存前景。

阅读更多

【CDT 审查月报】2020年11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没有一个政权可恃暴力而传之久远

历史学家余英时曾指出,邓小平所构思的“资本主义”完全不是西方长期流行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系,而是“党”的完全掌握之下的“资本主义”,其模式大致如下:共产党变成一个大资本家集体,所有重大的企业都是所谓的“国企”,其实便是由党委控制的组织,所以应该称为“党企”。西方观察家把邓小平模式称作“国家资本主义”(state capitalism),其实并不准确,这是因为西方人不能想像有“党资本主义”(party capitalism)这样古怪的东西。

从“党资本主义”去看11月的中国,就不难理解民营企业家的遭遇,因为在这篇访谈中,余先生指出:除“党企”之外,当然也有私人或公私合营的企业,但它们也同样直接在“党”的控制之下。试想从银行贷款到运输工具等等,无一不需“党”的允许,离开“党”如何能运作?私人企业家偶有不听“党”的话,不是破产,便是入狱,甚至死刑。

阅读更多

【CDT导览】孙大午:不是刑事问题,也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不出所料,对大午集团的处置是从接管医院和学校开始。这个处置法,充分说明,在当地政府看来,大午集团的问题不是刑事问题,也不是经济问题,是政治问题。

大午集团标榜不行贿,就意味着从不与政府私下交集,没有勾兑。而其对社会服务功能的染指,触及政府深层管辖范围。特别是教育、医疗和养老,三驾马车支柱产业,被他办成福利事业,不仅破坏产业政策和产业环境,也有架空基层政府的嫌疑。大午集团标榜不行贿,就意味着从不与政府私下交集,没有勾兑。而其对社会服务功能的染指,触及政府深层管辖范围。特别是教育、医疗和养老,三驾马车支柱产业,被他办成福利事业,不仅破坏产业政策和产业环境,也有架空基层政府的嫌疑。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出播别脆干妈他你 论评发让不都晚春

CDT 电子报

404 聊天室

谁在帮方方“递刀子”?——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背后的故事

2020年1月23日到4月8日武汉封城,作家方方在此期间写下60篇日记,记录疫情期间的非正常生活。4月8日,《方方日记》英文版在 Amazon 上预售,其翻译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亚洲语言文化学院的白睿文教授(Michael Berry)。在国内,《方方日记》外文版的出版被认为是“递刀子”,方方及其支持者不仅受到网络暴力,而且有的人还受到行政或是刑事处罚。白睿文教授又遭遇了什么事呢?欢迎来 CDT Clubhouse(@cdtimes)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后面的故事。

时间:2月27日(周六)晚上9点(美西时间), 晚上11点(美东时间),2月28日(周日)中午12点(北京时间)。

房间链接请点击此处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编辑及实习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