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通告

旧闻评论|丰县事件会有第四份通报吗?

三份通报下来,官方想要的目标悉数破灭,反而不断强化人们的内心确信,那么,丰县事件还会有第四份通报吗?这遥想中的第四份通报,将由徐州方面曲笔书写、还是由怒江州和盘托出?舆论如何在苏北、云南发酵,以及未完的盛会都是考量因素。只要舆论看待丰县事件的“拐卖”框架不消除,丰县徐州乃至遥远的云贵形象必将处在这一集体印象的塑造下,这片土地及其居民将持久地受到这一社会意见的痛恨与蔑视。如果以为董志民仅仅是锁住了一个不幸的女性,那真是盲目他妈给盲目开门。

阅读更多

阿信微言|亚谷:怒江傈僳族村寨与徐州丰县8孩母亲

真相也需要言论自由的市场,然后人们从多种声音中辨认出事实的真相。最后,不管这件事真相接下来如何,都不妨碍大家对拐卖妇女恶行的厌恶和追问。盼望这一罪恶尽快在这块土地上绝迹,而这也许是这件事对此地妇女的真正价值。有句话说的好:“妇女不得自由,中国休想振兴。”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