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

环球时报:互联网浓缩了太多复杂性

互联网已经成为中国舆论管理的主阵地,这里浓缩了中国社会内部以及中外之间的全部复杂性,把历史和今天的各种矛盾和诉求强行压缩到一起,从中拽出几个清晰的线头,相当不容易。   究其根本,是因为互联网的设计和成长,直接对应的是西方政治制度和社会土壤,它是被“照搬”到中国最彻底的西方文化形态,它不可能不跟中国的社会现实在对接时发生摩擦和相互之间的强扭。这是个相互影响相互妥协的过程,局部的对立在所难免。   近来西方不断批评中国的互联网监管“很严厉”,他们希望互联网保持西方社会环境中的那种“原生态”。这样的批评西方针对很多非西方国家都提出过,一些小国放弃了互联网“本国化”的努力,这实际上意味着,那些国家接受了西方政治和文化对本国的“自然改造过程”。   中国是最有可能在接入国际互联网的同时,与这个网络中隐藏的“西方权力”相抗衡的国家。中国的强大和中国的开放,使中国和国际互联网相互需要,双方的完全对立和一方对另一方的完全主导都不可思议,在摩擦及对立中融合,是必由之路。   互联网给中国带来的好处比比皆是,它能在中国发展得如此之快,其实证明了中国与西方社会的共同性,比以往人们认为的要大得多。但互联网要求中国“在瞬间”改变其与西方社会的差异,由于不可能做到,对国际互联网一些规则的修改必然要发生。   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是中国社会安全的本能要求,但它在国际舆论中被政治化了。其实互联网自身的规则在西方国家也得不到百分之百推行,所有国家都会根据自己的特殊国情奉行一定的“修正主义政策”,即施加一定监管。   中国的最大问题是,由于以往社会表达诉求的渠道不畅,互联网突然间聚集了社会的大多数意见和牢骚,它打破了以往的社会平静,迫使社会在民主问题上仓促迈步。另一方面,互联网、特别是微博也提供了传播谣言、召集非法街头政治的方便渠道,这些对中国的社会稳定构成直接的扰乱。   过去几年的情况显示,中国社会的适应力和弹性还是相当强的,一些针对互联网断然采取的监管措施都发生在特殊时刻和发生动荡的地区,这些临时性措施没有人认为是“理想的”,它们更像是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的代价,寻找更好的方法代替那些粗糙的措施,是中国社会治理最重要、也最急迫的几个课题之一。   中国必须要互联网,也必须要社会稳定,两者的统一面远远大于摩擦面。一方面我们要尽最大努力扩大它们的统一面,另一方面,只要西方是互联网技术的主导者,我们决不能奢望,上述二者的摩擦面会缩小到零。   中国的互联网使用者应理解国家由于文化弱势所面临的各种难处,对互联网监管从民族整体利益的高度给予谅解。中国的文化精英应在这个困难的问题上在监管机构和互联网使用者之间多做沟通、解释工作,至少他们的言行不应加剧社会对互联网监管的误解。 相关日志 2011/03/25 — 鲁迅论坛上,令人震惊的陈丹青开场白 (0) 2011/03/24 — 金融时报:中国的网络自由 (0) 2011/03/22 — 明報:中國外交部反駁谷歌指控 (0) 2011/03/21 — 谷歌称Gmail问题为中国政府所为 (0) 2011/03/18 — “虚拟专用网络”(VPN)在华服务受扰 (0)

阅读更多

鲁迅论坛上,令人震惊的陈丹青开场白

主持人:陈丹青发言,他发言的题目是“从鲁迅看文学家、思想家、艺术家的关系”,大家欢迎。   陈丹青:大家好!我尽快念,因为我要说一些题外话,可能跟今天的讨论完全没有关系。所以我临时请(周)令飞原谅,如果我让你为难,请原谅我。   我第一次来贵院参加论坛,非常荣幸,尤其荣幸的是回来十年,这是我第一次被要求发言稿事先呈交当局审查,审查两个词不好听,他们说是看一看,等于现在警察局约你训话叫做“喝茶”,非常斯文,非常礼貌。可是文化部官员为什么要事先看一看,说是将来要出书,好像文化官员成了书刊编辑要出书,自然先要看看。我不知道这套把戏是刚刚时行,还是很早就时行,是因为讨论鲁迅才要看一看,还是今后所有论坛发言都要事先看一看,但我愿意相信,今天大家坐在这里开会,诸位学者、教授都已经事先呈交了,过去五年我曾经应孙宇兄和令飞兄的邀请六次讨论鲁迅,事先从未被要求要看,后来六篇讲稿都收到书里去,当然要给出版社,出版社又要给出版署的老爷看一看,看过之后就要删,删没有问题,我们都很幸福,都跟鲁迅的命一样,说话、写字随时准备删,可是事后看、事后删和事先就要看一看,完全两回事,大家知道为了安全起见,我们现在上飞机或者进人民大会堂,先要所有人全身摸一遍,搜一搜,现在等于脑袋瓜都预先掰开来,把我们党的手电筒伸进去照一照,看看里面有没有炸药或者打火机,这是新世纪的创举,这个文化部非常有文化。   大约一周前我先接到主办部门一位女士的电话,要求预审发言稿,当时我在出差中还没有写,前天令飞兄来短信再次要求提交发言稿,想必主办方急于向上交待,只好求他,可我仍然一个词还没写,令飞兄说先把提纲发过来以便交差,每次只要鲁迅先生的长孙有所要求,我都会顺从,当夜写了几行字,发到他邮箱,我的意思是说倘若不是令飞兄亲自要求,我不会听从任何部门、任何官员,除非我犯法,现在我很希望知道在座哪位是文化部官员?有没有哪位在这儿?很抱歉,哪位在,没有,那我就空说了,我非常乐意当面告诉这位官员,你们的上司不觉得这样的做法多么丢脸吗?你们不觉得这是在调戏鲁迅先生和他的家人吗?你们不觉得这种公然的卑怯是在直接调戏文化部自己吗?真是能干,你们的上司怎么会想出这种猥琐的把戏调戏你们自己,所以这场戏太闹了,我提前相信这种调戏行为远远比今天的鲁迅论坛更有价值。 今年鲁迅先生死去七十四年,在他去世前几年曾在一篇杂文里提到国民党反动派的审查制度,想将来的子孙不会明白,所以感慨“我们活在这样的时代”,鲁迅真是老实人,心肠太好,想象力太有限,八十多年后,今天我希望令飞兄打电话通知鲁迅说:“是的,我们活在这样的时代”,这样的时代其实远远胜过鲁迅的时代,大家同意吗?我们坐在这里,包括鲁迅的亲孙子一起纪念鲁迅、谈论鲁迅,而所有的讨论事先全部交给文化部哪几个官员看过了,看过了又怎么样?你们到底怕什么?是怕鲁迅吗?还是害怕坐在这里的书生?我们都很乖的,都已经裤子脱下来,脑子掰开来,给你摸过、搜过,而且从来就被你们看管着、豢养着,怕什么呢?除非是怕鲁迅和刘L/X/B有什么来往吗?八十多年前,咱们鲁迅早就一口回绝了诺贝尔奖,八十多年过去你们怎么还在怕?请诸位原谅我不懂事,原谅我的大惊小怪,我知道此刻我很可能正在冒犯大家,可是我不能容忍这些小动作,不能容忍自己一声不响、置身事外,目前的当局的种种不得已,我知道、我体谅,当局的官员都要混口党饭吃,不容易,提前审稿都要算很斯文的,算是一种软之又软的软势力,但我愿意向鲁迅老人家保证,以后再也不出席这类预先必须看一看的所谓论坛,再也不冒犯可怜的文化部官员,总之再也不给大家添麻烦。 好了,接下去谈鲁迅,您别客气,时间一到就停,不会占用的。这次是谈鲁迅和艺术的关系,我想大约说几点:…… 相关日志 2011/03/24 — 金融时报:中国的网络自由 (0) 2011/03/22 — 明報:中國外交部反駁谷歌指控 (0) 2011/03/21 — 谷歌称Gmail问题为中国政府所为 (0) 2011/03/18 — “虚拟专用网络”(VPN)在华服务受扰 (0) 2011/03/11 — 传工信部年内出手互联网 (0)

阅读更多

金融时报:中国的网络自由

迄今为止,中国领导层对阿拉伯之春的反应远比其民众更为强烈。虽然民间几乎没有公开表达对民主的渴求,但只要一有抗议的苗头,官方就会立即予以打压,甚至连表达异见的渠道也不放过。本周,谷歌(Google)指责中国政府干扰了该公司在中国境内的电子邮件服务。这家公司表示,打压手段十分隐蔽,设计得就像是一个内部故障。这个事件反映出中国政府对待互联网的态度:既醉心于它的经济潜力,又担心它的政治后果。 中国政府早就认识到互联网有可能会鼓动异议。2010年1月,谷歌宣布不再愿意审查搜索结果,从那以来,这家互联网企业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就一直非常紧张。其他网络企业也受到了限制,例如社交网站Facebook在中国遭到屏蔽。 席卷阿拉伯世界的反抗浪潮尤其令中国政府不安,这并不奇怪。埃及和突尼斯的反政府示威者就是利用网络传播信息和获取支持的。在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民众在选择由谁来领导国家方面并没有多少发言权;虽然受到严密监控,但中国仍有数以百计的思想流派在网上争鸣。规避审查不仅可能,而且流行。今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要求加强网络监管。 中国政府之所以向网站发放许可证,不仅是因为网络监管的难度,更是因为网络在商业上的重要性。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政府就认识到网络在中国经济增长中的作用。电子商务如今是中国增长最快的产业之一。如果互联网自由被严重遏制,中国经济必然会受损。今年2月,中国政府一度屏蔽了商务社交网站LinkedIn,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股价当时急剧下挫。 政府仍在继续审查网上观点,这种行为终将证明是适得其反的。目前,中国民众普遍较为顺从,接受了没有政治自由的繁荣。但只有提高自由度,经济成就与政治权利之间的紧张关系才能得到缓解。干扰谷歌,是在运用复杂的技术手段遏制网络自由,但技术实力并不足以保证政权的维系——这种做法恰恰暴露了北京的政治脆弱。 相关日志 2011/03/22 — 明報:中國外交部反駁谷歌指控 (0) 2011/03/21 — 谷歌称Gmail问题为中国政府所为 (0) 2011/03/18 — “虚拟专用网络”(VPN)在华服务受扰 (0) 2011/03/11 — 传工信部年内出手互联网 (0) 2011/03/08 — 网络内容管理酿重大变革 “国家互联网管理办公室”上半年挂牌 (0)

阅读更多

明報:中國外交部反駁谷歌指控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表示,不能接受谷歌(Google)對中國攔截他們電郵服務的指控。 姜瑜在記者會表示,這是不能接受的指控。 互聯網搜尋公司谷歌指控中國當局干擾他們在中國的電子郵件服務,讓用戶無法順利登入Gmail系統。 法新社報道,谷歌的聲明指出,他們經過詳細的檢查,沒有發現Gmail的問題,相信是由於中國攔截電郵,導致出現問題,而有關攔截是精心策劃,令問題如出自谷歌本身。 谷歌發言人說,中國用戶從1月底起,陸續抱怨服務斷斷續續。 相关日志 2011/03/21 — 谷歌称Gmail问题为中国政府所为 (0) 2010/11/16 — 路透社:谷歌呼吁西方政府挑战中国等国的互联网限制措施 (0) 2010/09/09 — 谷歌首席法律事务官呼吁向对封锁网站的国家施压 (0) 2010/07/23 — 中国声称谷歌同意审查,谷歌移除所有需审查的服务 (0) 2010/06/10 — Google呼吁西方应该给天朝的审查制度施压 (0)

阅读更多

谷歌称Gmail问题为中国政府所为

谷歌(Google Inc.)将中国用户访问谷歌电子邮件服务出现的问题归咎于中国政府的举措。在这之前,中国用户近几周报告说,有关部门加大了互联网审查力度。 谷歌发言人说,谷歌上个月开始收到用户投诉,投诉称访问Gmail的服务中断,时间大概是网上出现呼吁抗议者集会进行“茉莉花革命”(Jasmine Revolution)的时候。网上集会的呼吁引起了政府的激烈反应,政府在计划的抗议地点部署了大量警力,加大了对互联网的审查。 用户说,出现的问题从登录Gmail主页时断时续到登录后发送电子邮件出现问题。谷歌在声明中说,我们这边没有技术问题,我们进行了全面的检查,政府进行了屏蔽,精心设计的屏蔽看上去像是Gmail出了问题。 中国外交部及工业和信息化部没有立即恢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有关部门一直通过直接屏蔽一些网站及使用过滤技术限制其他一些网站的访问,进而控制用户对海外网站的访问。分析人士说,这个系统这几年变得越来越成熟。 Gmail在中国很受欢迎,不过不清楚谷歌是特定的目标,还是在更广泛的打击行动中受到殃及。谷歌去年公开抱怨中国的审查和黑客活动,说公司将不再遵守过滤搜索结果的要求,之后将中文搜索服务转到了香港,以避免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 相关日志 2010/11/16 — 路透社:谷歌呼吁西方政府挑战中国等国的互联网限制措施 (0) 2010/09/09 — 谷歌首席法律事务官呼吁向对封锁网站的国家施压 (0) 2010/07/23 — 中国声称谷歌同意审查,谷歌移除所有需审查的服务 (0) 2010/06/10 — Google呼吁西方应该给天朝的审查制度施压 (0) 2010/04/21 — Google 公布了去年下半年收到的各国政府的内容删除和数据请求,中国部分因涉及「国家机密」未能公布 (0)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