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

与归随笔|她建议割掉方方的舌头,如今艾特央媒维权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了两张截图: 去微博求证了下,如实。 翻了翻她的微博,应该是一个人在大城市打拼,生活中有欢乐,也有烦恼。除了卷入蛋壳暴雷,不久前她也曾抱怨“生活太难了”,甚至咒某个“局长校长”去死。 她也会在感恩节许下一个美好的愿望。11月28日,她还赞过余华的一句鸡汤,“或许总要彻彻底底的绝望一次,才能重新再活一次。” 我也顺便在微博检索了下“蛋壳”,还好,有不少零碎的故事在被弱小的个体记录。他们疯狂地艾特媒体和机构,但似乎回馈甚少。 比如:...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