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路党

爱思想 | 祝华新:互联网与社会“最大公约数”

祝华新:互联网与社会“最大公约数” 进入专题 : 互联网 分歧 共识 宽容    ● 祝华新       近来互联网内外的戾气在上升。     本来,网上的“左”与“右”、激进与温和、“国家利益”与“底层立场”之争,在各执一词中,恰恰彰显了互联网与传统媒体相比,有更大的宽容度,更多的思想活力。这样的分歧,在历史上常见。改革初年,经过长期的封闭,一部分年轻人得风气之先,追逐新奇生活方式,被另一些人视为“奇装异服”、“靡靡之音”,而痛心疾首。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假手公权力,出现了单位剪女青年披肩发、剪男青年喇叭裤、没收婚恋性知识书刊的举措。不是进行思想的交流碰撞,平等的批评与反批评,而是煽动民粹的狂热,呼唤公权的强制。而当时,作为打压对象的青年人毫无招架之力,恰恰是党内外一大批老人挺身而出,巴金等几乎整整一代文化界、知识界、科学界耆宿发声,要求尊重青年人的正当权益,制止公权的越界行为。     鉴于历史的教训,近来网上出现的一些不正常现象令人不安。比如,对意见对手的不满和不屑,发展为“人肉搜索”,甚至公布其电话号码或上门“教训”;人格贬低、人身攻击,还要线下“约架”,或者发出“死亡威胁”,或者@警方微博要求制裁对方。     在这里,正常的信息交流、意见讨论,曝光和辟谣,证明和证伪,支持和反对,都被泛政治化了。例如,把主张普遍价值和激进改革的人称为“西奴”,大致还在学术文化批评的范畴内;但如果他们并无间谍等违法犯罪行为,斥之为“汉奸”、“带路党”,就有“全民得而诛之”的味道了。同样,把批评自己的意见一概斥为“脑残”或“五毛”,可能属于另一种独断和不包容。     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那个“舆论一律”和“唯我独革”的年代。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出现不同的利益群体,各自有不同的利益诉求和价值取向乃至审美偏好,这不仅是正常的,还是十分健康的现象。如何让这种“多元”实现共生共荣、自由竞争,有三个关节点:现实社会利益博弈的规则化、透明化、公平化,特别是保障弱势群体的权利救济;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公共空间”不只醉心于揭露和批判,更重在促进现行社会管理制度的修复和完善,乃至必要的重建;面对社会负面现象,疗治敏感而容易受伤的民意,修复、提振网民情绪和社会心态,涵养社会改良的信念和耐心。     三个关节点需要综合治理,而第一点无疑是矛盾的主要方面。“网络病”是“社会病”的折射。在现实社会中,疏通利益博弈和权利救济的通衢大道,政府责无旁贷。因政府对“社会不公”的不作为,被曝光后又习惯性地遮遮掩掩,导致官民沟通的“情绪赤字”,更要大力弥补。今年备受关注的《人民日报》“评论部文章”,对躁动的民意给予了深切的体谅:“我们倡导理性平和的心态,但如果监管防线屡屡失守,瘦肉精猪肉、染色馒头、毒生姜事件层出不穷,‘淡定’谈何容易?我们追求开放包容的心态,但如果‘拼爹’现象屡屡发生,‘起跑线’不公时时存在,‘仇富’、‘恨官’情绪何以消解?我们提倡积极进取的心态,但如果寒窗十载也难以改变命运,‘一夜成名’、‘一夜暴富’来得轻而易举,个人奋斗又有多大价值?”“执政者更应积极解决那些‘有形’的问题,让公平正义的社会现实,提供实实在在的‘心灵鸡汤’。”只要公权不是逃避失职,而是致力于解决公平正义的“有形”问题,无论“做大蛋糕”还是“分好蛋糕”,无论是强化政府责任还是扩大社会参与,都应该给予掌声。同时,希望这个能担当、有作为的公权自身接受监督和制衡,尊重法治和程序。     问题的另一方面是,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公共空间”?在“公共空间”里,那些微博粉丝几十万、数百万,博客访问数几千万、上亿的“公共知识分子”,扮演什么角色?在利益诉求多元化的时代,互联网搭建的“公共空间”还原了社会真实的意见构成,各种意见主张不妨让实践去检验,交民意去选择,待历史去淘洗。对于全国4.85亿网民来说,需要凛然遵守的底线,就是爱护互联网这个信息自由流动的“意见共同体”,就像现实生活中,宪法和法律框架是维系13亿中国人民“利益共同体”的底线。     所谓“意见共同体”,就是无关“左”“右”,不论激进或温和,超越魏阙与江湖,概括承认不同意见、不同利益诉求的合法性,所有受法律保护的各方进行网络表达和社会参与的平等性。网络舆论场需要不同价值取向的意见“制衡”和“对冲”,需要在帖文的动态更新和网友的批评与反批评中实现信息的“自净”。为此,不妨像维护自己的表达权一样,维护对方说话的权利,不试图垄断话语权,不能在对方没有答辩权的情况下单方面作出媒体裁决;就事论事,尽量避免给对方贴意识形态标签、做道德审判,更不能企图借助公权剥夺其话语权;利益诉求的实现“次优化”,尊重和包容对手的利益,有时“让步就是进步”。     在这个“意见共同体”内,无论争辩多么激烈,无论己方有多强的社会正义感、道德纯洁感和智商优越感,始终诚心诚意打算与对方立于同一个屋檐下,认真努力寻找社会“最大公约数”,而不是扩大社会分歧。网上的每一个体、每一阶层,都要警惕和反思为什么彼此经常成为“互质数”,警惕和反思那个远去30多年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零和思维”在灵魂深处留下的遗毒。     在网上戾气抬头的时候,公权力的明智和谨守分际特别重要。同样值得欣慰的是,民间人士如经济学家吴敬琏,也频频呼吁用理性的眼光看待社会转型,用平和的态度践行政治参与,避免社会被各种极端势力所裹挟和撕裂。     今年民间社会依托于互联网的两个“微公益”行动,都获得了政府积极回应。网民的“随手拍拯救乞讨儿童”,助力公安部的打拐工作,帮助多少失子家庭重聚;邓飞等500位媒体人发起的“免费午餐”,为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做了先期探索,民间“游击队”迎来了“国家队”。这是民间“自组织”力量与政府携手解决转型期中国复杂社会问题的成功尝试,而民间社会的努力,离不开体制的杠杆作用、“临门一脚”。     当下网上的包容度下降,提示现实社会的对抗性加剧。值此历史关头,“公共知识分子”和媒体“把关人”有一份责任,为燥热的互联网和中国社会“加湿”“降温”,让理性中道的声音成为主流民意,让有序政治参与和体制渐进改良成为全民共识,毕竟社会的和平转型是全民之福。          (作者系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    进入专题: 互联网 分歧 共识 宽容    文章分享到 : 新浪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抽屉网 腾讯微博 豆瓣 百度搜藏 更多 本文责编: 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 天益评论 > 传媒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543.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南方都市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阅读更多

答乌有之乡:谁是披着马克思外衣的骗子?

答乌有之乡:谁是披着马克思外衣的骗子? 作者:独行者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11-30 本站发布时间:2011-11-30 18:42:14 阅读量:116次   例行浏览网文,发现被乌有之乡及其营垒的“民声网”点名批判,不胜荣幸,并且感荷。总算从无名左派带路党混到有名——非著名,仅仅有名字而已——的左派带路党了。(《那些披着马克思外衣的骗子》(1)(2)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2/201111/276917.html )     遗憾的是本人——江南小儿只是作为马前卒的陪绑,作者说“这位同志对马前卒们十分欣赏,而马前卒等人的观点也深深地影响了这位阜远”。这是不对的。笔者与马前卒年龄相仿佛,成长背景完全不同,南辕北辙,从未见面,也未通信。说笔者对他欣赏不假,说多么深深地受了他的影响则未免太小看笔者了。笔者之所以欣赏他,是因为笔者读懂了他的文章,心有戚戚焉。   笔者觉得虽然在今天的泛左翼思潮中,我们是少数派,但也有人可以和笔者不谋而合,且并非因为私下更加密切的沟通,而是因为笔者们都有两个共同点,一始终认真地进行理论探索,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以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新思潮、新动态的道理;二始终认真地注视中国的实际,注视中国的芸芸众生的生活,倾听人民的诉求,而不是向很多左派那样,用自己的想象代替事实——譬如司马南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被质问,有乌有网友评论,这些学生是如何通过入学政审的呢?请问今天还真有入学政审吗?可见你们脱离国情到了什么程度。   正因为如此,虽然你们成功地将在本世纪初已经初步觉醒的左翼思潮成功地引导到了错误的用洋人吓百姓的维稳道路上,但不是每一个人都会为你们所欺骗。套一句“少年中国评论”的话说,青年共产主义者正在日益成熟起来。使笔者本人感到格外遗憾的是,你们的欺世之谈其实并不高明,然而居然有那么多人相信了,诚如马克思所说龙种变成了跳蚤,教训无疑极其深刻。   我们始终批评你们没有理论思考,或者说故意不进行理论思考,于是你们就通过非理论的东西来反驳我们。你们的文章上来且不论我们的观点,首先就是这些人要么是1装作左派的右派,要么是脑残、白痴。在你们看来这些都是真理,简直不要论证。既然如此我们也不想辩白。   但还是要做两点澄清,第一在你们这些左派的努力之下,今天青年人尤其是网络上的青年人是如何看待左派的呢?不争的事实就是左派=民族主义派≈维稳派吧?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实在是懒得讲自己是左派,不会和你们争这顶帽子。小文《迷茫的左派与虚幻的内斗》对整个左派进行了批评,又谈什么披着左派的外衣呢?   其二,大概我们真是白痴,白痴到你们的张旗手宏良先生信口说在美国对着自由女神说我操你妈会被当场击毙或者判50以上重型时,我们回去看一下张先生引用的“爱国者法案”,发现该法案压根没有那一条。而所谓爱国者法案英文是USA PATRIOT Act。那么这个USA PATRIOT是什么东西的缩写呢?全称是 Uniting (and) Strengthening America (by) Providing Appropriate Tools Required (to) Intercept (and) Obstruct Terrorism Act of 2001,翻译过来就是“为了团结和巩固美国,堵截恐怖主义而(向政府机关)提供必要、合适的手段之法案”。这和什么爱不爱国、美奸与否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白痴到知道,去谷歌图像随便搜一搜liberty statue parody(可以再加上个sex什么的,如果你已经成年的话),就能搜出一大堆恶搞自由女神像的图片,然而没有听说过有谁因此被捕。   大概我们真是白痴,所以白痴到知道张宏良那厮又在嘴里跑火车了。而你们是智慧的,所以他的那些拿你的话说叫“通俗博文”的才会被赞叹为深刻、入木三分,等等等等。   倒是想起了毛泽东的一番话,还是要学些外语的,省的上了某些老爷们的当。   你的两篇文章很长很长,其要紧的部分也翻来覆去地说,其实说来说去就是两句话:一,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不矛盾;二,张宏良不是名为爱国实为爱政权。   对此,我们也反反复复讲了几车子话,今天再讲一次。爱国并不等于爱政权,政权符合和代表人民利益的,人民就应该爱国拥护政权;反之就有权利反对。你引文中的毛泽东所说的德国、日本的工人阶级的爱国主义就是失败主义,就是搞垮希特勒政权,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归根到底的一句话就是今天这个政权还代表和维护人民的利益吗?今天天气呵呵呵,人民自有公论的。   毛泽东主张日本的无产者要秉持失败主义,但日本的左派却主张救党保国。1933年在狱中的日本共产党最高领导层的佐野学、锅山贞亲等人发表了《转向声明书》,他们提出日本国情特殊,应该团结在天皇周围实现一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他们批判共产国际是另一种形式的西方文明对东方文明的压迫;他们主张应该促进九一八事变向日本和亚洲各西方列强殖民地人民的国民解放战争转化,大概也是一种左转吧?——也即他们认为日本军部是代表东方文明反抗西方侵略的健康力量。在《声明书》的号召下狱中的日共党员半数以上选择改变政治态度,1935年日本的共产主义者停止了组织活动。   所以你们的活动并不是没有历史先例可循,那种避谈国内的严峻矛盾,动不动就是东方文明、西方盎格鲁萨克森百人你死我活,那种论调和佐野学们又是何其相似啊。   而野坂参三等跑到延安,用日语向日军喊话,说日本军国主义也是日本人民的敌人的,岂不是天字第一号左派带路党吗?!尾崎秀实直接窃取军部的核心情报给莫斯科,1944年被绞死,简直是死有余辜!!听说苏联废除苏日中立条约向日本宣战,在莫斯科的日本革命者欢欣鼓舞,拿你们雨夹雪的说法,是绝不能承认那些人的人民资格的。哪有别的国家侵略自己祖国还高兴的人民呢?那简直是一定的。   第二,至于张宏良是不是抱着政权的大腿,你说:“中国左翼说的汉奸、买办主要指的是这些掌握中国政治权力、主导中国改革开放的人,虽然这些人尚未彻底掌控最高权力。而张宏良就是跟这些人斗争的先锋战士。张宏良等人是中国左派学者中最无私、最无畏的战士。站在这样的位置,张宏良自然要团结包容相对健康的力量。”   好吧,今天我们换个问法,既然你说汉奸未彻底掌控最高权力,那么掌控最高权力的是些什么人?在你们看来,他们是资改派还是社改派?是健康力量,还是不健康力量?或者都不是,那到底是个什么派?这个派的性质是什么?因此决定的政权的根本性质是什么?能不能请你们讲清楚呢?   估计你们不能,因为你们在揣着明白装糊涂。改革开放都已经33年了,居然还说主导改革开放的人尚未彻底掌控最高权力,这样的鬼话也只有你们中国左派的旗手、学者能说出来,也只有你们中国左派才能听进去。   至于中国的国家性质,笔者开始认同希腊共产党国际部负责人的看法,中国就是个二流帝国主义国家。请参见: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3196   当然需要说明,这只是笔者个人的看法,并不代表任何其他人,且在这个问题上笔者不固执己见。   行文最后,奉劝你们几句,你们大可以继续推行自己的救保言行,我们深知左派被民族主义俘虏不是个别人的问题,也不是一两次论战可以解决的问题,它有着深刻而复杂的时代背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假若你们仍然不停地弃毁马克思主义的黄钟大吕,将你们的雷鸣瓦釜标榜为马克思主义,负责任的马克思主义者还是要出来批驳的。   最后,再次模仿你们不白痴、脑残的红色网友说一句:建议此文印发全国司局级以上干部学习讨论!!——你们还真以为中办每天组织专人学习你们的网站,摘抄其言论印发全国各级干部讨论吗?老大不小的人了,总是不愿意睁眼看社会看身边。可怜无定河边骨,尤是深闺梦里人——第一句不是关键,第二句才是关键。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阅读更多

敏感词库|新浪微博搜索禁词:“习太子”,“倒台”,“带路党”,及其他 2011-11-28, 29, 30_

[测试时间:2011年11月30日,在此时间点,以下所有词语均为新浪微博搜索禁词(不包括“找人”)] 共青团中央,习太子,习王储,忠党国,垮台,倒台,颜色革命 [测试时间:2011年11月29日,在此时间点,以下所有词语均为新浪微博搜索禁词(不包括“找人”)] 辛子陵,余慧文(黄菊妻子),郑恩宠 (上海律师,曾因“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而入狱),江氏常委,博讯...

阅读更多

爱思想 | 陈永贵谈江青、华国锋

学友讨论 大寨陈永贵与华西吴仁宝 老看老想 2011-11-27 10:11:59 陈永贵,猛子扎进毛(江.张.姚.王..)革命派怀抱,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还是花瓶。 吴仁宝,不扎猛子。革命派.走资派.保守派.开放派.官二代.富二代.太子党.团派.真假毛派.真假酸右…样样全.稳当华西毛泽东.邓小平.江胡.共产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奇妙的混合。至今,吴及二代是华西救世主! 其实,这是”选择”问题!陈永贵,选短期!吴仁宝选”实惠”的长朝!尽管陈,吴全是勇敢的翻身农民! 近来,孔庆东.司马南(于力).张宏良等爱国份子PK新华社.南方报系汉奸控制及汉奸报刊.美帝阴谋汉奸带路党.说到底,亦是”选择”问题!爱国份子们在扎猛子!–当然,陈永贵是真崇毛。而爱国份子仅在消费毛,消费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已!   讨论标题: 作  者: 密码: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参与讨论。若您尚未注册,请[ 按此注册 ] [ 进入爱思想社区 ]    

阅读更多

中国选举与治理 | 孔庆东与凤姐之比较

孔庆东与凤姐之比较 作者:扎西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11-22 本站发布时间:2011-11-22 0:47:41 阅读量:7次   在这乱象横生的年代,我是一个悲观的人,早已经失去了动笔的念头,对社会一些热点眼球事件缺乏关注的兴趣,对孔庆东了解也很少,在网上看过三两个孔的视频,阅读过几篇关于对孔三妈的评论文章,虽然孔庆东对贪官污吏的咒骂赢得了众多的喝彩,但这点并不能证明孔庆东的什么,因为贪官污吏如同过街的老鼠,任何一个正直的国人都会对贪官污吏说:NO,相反,对孔庆东众多出位的言行深不以为然,靠出位言行走红并非孔庆东的首创,当年的罗玉凤(凤姐)可与之有一比。   1、都属于曾经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出身,不同的是孔庆东是大学副教授,凤姐曾是乡村小学教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二者出位的言行显然与其“传道授业解惑”的身份不匹配。曾经,人类灵魂工程师是那么美好、崇高的称呼,如今,品味起来似乎大大变了味道,顺便问一句:如果你有孩子,你会让这样的老师为你的孩子“传道授业解惑”吗?   2、两人的家庭出身不同:孔庆东出身于工人家庭,说自己从小到大从没有挨过饿,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从没有挨过饿”在那个年代还真是一个奇迹!凤姐出身于农民家庭,自爆出身家庭贫穷,想必肯定有吃不饱饭的时候。在那个年代,工农阶级是最革命的阶级,长大后,孔庆东以反帝反修为“己任”,在嬉笑怒骂中见匕首,刀刀刺进“敌人青红的苦胆”。凤姐长大后似乎走了一条与孔庆东相反的路:非国际视野的不嫁,亚洲人不嫁。。。。。。自信的凤姐在国内几经周折,钓金龟婿失败后,最后竟毅然决然的远赴“狼窝”,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3、其言行举止都属于人类食色欲望清洁器:孔庆东能让女人不再出墙,凤姐能让男人不再淫荡。如果让中国人在上床前必须都膜拜一下孔庆东和凤姐,中国各级的计生办都可以撤销了,这样就可为国家省下一大笔三公支出,同时,计生国策也不再是难事!如果国人都能在吃饭前膜拜一下孔庆东和凤姐。我敢断定每人吃饭肯定要少吃一两,这样不知道全国每年要节省多少粮食!   4、都有虐待偏好,不同的是孔庆东是以虐人为快感,凤姐是以自虐为高潮,虽然不少心理医生都好心建议凤姐去瞧瞧病。不管虐人还是自虐,因为二人皆是“公众人物”,其出位言行的实质和后果皆是虐待社会,危害社会。   5、同属于网络红人,都靠出位发财。与网络红人“犀利哥”相比,孔庆东、凤姐二人先天条件都很贫穷,至少“犀利哥”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碴子,神乎奇迹的搭配,还有那杂乱的头发,都深深的迷住了不少哥迷们,而把孔凤丢在人堆里可能就像风儿刮过一样,无影无踪;然而二人通过后天的努力,克服了贫穷的先天不足,通过出位的言语迷倒了众多的孔粉凤迷,赢得了众多媒体的青睐,并在不断的走穴中赚取了大把的出场费。至于二人是否自己相信自己说的话,可能只有鬼才知道!   6、在公共平台(电视、网络)都很率真,都喜欢“TMD”,不同的是孔庆东在tmd前面添加了3个形象生动的动词,所以,孔庆东的率直赢得了“人类都无法战胜的一朵奇葩”的“赞誉”。凤姐可能学识不如孔庆东,也或功能不如孔庆东,也或底气不如孔庆东,所以只能平淡的(也或习惯的)发出了这三个音。但凤姐的自信同样赢得了“信凤姐得自信”的“美誉”。   7、都是数百年间才出一个的人物:北大500年出了一个孔庆东(为了加深众人的印象,顺带还拿毛泽东做了一个陪衬:中国1000年出了一个毛泽东)。中国600年出了一个罗玉凤。比较起来,孔庆东还在罗玉凤之下,比凤姐少了100年的修炼,这一点我还真为孔庆东鸣不平,至少孔庆东比凤姐多吃了20多年的干饭啊?!   8、2人的自我介绍都很醒目:孔庆东——孔氏73代子孙、北大教授,凤姐——中国最红的网络红人,中国30万男人都想娶她,还无一人适合条件。9岁博览群书,20岁到达顶峰,爱看人文类的书,比如《知音》和《故事会》。。。。。。孔氏可是中国2000年来最知名的一个人物,至于其是否真是其孙子,远房与否等我们无法考究,但我想在中国喜欢孔氏的人不会多,因为孔氏向来都是教化顺民,为权贵说话的,而权贵们最多将其理论作为奴役人民的一种工具,权贵们其实也未必真喜欢。就算是其73代直系子孙,通过73次交配,孔老夫子的精血传到他身上的真的是所剩无几了,近乎可以忽略不计。至于北大教授(有文称之为副教授)的头衔则平淡了许多,在北大,博导数千,教授近万,教授多得一块砖能砸死一堆,不说北大教授不是一种稀缺资源,前不久,还有一道貌岸然的教授诱惑一小他26岁的中学生上床,事后还诬告其敲诈的恶劣事件在北大发生。。。   9、都喜爱与鲁迅相比:孔庆东很多地方都谈及了鲁迅,其行为似乎也在刻意模仿鲁迅,其笔名:周三、醉婴等可以看出其意欲鲁迅绝一高下的臆想。渴望达到“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高度,还自比“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但显然其文学修为与鲁迅先生相比差了不是一个十万八千里,虽然二者皆是北大教授文学的(鲁迅曾兼职北大)。凤姐更加直接,有人嘲讽说她写的散文像鲁迅的。凤姐回击说,“鲁迅没我写的好,比如他写的那个《故乡》其实不如我。他还写过‘血馒头’这些文章没我写的好”凤姐还说自己认为她的《读书记》就比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写得好。”看后让人觉得这个世界与凤姐比较起来,无耻二字已然失去了意义。   10、都拥有众多的、疯狂的粉丝:凤姐最红的时候据说拥有数百万粉丝,有媒体称凤姐回母校怀旧被围观,入厕时竟有粉丝蹲守据,可想之粉丝的疯狂。孔庆东的粉丝想必不少,据孔自己说,“三妈”后一夜多了数千万粉丝,如果凤姐见后可能不以为然,心想“如果老娘还在国内,你TMD能有那么火吗”,至于孔庆东入厕时是否有粉丝蹲守据,至今尚未见媒体的报道。   11、二人皆是社会畸形审丑(恶)的焦点人物:蒋成博在《凤姐登人物杂志谁在丑化中国人》一文中说的非常精彩:中国人最大的丑陋在于不知道自己的丑陋,外国人贬低中国,我们忍了,因为那不是问题的要害,最主要的问题是丑陋中国人自己,他们不仅言行举止丑陋,心灵更加丑陋,丑陋到想方设法借助丑陋发家致富,扬名立万,教育子孙后代了,丑陋到满世界里去炫耀自己的丑陋,丑陋到用自己的丑陋去博得他人的笑料。说到底,是丑陋的中国人自己在丑化中国人,这才是中国人的悲哀。曾经,社会的畸形审丑爱好造就了凤姐的大红大紫(凤姐从某种程度上或许还赢得了大众的小小的谅解,毕竟凤姐还花费了10万大洋试图让自己相貌不再那么吓人。从这点来看,其实凤姐还是很为自己的容貌焦虑。但其出位的言行必将载入历史、遗臭万年),如今,以“王八蛋、带路党、汉奸、杀头、日(动词)、三妈”闻名的孔庆东,又堂而皇之的赢得大众的眼球,社会畸形爱好从审丑转向了审恶,可悲!   12、结局:凤姐最后被某政府部门认定为“三俗”的典型,并被全面封杀,最后不得不远赴他乡(可能有人要说这是凤姐有目的的计划,但我想如果凤姐不被封杀,而仍然有在国内大把捞票的机会,她会舍得放弃这一机会吗)。孔庆东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13、今后何去何从?如今凤姐象风儿一样,飘去了“人间地域”——美国,并继续受到了美国媒体的“关注”,据称还要上《TIME》杂志封面(虽然绝大部分国人并不认为这是一件扬国威的好事)。令人嘲讽的是,当年的反美斗士,北大中文系女生马楠(同在北大中文系,不知道是不是孔某的亲传弟子),曾当面反驳克林顿对美国民主、自由、人權的解释,痛斥美国的人權状况恶劣。本科毕业后,却选择了到人權状况恶劣的美国留学。后来,又嫁给了一个蓝眼睛、白皮肤的美国人,还生了一个美国籍的儿子。有网媒报道,乌有之乡的大佬黎阳早就在美国。宣扬民族主义的《中國不高兴》作者,常在央视指点江山的爱国者——宋晓军,办理了美国绿卡,该书总策划张小波也移民加拿大。孔庆东呢?这个以“王八蛋、带路党、汉奸、杀头、日(动词)、三妈”闻名的北大副教授,今后何去何从?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