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劳动力

VOA中文:“路易斯拐点”- 中国廉价劳力提前终结?

广东省工潮向中国其他地区蔓延之后,一些经济学家惊呼,中国经济出现“路易斯拐点”,即农村剩余劳力被经济增长和都市化进程吸纳,标示着中国廉价劳动力市场的提前终结。专家分析,这是中国逐渐进行产业升级与生产率调整的结果。 路易斯拐点(Lewis Turning Point)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瑟·路易斯(Arthur Lewis)在1968年提出,形容农村廉价劳动力被经济增长全部吸纳后,工资会显著上升。路易斯用这套理论显示工业化与城市化进程是解决农村贫困问题的最佳途经。 中国沿海劳工短缺,以及广东工潮向中国其他地区蔓延之后,各地工薪大幅提升,有人因此认为,中国经济出现了“路易斯拐点”效应。 *经济增长改变劳力市场* 美国财政部前亚洲办公室与中国科代理主任、大西洋理事会资深研究员凯德尔(Albert Keidel)承认,中国劳工市场的突然变化令人吃惊。不过这是经济增长的必然,不一定是城市化进程的结果,因为中国西部开发与农村经济的改善,是造成沿海劳工短期的主要原因。 他说:“开发西部的政策是真实的,他们的确集中了大量国家资金,对这些内陆省份进行投资,西部就业机会现在增加了很多。” *生产力调整* 世界银行前常驻北京办事处主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鲍泰利(Pieter Bottelier)认为,“路易斯拐点”的出现,是中国生产力逐步调整的开端,这个进程开始之后,以往具有吸引力的中国廉价劳工市场将不复存在。 他说:“中国人均生产力开始逐渐调整,技术开始调整,产品与生产程序开始升级,这些是中国经济成功的因素。每个人都有时间进行调整,其实人们都在进行调整。你如果想提高中国家庭的工资、收入和消费水平,他们就需要获得劳动报酬,需要按照国际价格制造足够的产品,才有理由获得高工资。” *利用危机进行产业升级* 工资提高的直接后果,是沿海许多工厂关门,向湖南、安徽等内陆和东南亚地区迁移。鲍泰利指出,政府2007年就开始关闭珠江三角洲不少效益低下的小型工厂,作为在全国推广产业升级的模式。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政府利用机会,听任产业倒闭,进一步助长这种趋势的发展。 他说:“2008年中期,金融危机爆发前,他们就关闭了珠江三角洲地区15%的公司,政府现在又利用这场危机,作为继续强化制造产业升级、淘汰许多低端产业的借口。这场危机从许多方面提供了这样做的理由。2008年12月下旬金融危机达到高峰的时候,中国国务院就批准了这套向全国推广的最后定型的升级模式。” *工薪增长有助内需* 凯德尔认为,“路易斯拐点”出现后,中国沿海地区低技能劳工的平均工资今年已经上升了10%到15%,技能型劳工工薪增长更多,这种趋势会继续发展,但会追随经济周期而出现波动。总体而言,这有助于拉动内需,因为内需不能光靠政府刺激,主要还是依靠家庭消费的增加,而家庭消费始终是中国经济发展的薄弱环节,这个趋势希望现在开始扭转。 他说:“2009年,中国家庭消费的增长速度首次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这至少是十年来 的第一次。2010年迄今为之,这个趋势似乎还在继续。中国家庭消费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非常低,2007年只有35.5%,是最低点,美国是中国的两倍,但这个比重似乎正在增加。印度的家庭消费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占60%,中国要达到这一水平,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但中国至少似乎正朝正确的方向努力。” 凯德尔认为,内需将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阅读更多

译者:从民工潮到民工荒

如果王金燕(音译),一位拥有中学文凭的工人,想找一份工作,她的简历上可能会这么写:“求职目标:寻找一份组装车间工人的工作,要求薪水合理,节奏缓慢,工厂有空调,周日放假,提供免费无线网和洗衣机的宿舍。最好老板人也很好。” As she eased her way along a gantlet of recruiters in this manufacturing megalopolis one recent afternoon, Ms

阅读更多

童大焕:这个时代为“问题儿童”做了什么?

陕西扶风县杏林镇5名小学六年级学生,相约到一古庙里喝农药自杀,幸被过路村民发现后及时送往医院。2名学生经抢救后脱离危险。其他3人检查无恙后回家。记者了解到,5个孩子中4个是农村留守儿童。 (7月5日《华商报》)     留守儿童问题以及与此一枚硬币正反两面的流动儿童问题渐渐引起主流关注,是近几年才发生的事情,可惜已经太晚,而且,即使已经引起关注,解决的措施也明显不力,制度化的全盘解决之道完全匮乏和缺位,这种匮乏,是公民权利的匮乏,也是政府责任的失职。     有专家说,孩子好奇心都比较强,心理承受力却比较弱。父母到外地打工,将孩子留在农村,极不利于孩子成长。父母不能仅注重孩子吃什么、穿什么,更要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观察他们跟谁在一起,在一起干什么。家长和教育部门要不定期地进行心理沟通。     这样说其实是明显站着说话不腰疼,把留守儿童问题的责任主要归结于家长,归结于家长教育不当,是个明显的方向性错误。事实上,留守儿童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亲情和孩子成长中最强有力的“保护伞”缺失的问题;而造成留守儿童和父母被迫从小分离,“妻离子散”,是不合理的社会分配和制度安排所致,非大多数家长所能改变。如果说留守儿童只占儿童总数的极小部分,我们还可以归结为家长个人,但是,今天中国的留守儿童已经达到5800万,其中14周岁以下的农村留守儿童约4000万。如果加上虽然在父母身边但高考权利得不到保障的几千万流动儿童,这两个“问题儿童”比例可能占到儿童总数的四分之一以上。这就是不折不扣的社会问题、制度问题,是公民权利缺失也是政府责任缺位问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户籍壁垒使农民工子弟在城市受教育处处受困。没有本地户口,孩子在城市读书太难———程序繁琐、手续繁杂,到处是制度性的歧视、不公和白眼,还有令人不堪的隐性收费——教育部门和学校联手分赃。     二是农民工在城市打工收入太低,而孩子在城市生活、上学成本太高,养不起,被迫“放养山野”。     三是户籍+学籍的高考制度,使很多离乡的农村孩子即使在城市读了高中,也无处高考,前途渺茫。     看到今天的儿童就看到国家和社会明天的未来。陕西省扶风县杏林镇的这几个孩子,不过是几千万“问题儿童”的缩影。学习成绩堪忧、人格发育有缺陷,这就是农村留守儿童乃至城市流动儿童的现状。     2010年5月25日,全国妇联、全国心系好儿童系列活动组委会首次发布《农村留守儿童家庭教育活动调查分析报告》,报告显示,留守儿童与家长缺乏深层次的交流,由于长期远离父母,45.1%的留守儿童“感到心里孤单”,三成以上的孩子出现心理卫生问题。相关研究表明,32.2%的留守儿童有心理卫生问题,父母双方外出打工的中学生心理卫生问题检出率36.6%,父母单方外出打工的检出率为28.2%,这些心理方面的问题主要表现为内向、孤僻、缺乏自信等。     最近一位基层干部的调查表明:外出打工家庭子女中,有46%的学习成绩较差,42%的学习成绩中等偏下,10%的学习成绩较好,仅有2%的学习成绩优秀。由于父母长期外出打工,家庭没有称职的监护人,有些孩子变得任性、自私或性格孤僻;由于监护人的过分溺爱、娇惯和放任,部分孩子变得难以管教,有的经常逃学,光顾电子游戏室,有的喜欢打架、抽烟喝酒,有的甚至小偷小摸。(6月29日《人民日报》)     一份来自广东三大监狱的调查显示,八成犯罪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幼年时留守农村无人看管。换言之,他们年少时曾是留守儿童。而此前,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相关调查数据表明,流动儿童的违法犯罪率是正常儿童的3倍。     令人惊心的不是已经发生而且正在发生的可悲事实,而是有关制度安排对此依然无动于衷一点没有紧迫感!     文革十年,我们毁了一代人,一些人因此丧失文化也丧失道德和伦理底线;城市化至今,我们毁了两代人,没文化其次,他们中的一些人因此心生对社会的怨怼。未来中国,是治是乱(当然不是大规模的乱而是类似法国骚乱以及个体性违法犯罪那样的“小乱不断”),取决于今天我们社会对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这两大“问题儿童”群体的态度和方式。不要问他们将为国家做些什么,先要问一问我们的时代、我们的国家和社会为他们做了什么! (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阅读更多

赵牧:中国劳工对世界杯的付出何罪之有?

许多现役、退役的足球门将纷纷跳将出来,抨击南非世界杯用球,一时间“普天同庆”大有变脸为“普天同悲”之势。其实这也不过是个“屁股决定大脑”的反应而已。      不是说“功利足球”盛行吗?如果“普天同庆”对守门员的难度大增,那对打破功利足球的沉闷局面实为好事,应该称赞才是。而且,这个难度的增加是针对所有参赛队的。       实事求是地说,自阿维兰热让位后,国际足联的蛮横,至少表面上有所减弱,但昏庸却有递增之势。据说它在多方责难下,表示要与阿迪商议一下普天同庆是否存在问题。这与它力挺“ 乌乌祖拉 ”的立场又颠倒了过来。      按理,对同一事物的评判,无论赞美或批评都应基于一个统一的座标逻辑。这个道理中国人似乎更应该知晓。      “呜呜祖拉”和“普天同庆”已经注定写入了世界杯的历史。 前者是南非黑人的传统“乐器”,后者是阿迪达斯专为南非世界杯用球研发的新品牌。      从网上观察,颇有些中国人也为这两个东西感到难堪,难堪的原因是这两样东西都是中国劳工受托生产的,也就是“中国制造”。      但这有什么好难堪的呢?      “乌乌祖拉”是南非土著的乐器“品牌”;“普天同庆”是阿迪的品牌。你能找到任何外媒在这两个物品上批评过“中国制造”的字眼吗?不可能!因为他们还没脑残到把品牌以及品牌的研发与代为加工生产的制造混为一谈。当然,他们同样也不会脑残到把一个大受欢迎的品牌与生产制造混为一谈。       在南非,上百万支嗡嗡作响的乌乌祖拉,产于中国浙江的一个家庭作坊,这个作坊受托生产的回报是一小时六元人民币!而作坊的小老板邬奕君并不知道自己生产的东西是干什么用的。直到世界杯开打,他在电视上看到赛场上的塑料喇叭,才恍然大悟。       中国劳工一小时六元人民币的回报,你会为此自豪吗?恐怕很难。虽然没啥可自豪的,还是可以套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句老话吧,对任何一个按合同标准进行生产的劳动者,总不能鄙视吧!      不为中国劳工微薄的加工报酬难堪,却为“呜呜祖拉”的噪音或“普天同庆”的轨迹难堪,我看这样的人应该为自己的脑残难堪才是。(完)   历史: 世界杯用球史概述     名词解释:普天同庆     阿迪达斯和国际足联在开普敦共同发布2010年南非世界杯官方比赛用球“JABULANI”。“JABULANI”源于非洲祖鲁语,意为“普天同庆”。      新的比赛用球在技术上取得历史性突破,设计上则融入了南非元素。 “JABULANI”采用阿迪达斯全新研发的“Grip’n’Groove”球面,使得球体可以在任何天气条件下始终保持稳定的飞行路线,从而大大提升球员对足球的控制力。“JABULANI”突破性地仅由八块表皮组成,阿迪达斯首次采用球形制模的方法使每一块表皮都实现三维立体结构,然后以热粘合技术拼接完成,从而使新球较以往更圆、运行更精准。   相关评论: 乌乌祖拉中国造,中国就这样吹进了世界杯 权力有多大 误判的魅力就有多大 实在不行,咱就去追骆驼吧 曼德拉与穆加贝的对话 卡卡你为什么不愤怒? 一个诡异的谴责 国际足联用屁股投了乌乌祖拉一票   相关新闻:世界杯用球为何引来那么多非议 FIFA承认有问题 2010-06-27作者:李戈 刘大伟 田伟     昨晚,在本届世界杯最先进行的一场八分之一决赛中,韩国队1比2不敌乌拉圭队。——乌拉圭门将穆斯莱拉  这球太可怕了,本届杯赛肯定会进一些以前根本进不了的球,有些门将会变成傻瓜。   昨晚,在本届世界杯最先进行的一场八分之一决赛中,韩国队1比2不敌乌拉圭队。令人惋惜的是,韩国队在开场仅8分钟,就因为守门员郑成龙的一次判断失误葬送了大好局面,导致本队一开始就陷入全局被动。这个失误,有守门员的责任,但也有人把韩国队门将的失误,归咎于“普天同庆”。   很巧,在此前两小时,国际足联针对一些门将抱怨“普天同庆”在空中的运行线路过于诡异并批评该款足球简直和“在超级市场买的一样”的说法,由秘书长瓦尔克出面,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国际足联将在世界杯结束之后同各队的教练和球员针对比赛用球问题进行讨论,然后再和制造商阿迪达斯公司进行磋商。国际足联对世界杯用球有大小和重量的规定,但目前的用球显然并没有达到完美的程度。”   还原一下当时韩国门将失误的情景:第8分钟,弗兰在左边路拿球摆脱韩国后卫后,右脚踢出低平球传中,韩国队有3名防守队员在禁区内竟然无人碰到,而韩国门将郑成龙出击失误将球漏过,迅速插上的苏亚雷斯轻松将球送入空门,乌拉圭队幸运地打破僵局。于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看来乌拉圭人更适应“同庆”,而韩国人就庆不起来了。   面对抱怨,“普天同庆”的制造者阿迪达斯公司表示,这款足球早就发给各个参赛队试用。阿迪达斯公司自从1970年世界杯开始就为每届世界杯制造官方比赛用球,并且该合约会一直持续到2014年世界杯。    控诉   这个皮球是一个灾难,在空中速度那么快,而且还不断变换方向,我想现在所有门将压力都很大。 ——法国门将洛里   这球太可怕了,就像是你在超市随便买的那种足球! ——巴西门将塞萨尔   太荒谬了,是个灾难,简直像个沙滩球。——西班牙门神卡西利亚斯   每次触球的结果都不一样!我希望最好能用回小时候踢的那种黑白相间的简单足球。 ——意大利门神布冯   这是我遇见过的最糟糕用球。——乌拉圭门将穆斯莱拉   这球太可怕了,本届杯赛肯定会进一些以前根本进不了的球,有些门将会变成傻瓜。 ——英格兰门将詹姆斯   “普天同庆”的运行轨迹就像一个“喝醉的水手”。——丹麦队后卫阿格尔   说这个球好的人估计从未上场踢过球,我想让他来参加我们的训练,我们会给他一个球,看看他能否控制住。 ——巴西主帅邓加   对此,也有不同声音。有人认为,科技在发展,生活在进步。简单地说,就像很多老一代巴西球星,他们小时候都是光脚踢球的,刚穿上“拐子”的时候,也一样控制不住球。    编看编悟   我很反感有人还在喋喋不休地批评“普天同庆”。比赛输了就抱怨皮球不好,听起来好像并没有多少道理。就好比欧洲“悲”了,就跑去赖天气太冷、海拔太高一样。球的毛病再多,大家踢的都是一样的球呀。   当不好的事情发生后,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并加以改进才是最切实可行的办法。毕竟,只有自己才是可控的。要不然,你抱怨国际足联,你能指挥国际足联?你说德国队占了“普天同庆”的便宜,可人家阿迪公司说了,自“普天同庆”公布之日后,球就已发到了各参赛队手中。难道,德国人的脚和别人不一样?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你要是抱怨德国队“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你还得抱怨人家南非占“天时地利人和”呢。幸好南非已经昂着头离开,要不然还不得被各位说死?可怜了德国队,只怕最后取得了好成绩,人家也会说你不够光明磊落……   其实,凡事都有两面。多积极地看待问题,心态好,技术才会发挥得更好。 ——刘垚J156    现象   “普天同庆”   造就几个冤魂   “普天同庆”的旋转弧线,在本届世界杯开始阶段造就了一大奇景:门将纷纷成为“黄油手”,抓不到皮球。于是一些著名门将开始批评这个足球“令人头疼”。而英格兰队门将格林和阿尔及利亚队门将沙乌希,则成为最早被“普天同庆”谋害的两个“冤死鬼”。现在,有中国的好事者把足球的英文拼写“JABULANI”拆解,并给出了中文发音。一旦门将失误之后,可以说:“JA(呀)!BULANI(不赖你)……” (本报今晨南非专电)  

阅读更多

译者:经济学人: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到了拐点了吗?

6月7号,上海附近的一家橡胶厂的罢工工人与警察爆发冲突。“橡胶的味道令人难以忍受,”,一名民工告诉《南华早报》,“而我们连有毒气体补贴也没有。”同一天,为本田生产消音器和排气管的一家工厂也发生了罢工,这距离本田在另一家工厂以提升工资24%来平息早前的纠纷还不到一个星期。6月6号,随着一系列的自杀事件被广为报道,电子产品制造商富士康 的老板称,深圳厂区的工人如果工作达到标准,每月工资可达2000元人民币(合293美元),约是之前基本工资的两倍。 中国因其拥有大量的顺从的劳动力而世界闻名。不过这些事件开始让人们怀疑这种夸张的说法。三月份,来自GaveKal Dragonomics咨询公司克罗伯·亚瑟(Arthur Kroeber)宣称,中国“剩余劳动力”时代已终结。早在三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蔡昉已经提出,有着13亿人口的中国很快会迎来用工短缺。 但中国的劳动力供应量依在增加。根据美国人口调 查局十二月份发布的一项研究项目显示,中国的适龄工作人口将从2010的9.77亿 增长到2015年的9.93亿(见左图)。不过在未来的十年里,进入劳动力市场的青少年(15-24岁) 将减少30%。这些项目的结论正好与2000年的全国人口普查,2005年的小范围人口普查数据相一致。不过却与《经济学人》在2008年9月6日的报道 (“ 失业人口储备大军 ”)不同,该报道认为20岁左右的青年人口将在 2015年之后才达到峰值。 在中国,劳动力的人口老化事关重大,因为年长的工人更不愿意前往那些依赖民工的沿海工厂。蔡先生统计过,在年龄16-30岁的村民中,有24%的人选择了移居。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年龄40岁左右的村民 只有11%选择了移居。“许多年来,企业都假设中国有无限供应的,廉价的,可随意替换的年轻劳动力。”克罗伯先生写道。 这个假设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1954年, 发展经济学家亚瑟·刘易斯(Arthur Lewis)先生发觉,亚洲有着劳动力过剩的乡村,相当多的码头工人和小商贩,还有“冲过来求着帮你提行李的年轻人”。 他总结道,“在亚洲的大部分地区,劳动力几乎是无限的。”让资本主义繁荣生长的岛屿可以在勉力求生的劳动力的汪洋大海中浮现出来。只要这一结论还能成立,资本主义就可以扩展而不必提高工人工资:他们只需要给工人比在广大的内陆地区的辛苦所得多一点点就够了。但最终,经济发展会到达一个拐点。资本主义的触角将深入到只剩下农民的穷困地区,在那小商人、码头工人、行李搬运工都是短缺的。到了这一点,如果工资还不增加,经济就不再会增长。 蔡先生相信中国已经到达了这一“刘易斯拐点”, 这可以从更多自信的工人和日渐提高的工资看出。正如蔡先生和他去年同期预测的一样,这一改变“增强了工人与雇主对话协商的权利,因为工人可以通过用脚投票来给雇主施加压力”。在本田和富士康,工人们赢得的加薪幅度少有地大。一些城市,比如北京,更是宣布本市的最低工资将提升20%。 如果工资按这个速度继续增长,这将标志着中国劳力市场的一个急转弯。 但是,这样的突变很难单用人口统计学来解释。虽然流动的年轻人口可能即将减少,不过依然比5年或 10年前要多,那时候的年轻群体非常少。在人口统计学上,那个婴儿出生低潮是对1958-1961年农村地区的大饥荒的反映,那场灾难让许多年轻人失去了作父母的机会。 拐点 事实上,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是否到了拐点。瑞 士联合银行集团的汪涛指出,工资的上涨实际上落在经济危机的工资停滞之后。靠工人们自己争取来的涨薪主要是弥补去年所失去的。中国的经济腹地依然广阔。大约40%的农村劳动力依然以务农为生,他们的生产力水平大概只是其他产业的1/6。这个份额也同样在慢慢降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赫德理·查德 (Richard Herd)和他的同事认为,再过10年这一比例会降低至25%。 亚瑟先生提出了许多为什么工资能在拐点到达之前提高的理由。举个例子,“勉力维生”的工资本身被提高。“生存线只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概念,情况是不断变化的。”亚瑟先生指出。民工们现在不太愿意离开家乡,因为中国内陆地区的条件正在改善。““老家”现在有自来水、电、高速公路,甚至能接入互联网,”来自一家投资银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的哈继明说。 政府部门对返乡民工的一项调查显示,有30%的民工不确定是否要再次出门打工,而两年前只有24%的民工表示不确定。 亚瑟先生也指出,资本主义经济与内陆地区的“勉 力维生”的工资水平之间通常都有落差。在资本主义岛屿的遇到劳动力的汪洋大海之前,中间不是 “沙滩”,而是“悬崖”。为了诱使工人跨过这一悬崖,公司不得不付出额外的代价——毒气补贴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考虑到中国劳动力的年龄,补贴还可能上升。不过这同样不表明拐点已经到来。 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拐点当然会来。当它到来的时候,工资会上升,资本回报会被侵蚀。不过正如亚瑟先生所说的那样,并不是只有工人会迁移。资本家也可以去那些劳动力丰富的地区。首先,劳动密集型工厂会搬迁至内陆。最终他们会全部离开中国,就像他们之前离开日本和台湾一样。别忘了,毕竟丰富的劳动力才是本田跟富士 康起初在中国开设工厂的原因。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翻车现场】穿越者习近平于1978年到安徽调研包产到户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