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议人士

【旧闻重温】何清涟|一部伟大的现实魔幻主义作品:2.20茉莉花革命

十年前,由匿名人士发起,在2011年2月20日星期日下午两点(北京时间),在中国大陆多个城市的闹市或广场,进行散步。澳门、香港、台湾和部分海外地区同时进行。此后,举办者宣称活动固定在每星期天下午两点,在各城市人流最多点或是中心广场进行散步和围观。虽然活动发起者以“茉莉花活动”为名,但因该活动紧接突尼西亚茉莉花革命之后,一些媒体以“中国茉莉花革命”称呼此活动。其鼓励人们在特定集合会点以和平聚会,散步和围观的方式进行活动。中国政府对中国茉莉莉花革命严阵以待。在首次集会时,现场聚集媒体记者和围观民众,其中活动场所“只是走到指定地点,远远围观,默默跟随,顺势而为”的要求,因此集会者不需要明确表态参与。另一方面,中国官方于集会时间前就在集会点派驻驻大批警察和便衣,以疏导人流与交通及防止发生冲突为由驱散围观民众,防止有人聚集,并多回带走示威市民及个别手持茉莉花 的人士,为了防止活动情况透过媒体报导而让更多人参与,中国公安曾拘禁境外媒体记者。今天,CDT特别推送此文纪念中国茉莉花革命十周年。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从缺席审判到没收“涉案”财产 中共加大对境外异议人士的威慑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日前对刑事诉讼法作出详尽解释,明确规定在境外的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等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适用缺席审判程序依法作出判决,并对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作出处理。此举被观察人士认为是在恐吓和威慑境外的异议人士。 政府要震慑和惩治的双重效果...

阅读更多

歪脑 | 如何在最危险的悬崖建立海中小屋:建立微信“反贼群”的年轻人们

“我以前可以说是根正苗红,是学校里的护旗手,你知道什么是护旗手吗?”大肉笑着说,“就是那个一下雨就马上从教室里冲出去把国旗降下来收好的那个人。” 

直到 2013年初,《南方周末》元月献词事件轰动一时,大肉特地到广州的报社门口,声援编辑部。从广州回到家乡,护旗手接到公安电话:“你是X吧,终于找到了你了,要是你今天没接这个电话,我们……”。

第一次被请喝茶并不愉快,但想法已经改变,就不再回头。2019年香港反修例运动期间,大肉觉得有必要在大陆一边倒的舆论控制下开个空间,把关心香港、想追寻真相的伙伴聚在一起,靠彼此对资讯做事实核查。午后的咖啡馆里,他和卷卷等人一拍即合,再拉上十几位理念一致的小伙伴,一个微信“反贼群”就此诞生。

阅读更多

歪脑 | 张洁平:真相没死,只是你不再相信了

一个独裁者,要对付一个有影响力的异议者,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

干掉他?不。突然消失只会令他影响力更大。死亡引发的集体哀悼,常是言论转化为政治行动的开始。对独裁者来说,一个异议者的处境无关紧要,真正要紧的,是那些相信他的人——怎样重新掌控他们的心,才是重点。

怎样减弱、消除异议者对群众的影响力?隔离。竞争。抹黑。不消灭他,但限缩他发挥影响、及为自己辩驳的能力。派十个人与他竞争,分薄支持者注意力,并争夺粉丝。寻找弱点、痛脚,想办法抹黑他,破坏群众对他的信任。至此,异议者肉身仍在,甚至仍发声,但人们已听不见他,即使听见,也不再相信他。他就不再是威胁。

在极权国家,最具威胁力的异议者,不是任何个人,而是真相。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